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老树林

  李云生告别刘家,就走进了夜幕之中。

  一轮圆月升在空中,农村没有大城市污染,月亮就显得个更加皎洁。月亮升上了夜空,那皎洁的月色,清光四射,鉴人毛发,月光如水,从天上直泻下来,照的四处亮堂堂的。月亮给山凭添一份静谧之美!远山凝重,天空薄暮轻垂,暗蓝的星辉点点。几声布谷鸟的叫声,给这幽静的群山增添几分生动。

  李云生走在弯弯曲曲的山间小道上。月亮把小道照的雪白。朦朦胧胧伸向了远方。四周一片安静。偶尔一二声夜鸟啼声,更显的安静,李云生心里稍稍有点紧张。马上就要到七里岩了。

  他远远看见七里岩了,在月光下远远看见那片老树林。树木茂盛。老树长的铺天盖日的,在月光下,那片老树林里一片漆黑。李云生停下脚步。他解开外面的衣服,把头发往天灵盖方向抹了抹,在点了一杆香烟。猛的吸了口。那烟头顿时发亮。他拍了拍胸口,给自己壮壮胆。李云生听老年人说过:“走夜路这样做了,鬼不敢欺。”

  他再把工具箱箱打开,拿出曲尺和墨斗在了手上。这可是鲁班祖师爷发明的东西,那可是驱邪的东西。做了这一切。李云生才感觉心中稍安。他才抬步向老树林走去。

  到了老树林了,老树林被月光分成了俩个极端,老树林外边被月光照的想雪洞一样的世界。。老树林里面却是漆黑一片。树林太茂盛了。月光根本照不进老树林。老树林的路口就像一个猛兽张开了巨口。仿佛里面是一片未知的世界。

  路口就是几颗高大的树木,不知道有多少年了。要几个成人牵手才可以围住。一走进老叔林,四周越发的寂静阴暗,月光透过树梢照到地面上明一块暗一块的,斑驳不清。越往林子中间走,纯粹就看不见了。

  李云生打开了电筒,林在里面幽暗阴冷,李云生竟然还打了个寒颤。李云生暗道:“这老树林也太冷了,这大夏天的。还这么冷。”他手中烟头时明时暗,李云生已经感觉手心已经有汗了。他加快了脚步向往面走去。

  越走越黑,渐渐老树林起了一层薄薄的淡雾,笼罩老树林,电筒的光根本照不到地上。现在树林里面居然黑成伸手不见五指。那手电筒的光仿佛就在深海里面游弋。那光芒就只看见眼前一团,在远一点点就只看见一片黑色。

  李云生就好像行走在一片漆黑深水中,四周没有一点点声音。安静的出奇。就只有他行走发出的脚步声。李云生很奇怪,他感觉平时穿这片老树林的时候,最多十几分种,现在他感觉时间过了非常久。他掏出手机想看时间多久。可是屏幕就一片血红色,其它什么都没有。

  李云生心中已经发毛了,已经起了毛毛汗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古墓。年代非常的久远。他不知道怎么走到这里来的。他心中一阵迷糊,就在此时,在他不远处出现了灯光,他也就迷迷糊糊朝哪灯光走了过去。

  一道用竹子编的篱笆墙,里面有二间木头房子。灯光正是从哪两间木头房子床来的。李云生走了过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老年人的声音问道:“谁呀?”

  李云生急忙回答道:“过路人。”

  “嗞呀”一声,木门打开了,李云生看见是一个老年的妇女。老妇人穿着一件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式的衣服。头顶束着一个发髻。

  老妇人问道:“年轻人。这一晚上的你做什么啊。”

  李云生忙答道:“嬢嬢,我走迷路了,这是哪里哦?”

  “这是老树林啊。”

  李云生惊讶的说道,脸色疑惑的问道:“老树林?那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住在老树林。”

  老妇人说道:“老树林这么大,你怎么知道里面没有人家子,这里面就有几家人住。只是你平时没有关心吧了”

  李云生心中越发的的怀疑,但是人家是明明白白站在哪里,灯光的照耀之下,一道长长的影子在地上。李云生听说,鬼在灯光下是没有影子的。那他是什么人了?

  这过时候,从屋里走出一个小女孩,她说道:“婆婆,你怎么不让人家不进屋里来坐一会。”

  她又对李云生说道:“叔叔,你进屋坐一会儿吧!”

  李云生心中害怕,口里拒绝道:“不了,我马上就要回去了。”

  祖孙俩再三请李云生进屋坐。李云生就更害怕。他对这祖孙两说道:“这大晚上的,就不进去麻烦你们了。就请你们告诉我怎么出这片老树林啊!”

  祖孙二人都没有看李云生,小女孩抬头看了看头上被树枝遮满的天。低头对祖母淡淡的点点了头。

  那老妇人叹了口气,用手在李云生身后一指,对李云生说道:“你看,那不是一条路吗?”

  李云生转过头一看,那边不就是一条自己平时走的路吗?谢过祖孙二人,就走到了路上,回头看时,那边已经是一层雾,哪里还看的见那木屋和那祖孙二人。

  那小女孩看见奶奶焦急的神色,便安慰对奶奶说道:“奶奶,现在出去碰见他的机会太少了。你就放心吧!”

  那老妇人叹息说了声:“本该报救命之恩。哎!看他的命了。”眼前雾越来越来浓,渐渐就把祖孙二人给淹没了。不见了踪影了。

  李云生急忙往老树林外面跑去,远远就看见老树林外面一片月光照的一片亮堂堂的。跑出老树林,他才感觉如释重负一般,呼吸都畅快了不少。现在他才感觉汗水把衣服都打湿了。

  现在就快要到家了。李云生心中不由一阵轻松,他拿出手机,现在手机已经正常了,上面显示已经是深夜零时了,李云生竟然在林子里面走了二个多小时。现在想来李云生也是一阵阵后怕。他想:明天白天一定要去看哈到底老树林有没有那祖孙二人。

  出了老树林不远的地方有几座坟。过去就到李云生的家了。远远看见那几座坟,在这月光皎洁之下,都照的亮晃晃的。他突然看见一个人身穿白衣的女人,背对着他,正蹲在哪里哭。

  李云生心里叹息,这一定是堂哥两口子吵架了,只要一吵架,唐嫂子就会跑出来哭,李云生两口子经常半夜起床劝架。

  李云生走向那蹲在地上背对着自己哭的女子,他走到哪女子身后面,他不由身体起了一身就鸡皮疙瘩。他还是拍在哭啼的女子肩膀上。口里说道:“大嫂,你才莫名堂哦,闹架就闹架,你这大半晚上跑出来哭什么哦!”

  那哭啼的女子慢慢转过身体来,在月光下看的分明,这哪里是他的堂嫂,分明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的女子。李云生尖叫一声,那叫声好像是捏着脖子发出来的。飞也是的跑向家里。他心脏分明不是自己的了,那急促的心跳仿佛要跳出胸膛。村里的狗疯狂的叫着。

  …v酷匠}网MF首,发◎“

  李云生疯狂地拍打自己的大门。他老婆连声说道:“来了,来了。你使那么大的劲干什么。不要把门敲坏了。”他老婆才一打开门,他飞也是的一下子钻到了床上,一下子整个被盖都盖在了自己身体上面,整个人开始发抖,接着连床也抖动起来了。

  李云生老婆急忙走上去,想把盖在头上的被盖掀开,李云生紧紧的攥着被盖。老婆急忙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李云生根本就不回答她,就是发抖,混身如筛糠。李云生老婆想去找人看哈,看看到底是怎么了。刚准备起身。从被盖下面伸出了一只手,紧紧握住她的手,根本就不撒手。李云生老婆姓刘。李云生在家里排行老二。村里人都叫他老婆刘二嫂。

  刘二嫂用手机拨了李云生大哥的电话,让他过来一下,李云生大哥叫李云福。明天就要回广州去了。亲戚邻居朋友都在他家耍了很久,也是刚躺下,就听见村里的狗叫,现在自己的弟媳妇给自己打电话,他心里一惊。自己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在弟弟家中生活,现在这一晚上打电话给自己。

  李云福急忙接起了电话,电话里面传来刘二嫂急切的声音:“大哥,你快过来,李云生不知道怎么了。”

  李云福急忙床好衣服,跑到了弟弟家中。一进家门就看见李云生盖着被子发抖。手紧紧抓住刘二嫂。这大夏天的。他也急忙坐在床边,他使劲掀开了盖在李云生头上的被子。只看见李云生脸露土色。牙关紧咬,抖动着。头上一道道的汗直往下流,李云福就伸手去摸他额头,额头却是一片冰凉。

  李云福轻轻喊道:“云生,云生,你怎么了?”李云生依旧不知道回答。

  这个时候,从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道:“老二这是撞邪了。”

  李云福和刘二嫂转过头一看,看是自己的妈妈,她老人家听见自己家的大门被疯狂的敲打,她已经醒了。自己也传好衣服起床了。八十多岁的人,还精神矍铄,她走了进来,自己就坐在一个椅子上面。她吩咐的说道:“老大!你去把你廖嬢嬢叫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