张孃孃在电话里说道:“小帅,这么早把你吵醒了,真不好意思了,因为事情太急了,关系着二条人命。”接着张孃孃就把李云生的事情大楷给我讲了一遍。她最后说的话才是重点。也是我最喜欢的话,她对我说道:“把你的银行的账号告诉我。”

  我报了我的账号,我立即打电话给贱人。贱人这孩子还在梦中吧!接电话的声音都不在调上。我在电话上说句:“有钱,来不来。”那边立马来了精神。很干脆也很简短说:“马上就到。”

  我挂掉电话,刚躺在床上,客厅里面就传来马小姐的声音:“小建,你来了,小帅在他房间里。你自己去。”

  贱人刚进房间,我手机马上收到了一条短信:您尾号5174的储蓄卡账户6月15日6时50分收到人民币100000.00。我们两看见一连串的眼花缭乱的数字都忍不住嘿嘿傻笑。这张孃孃办事情也是干脆,不拖泥带水的。我说了句“行动。”

  真是有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酷&/匠网Xx首.3发/Z

  ~~~~~~~~~~~~~~~~~~~~~~~~~~~~~~~~~~~~~~~~~~~~~~~~~~~

  一下飞机,重庆的感觉就是,热,太热了,真不愧为“火炉”之称,长江流域的上中下游段重庆、武汉、南昌、南京夏季气候炎热,故被传称为“四大火炉”。、太阳像个大火球挂在天空。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阳光刺得我们的眼睛都睁不开。马路上,柏油都已被太阳烤得发软了。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让人气也喘不过来。路边两旁的大树都无精打采。懒洋洋地站在那里,我感觉空气都快要被燃烧了似的。

  我和贱人戴着墨镜走出了机场,还是感觉一个“热”字,好像皮肤都要烤化了一样。张孃孃在电话里说,到了重庆机场就有人接我们。

  我四下张望,就看见一个中年人,举着一张纸牌上面写着“张帅”。我们急忙走了过去。到了那中年人面前,那中年人还在四处盯。我们在他眼皮子底下,他都没有看我们一眼。

  我问道:“叔叔,你是不是接张帅?”

  中年人怀疑说道:“是啊。你就是?”

  我笑着回答道:“是啊,如假包换。”

  中年人急忙和我握手,歉意的说道:“我还以为是很大年龄的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是二个年轻的帅哥。”

  ~~~~~~~~~~~~~~~~~~~~~~~~~~~~~~~~~~~~~~~~~~接我们的就是李云福,他包车到重庆接我们到他们家。很快就到了农村,到了李云生的家,才没有感觉那么酷热。

  我先看了廖孃孃,她床下的油灯虽然非常微弱,但是还没有熄灭。证明廖孃孃还没有危险,我对李云福说道:“李叔叔,有没有香。”很快香就送来了。我点燃了香,插在香炉。贱人已经过来了对我比了个ok的手势。

  我让他们都离开。我手里一张符篆已经燃起来。我在廖孃孃的头顶虚空画圆,单手在身前虚空画圆,。单手结追魂决,右手五指平伸,大拇指掐中指指根,指尖隐隐发出金光,片刻间已在身前化出一面金色法轮,金光辉煌,此发决正是追魂所用。我口中喊道:“开!”

  此时的廖孃孃正在一片幽暗的黑深林里面,几只小鬼就缠住她,根本不进攻,就是采用疲劳战术。一走就来骚扰几下,一斗他们就跑。就想拖垮廖孃孃。廖孃孃已经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毕竟是上了年纪,那里还经得起这么熬。现在她已经心力交瘁,力不从心了,心想:这次要死在这里了。

  就在她感到绝望的时候。一道璀璨的光芒在她头顶闪过。一个年轻的声音喊道:“开”。接着是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一道道光芒,照的这片幽暗的黑深林如同白昼。那些小鬼早已经吓的无影无踪。

  廖孃孃看见就在昏暗的天空中,一只巨大的手拨开昏暗的云层伸了下来。把她捞在手中转眼就消失了。这片幽暗的黑深林又恢复了正常。就在此时,从那片幽暗的黑深林深处传来一声厉啸,一团黑雾呼啸而来。在此地停留片刻转眼又消失在黑暗中。

  ~~~~~~~~~~~~~~~~~~

  廖孃孃睁开了眼,第一眼就看见一个年轻的小孩站在自己的面前。带着阳光般的笑容。廖孃孃是通灵人,她能感觉一点点元气的波动。现在站在她面前这个小孩,给她的感觉如大海般的深不可测。她对小孩说道:“谢谢你。”

  围在床前的李云福,刘二嫂还有李云福的妈妈,看见廖孃孃醒来,都高兴的说道:“醒了醒了。”

  李云福的妈妈更是一个劲拉着我们的手,说道:“有志不在年高,年纪这么小,就有这么大的本事。”夸的我们都不好意思。

  老人就满怀信心带我们到他儿子李云生的房间。现在李云生依旧躺在床上。面如土色,牙关紧咬。人事不醒的。我走到床前一看,现在李云生就只有一魄在了,那一魄也是随时离体。简直跟死人差不多了。

  情况太危急了。我手指空中虚化,口中轻诵,一指点在李云生的额头上。那一魄就规规矩矩在身体里面。贱人已经在李云生床前布置好了一个“聚魂阵”。

  我以为这十万挣得很轻松。谁知道后面的事情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我中规中矩念着“聚魂咒”,手掐追魂诀,一道道肉眼看不见的光圈逐渐扩大,向外面飘去,吸了过来的很多魂魄,却都没有李云生的魂魄,这可奇怪了。

  “老二的魂魄不在了。”这个时候传来一个声音。我停止了作法。我抬头一看,是廖孃孃在说话。我问道:“你是通灵人,那你说下这打底是怎么会事情?”

  刚才廖孃孃才醒了过来,我不好意思问她,当然我也是自持自己的本事。不屑一问。现在出了奇怪的情况,我当然要问。常言多说:不耻下问嘛!!

  廖孃孃就坐在我的对面,对我们说道:“昨天晚上,我来的时候,老二还有一魂三魄在,我以为老二就是普通的受到了惊吓,丢魂失魄了。我就给他喊魂,在村口我把老二的魂魄都喊在一起了,眼看就要到家的时候,突然一阵风把老二的魂魄都拿走了。”

  廖孃孃又叹息的说道:“当时我就感觉非常奇怪,他们李家和我很有源远,不忍心就想到地府去看看。这一趟就差一点点要了我的命。走了几个地方都不见老二的魂魄,问了几个当地摆渡人,都说没有抓人。我就准备去找熟人,去查一下老二生死薄。就在黑树林糟到了攻击。要不是你救我,我也就会死的不明不白的。但是我肯定老二的魂魄不在阴间。”

  我和贱人都很讶异,老二魂魄不在阴间。我招魂也没有,那李云生的魂魄到底去那里了?刚才贱人的“聚魂阵”可谓是,当今我所知道招魂最强大的阵法了,老神棍去给人家招魂都用这个阵法。现在居然一点反映都没有。

  我把李家人都叫进了房间。李云生妈妈就问:“小师傅我家老二现在怎么样了?”

  我也不隐瞒就告诉现在李云生的情况。不乐观。他们都是一片脸色暗淡。

  我就详细的问情况。刘二嫂就再次把李云生出事情前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我们。他们一再提到了“七里岩”老树林。看样子我和贱人要去一趟“七里岩”老树林了。

  李云生妈妈说道:“今天太晚,明天再去吧!”

  贱人说道:“老奶奶,我们是修道人。不怕的。”

  “那吃了饭再去吧!”

  ~~~~~~~~~~~~~~~~~夏天,天黑的晚,李云福带我们到了“七里岩”老树林。天还没有黑。夕阳的余晖还在,我们就让李云福回去了。

  远远看见了老树林。果然好大一片树林,烟笼雾锁一般,古木参天枝蔓层层叠叠,遮得个密不通风。那在空中的树叶链接在一起就好像是一片黑色的云一般。阳光根本就照不到里林子里。只有一条不知何年修的石板小路伸进了林子里面去了。

  林子里面一片漆黑,根本一眼望不到头。里面传来凉气,在这炎热的夏季都觉得凉爽。

  我和贱人一进老树林,就感觉里面和外面就像两个世界。一到里面里面就一片寂静,连鸟儿的叫声都没有。静谧的可怕。树林里面阴暗冰冷。

  我突然发现一个细节。林子里这条石板路居然是笔直的,好像一把巨剑把老树林分成了两半,一边有点生气,一边有点死气沉沉的感觉。两边两世界。这条石板路就是楚河汉界。是三八线。这么泾渭分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