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恩怨已了

  现在我们终于看清楚李红了,她非常漂亮。身穿红色的长袍。一头乌黑的长发。她抱着父亲的头。李家家主看着她女儿说道:“红儿,你现在可以附在我的身体上复活了,爸爸不能再陪你了。”

  李红哭道:“不,爸爸我要你活着。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李家家主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说道:“傻孩子,人都是要死的,只要没有修成仙。如今我精血耗尽完了,除非大罗金仙降临,父亲都是必死的。”

  他转过头对老神棍说道:“青木道友,看到都是修道之人的份上,帮我照顾一下我这可怜的女儿,我是入魔症太深了,如今悔之晚矣!”

  老神棍口诵一声:“无量寿尊,李道友也是性情中人,也是为了儿女有了牵袢。如今你放心前往极乐吧。”

  李家家主握住女儿的手,流着热泪。慢慢就闭了眼。

  ☆最@新章WS节上酷匠E(网‘w

  老神棍口中诵道:“举步朝金阙,飞身谒玉京。天外琳琅响,齐举步虚声。行益三千数,时定四万年,丹台开宝笈,金口永流传。”接着口诵往生咒。送走了李家家主。

  李红还扑在李家家主身体上痛哭。老神棍对李红说道:“小施主,你休伤悲了,你父亲已经前往极乐,你尘事已了。也早投极乐吧!”

  李红当时父亲还在,希望复生侍奉父亲,如今父亲已死,她也断了那种念头。她对老神棍说道:“我身体还在那柱子里面,希望师傅能把我解脱出来。”说完就消失了。

  老神棍就打电话给高叔叔,让他过来。片刻。高叔叔就到了厂房,他一进厂房,就感觉厂房没有前几天来视察时候,阴郁压抑的感觉。

  他到了老神棍面前,看见一个人倒在地上已经死去了。他急忙上前,一看是老邢,他大惊失色的问道:“青木师傅,老邢这是怎么回事情?”

  老神棍叹息一声,又恢复了他神仙般模样般的风采。他脸色沉重。抚摸着他的长须。做足了派头,看见高叔叔带着期盼的神色望着他。他于是就讲了。老邢就是李家家主李红的父亲,如何混进公司为女儿报仇,讲自己如何机智勇敢发现这些蜘丝马迹,自己如何九死一生耗尽精血洗荡了这些妖魔鬼怪。只说的真是唾沫和口水乱飞。神采飞扬。眉飞色舞。声嘶力竭了。

  我和贱人看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接着是提心吊胆,老神棍不是刚才精血亏损严重吗?一副要归天的样子,现在你看他那神采飞扬,口如悬河的样子像要归天吗?但是我还是害怕,害怕他吹牛吹上了天。

  老神棍最后自己如何用自己的血和泪一扫这里一切的阴霾,换这里一个朗朗乾坤一个清明的厂房。作为他做报告最后总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老神棍在这次“发言”中把自己塑造了一个一个马当先,一身正气,无所畏惧。气吞山河,正气凛然,冲锋陷阵,英姿焕发,奋不顾身,浩气长存,智勇双全的人。

  我和贱人也通过老神棍这次发言,再次证明一件事情,老神棍真是“厚颜无耻”。真的是厚如城墙,我记得网上这样说的,脸皮如城墙还分三种。

  其一,虽然脸皮像城墙一样厚,但是却可以被戳穿。谁见到他们都能发现他们的厚脸皮,此乃厚脸皮的初级选手。

  其二,脸皮不仅既厚又硬,并且吃得油光发亮,看起来很能吸引人。此种厚脸皮者,让人感觉是可以信赖的人,在不知不觉中为其所利用,此乃厚脸皮的中等高手。

  第三,脸皮厚得无形,根本看不出来。这是最高层次的厚脸皮者。修炼到这一层次的人看上去都是一些有德行的人,他们能够不顾一切地利用他人追求自己的目标,同时,被他们利用的人还颂扬他们的美德。此乃厚脸皮的顶尖高手。修炼到这个地步的人通常认为,为了获胜,没有不能付出的代价,只要能够赢得胜利,即使损害别人的利益也是在所不惜,反正目的就是一个--成功。

  没有其他选择,我毫不犹豫,给老神棍选了其三。老神棍是当之无愧的。

  我现在和贱人对老神棍佩服的五体投地,无以复加。我和贱人骑马都追不上,不,骑一百匹都是没有用的。看样子跟老神棍学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果然经过这老神棍这番斗志昂扬,生气勃勃,神采奕奕,心潮澎湃,激情四射,朝气蓬勃,生龙活虎,意气风发的“发言”。高叔叔感激地握着老神棍的手:“这次多亏了青木师傅。感激!感激!”

  接着抽出了一张支票“刷,刷”几笔,再次递给了老神棍了,老神棍接过看了一眼,就收了起来。我看见老神棍眼冒“绿光”。用脚指头一想就知道,肯定是张价值不菲的支票。

  高叔叔再拿出二个红包,厚厚的,递向了我们,口中说道:“这二个小子,也辛苦了。来!这点钱去玩玩。”我们非常高兴,口中说道:“谢谢高叔叔”

  就在此时,老神棍快如闪电,动如狡兔。从高叔叔手里“夺”过红包,口中说道:“别惯坏了他们,我帮他们管理。”

  我和贱人的手定格在空中。我们俩齐刷刷的看着老神棍,天啦!老神棍你不是耗尽精血,你不是气息奄奄了吗?怎么一沾金钱,你立马就回血了。

  我们是打落牙往肚里吞,老神棍得意的扫了我们一眼,我们俩垂头丧气低下了头,齐刷刷给老神棍一个鄙视的手势。

  老神棍对高叔叔说道:“你找几个人过来。我们去把李红的遗骸取出来。”

  高叔叔办事效果很快。我们到了厂房的四楼,我找到了李家家主贴的“养魂符”和“聚阴符”。我说道:“就在这里。”

  几个工人,用电锤等工具,敲打起来。一会功夫,一个工人叫道:“出来了。”我们走过去哟看。一副还没有腐烂的身体就在柱子中间,我吩咐工人小心一点,不要损坏了遗体。

  终于李红的遗体完整的弄了出来,我和贱人念着往生咒,老神棍在一边喝着茶。

  一道从天而下的光柱笼罩着李红的遗骸,我看见李红和李家家主在一起,他们脸上都露出如释重负的感觉,李红轻轻的说了声:“谢谢你。”

  李红的遗骸和李家家主一起秘密的拉进了火葬场。高叔叔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情处理好这件事。小艾也顺利的出院了。

  我们在深圳完美的处理好了李红的事情。高叔叔的公司也顺利的运行。生意越加的红火。

  我们不完美的就是,没有带我们去夜市。他一个人去的,回来发神经的给了我几张妖兽皮,让我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多画就张由符篆组成的符像。我当然是严词拒绝。我是用我的精血画成的。我可不愿意向李家家主那样耗尽精血而亡。

  还有不完美的就是,和老神棍说好的提成大幅度的缩水。老神棍给的原因就是,给钟馗圣君钱的条件是我提出来的。而且数目巨大。我愤怒。当时的情况那么危急,不那样,钟馗圣君会下死力帮我们?

  哎!但是深圳之行也有亮点,我和高丽丽联系上了。我们互通了电话号码。还有“阳痿”这帮有钱的少爷。

  ·~~~~~

  黑山子山麓脚下,离县城“奉节”还有五十里地的西北方,有个小村落叫“金光村”。这里住着四十多户人家,民风淳朴,村中百姓多以外出务工为生。平日里村民多以老年和儿童为主。只有极少的青壮年在家。

  这一日,做木活的李云生给刘家做点家具,看见只有一点没有收工,不想明天再来。于是就加了会班,做完天就黑定了。刘家这家主人就做了好吃的招待李云生。酒饱饭足。一看就晚上十点过了。

  刘家这家的人就说:“李大哥,这天太晚了,你明天早上回去就好了。”李云生执意要回家去。

  其实刘家离他李家也不远,就七八里的样子,平时走路就四.五十分钟的样子。可是要过“七里岩”那一片老树林。那树林非常大,树木茂盛。古木参天,很多古坟。大白天走着里面就非常阴暗,就连盛夏的时候走到树林里面的时候,都如在空调房里一样。村里人都是说那里非常歹。(四川话意思就是邪门的地方。)

  刘家主人再三挽留很明白的告诉他:“李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七里岩那片老树林歹的很,这一大晚上的你一个人走,我们有点不放心哦。”

  李云生笑道:“我们木工有墨斗,曲尺,都是我们木工的祖师爷传下来的,都是可以驱邪的,你们放心吧?明天我哥他们要回广州去上班了,几年没有回来。我不送送不好意思的。”

  刘家看李云生执意要走,也不好再说什么,就给了充电的电筒。李云生就带着他的木工工具往回家的方向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 说:

今天第一卷红衣李红结束,感谢支持我的朋友。希望我文字的朋友,继续支持我,给我留言,不管好坏都是对我鼓励。在这里嘉陵月色谢谢大家了。我会继续努力。

书库 目录 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