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福答应一声,急忙出去了。老人看见自己的二媳妇刘二嫂已经眼泪汪汪的。她对刘二嫂说道:“老二家的,你哭撒子哦。这是撞邪了,吓丢魂了,等下你廖嬢嬢来了就好了。”

  她走到儿子床前,用手摸着儿子的头,口里轻轻的念叨:“老二,老二,不要怕,妈妈帮你叫回家来。”

  一会,就看见李云福带着一个妇女进来。他对他妈妈说道:“妈,我把廖孃孃给请来了。”

  廖孃孃中等身材,很平凡的面容,满脸皱纹但是那双眼睛让人看见都忘不了,眼睛很有神,一双黑眼珠盯人一眼。就像是要摄人心脾的无底洞一般。鼻梁挺而直。给人一种锋利的错觉。嘴唇薄,嘴角微微下翘,给人严厉的感觉。

  李云生的妈妈一看见这妇女进来,急忙走上前去,握住廖孃孃的手说道:“廖妹子,这次要麻烦你了。你快来看我家的老二。他是不是丢魂了。”

  刘二嫂也说道:“廖孃孃,我家云生今天去刘家坡做活,刚才回来就这样了。现在啥也不知道。”

  廖孃孃拍了拍李云生的妈妈:“文嫂子,别急我看哈你家老二再说。”李云生妈妈姓文。

  廖孃孃走到李云生床前,只见李云生依旧脸如土色,双眼紧闭,全身如筛糠。她在李云生头上摸了几下。说来也奇怪,那李云生居然不抖动了。

  她对大家说道:“老二是丢魂了。他从刘家坡回家一定要走“七里岩”的老树林。哪个地方你们都知道有点歹。应该是脏东西吓到了。怪不得刚才村里的狗叫的厉害。我给老二叫叫魂吧!”

  于是廖孃孃安排李云福拿来了七盏油灯,二个碗,一只筷子,一叠黄裱纸,一碗清水放着几粒米。在李云生床头点了一盏油灯。床尾一盏,床中间点了一盏。进门的门口点了一盏,十字路口一盏,村头“七里岩”老树林方向点了一盏。再让李云福手里点了一盏,把东西摆好后,就和李云福从村头开始了。

  廖孃孃在村头把手里黄裱纸往空中一洒,口里念道:“各路神仙听我言,下有李云生善人,惊魂丢魄。今借地界助他回魂,送上借路钱,给与方便。”说完就让李云福端着油灯在前面慢慢走。

  HH酷+e匠"网P永X久:免费看小z{说

  李云福在前面端着一盏油灯慢慢的走,廖孃孃在后面端着清水碗,用一只筷子敲打着碗,口里唱道:“天地祖师听我说,各位菩萨费个心,今天有个李云生,丢魂失魄在外边。请你把他带回家。夜游神,李云生,吓在七里老树林。你把他带回家,李云生你不怕,,逢山过山,逢水过水,逢桥莫迟疑你就回家来。看见灯光你跟上。顺着油灯就回家。家中盼你早回家。听见看见你就跟上来。”

  李云福在前面走着,廖孃孃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唱,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发出低沉而委婉的歌声,在这夏夜里,把李云福听的毛骨悚然。浑身起了一阵子的毛毛汗。一身的鸡皮疙瘩。

  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一个小小的旋风跟着李云福的身后,廖孃孃越唱越快,就要进敞开的大门了。(刚才廖孃孃就吩咐。大门全部都打开的,门口一盏油灯亮着。)突然一阵大风,一下子吹灭了李云福手上的油灯,大门也被风吹关上了,门口的油灯也灭了。李云生睡觉房间也是打开的,这一阵风,也把床头,床尾,床中间全部吹灭。

  李云福被这阵大风吓的叫了起来。脸色发白。这也太诡异了。

  廖嬢嬢见风起的时候,就使劲敲碗。口里唱得越来越快。到最后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叮当”碗破了,廖孃孃厉声的吼道:“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想让人活啊”她对已经吓发呆的李云福身上一拍,说:“走!回去。”

  二人进来房间。廖孃孃就对李云生妈妈说道:“文嫂子,这次遇见厉害的了,李云生的魂魄已经就要被我喊回屋的时候。却被这脏东西给破坏了。现在我再查看哈”

  廖嬢嬢在李云生头上唱着,比划着,李云生就松开拉住他老婆的手。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廖嬢嬢让李云生的老婆刘二嫂去给她准备一间静屋,一叠黄裱纸。一盏油灯,量米的升子,五谷杂粮,香炉。三只香。农村找这些东西非常的方便。不大一会功夫,刘二嫂就把这些东西准备完毕了。

  廖嬢嬢就到了准备好的一件房间,她点亮了油灯,把油灯放在了床底下。对房间里面的刘二嫂,李云福说道:“今天我要下到阴间去找老二的魂魄。等下我叫你们烧纸钱的时候,你们就要烧。”

  “今天情况不是很好,等下要是香炉里面的香燃完我还没有回来,你们就一定要看好这盏油灯,一定不能让她熄灭,我在下面是要看到这盏油灯的光回家的。你们一定要记到起。我二三天没有回来,你们一定也不要动我的身体,你们就要去找个厉害的人来,他们知道怎么做。一定一定要记到起。”廖嬢嬢不放心的再三的叮嘱。

  廖嬢嬢脸色沉重的继续说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喊魂遇见这样的事情,很是不简单,不是和你们家有源远,我是不想趟这场浑水的。”二人急忙点头答应。

  说完,廖嬢嬢就把香在香炉里面点燃,烧了黄裱纸。把升子里面五谷杂粮往四周各撒了一把,口里念道:“五谷杂粮圣人传,养的世上百样人。如今供奉各仙家,借的宝地任我游。”说完,再向四周撒五谷杂粮。自己盘腿在就坐在床上,闭目手里掐着法诀,片刻就睡了过去。

  片刻,廖嬢嬢就喊道:“烧纸。”刘二嫂急忙在一个瓦盆里面烧纸。房间里面温度都冷了一点。过了一会,廖嬢嬢继续喊烧纸,刘二嫂就再烧纸钱。又过了片刻。突然廖嬢嬢厉声说道:“你想干什么?”接着就什么也不说了。点在香炉里面的香应声而断。床头的油灯只剩下豆大的光芒,好像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刘二嫂和李云福都大惊失色,急忙走到床前看廖嬢嬢,只见她,气若游丝只有出的气,不见进的气。都记得廖嬢嬢说过不要碰她的身体,只好在旁边喊:“廖嬢嬢,廖嬢嬢。”哪里还喊的答应。

  在隔壁房间看李云生的妈妈听见了,老人走了过来看见这个情形。大儿子李云福就把刚才廖嬢嬢说的话给老人说了一遍。老人见过的事情多,她对大儿子说道:“老大,你就不要回广州了,你给燕燕打电话请假,等老二好了在回去上班。”

  经过这一折腾已经天亮。李云福就打电话给公司,电话接了起来。里面传来我们熟悉的声音,老人口里的燕燕,原来是玩具厂张经理张怀燕。她是老人的外孙女。

  张怀燕在电话里问道:“大舅,你回来了撒。”

  李云福说道:“还没有了,你幺舅出事了。”

  张怀燕问道:“幺舅杂个了?”

  于是李云福就把李云生遇见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给了张怀燕听。这个时候,老人过来了,她对李云福说道:“老大,把电话给我,我给燕燕说几句。”

  李云福对电话里的张怀燕说道:“燕儿,你外婆要给你说几句。”就把电话给了自己的妈妈。

  电话里面传来了张怀燕的声音:“外婆,你身体好吧?幺舅的事情很快就会好的,你不要操心。”

  老人说道:“燕燕,我身体好的很,你在外面见多识广,听说广州深圳这方面人厉害的人很多,你有认识的不,找个人来。”

  “外婆,我在公司没有认识这方面的人,我帮忙问问。”老人失望准备挂电话的时候,突然电话里面传来张怀燕惊喜的声音:“看我这记性,怎么把他忘记了。外婆我找到了厉害的人了,你放心,他们来了幺舅马上就会好的。”

  老人责怪道:“你这孩子,不要为了安慰我就说瞎话,你刚才不是说不认识这方面的,现在怎么就有认识的人了。”

  张怀燕说道:“外婆,你就别管了,我联系了就给大舅电话。你让幺舅妈他们放心好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

  我还在睡梦中,烦人的电话声响个不停。我不接,手机铃声一直响个不停,一直向我表白:小样,你不接电话我就不停止的架势而去。无奈,我终于起床,走到桌子前边,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一看,显示是深圳的手机号码。我接起电话当然就没有好声音:“喂!你是谁?”

  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小帅,我是张孃孃。”一听这么有特色的四川话,我当然向起是哪个了。

  我改换语气了:“哦!是张孃孃啊,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