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这些符篆符号在空中组合成一个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的男子。只见他头戴唐式幞头,两侧各缀一帽翅,红色络腮怒髯纷乱铁立,鬓两侧竖双尖耳毛丛,身穿朱红官衣,足蹬黑缎厚底朝靴,踏入马镫。一手持扇,一手捋髯,双肩隆起,钟馗圣君来也。

  钟馗圣君威风凛凛站在了空中,一身金光如同太阳一般刺破了空中的煞气,一轮圆月出现在了空中。钟馗圣君喝道:“何方妖孽作怪。当诛。”手中扇子一挥,一阵劲风吹过眼前阴气迷雾变淡了许多。

  李家家主看见由符篆组成的符像。他知道我请的钟馗圣君也不过是一丝分神。但是就不知道为什么就一丝分神比起其他请的分神的要厉害。主要就是我的血,极阳之血啊!我可是流了许多的血,他怎能不厉害。

  李家家主也知道是到了拼命的时候了。手一挥,所有的鬼都扑向了钟馗圣君。钟馗圣君怒目圆瞪,声如炸雷。他是专门捉鬼的圣君,可是现在却如此多的鬼都扑向了他,顿时激怒了他,一只小鬼最先扑了过来。钟馗圣君一把捉住小鬼,剜出其眼珠后,一下子就丢进口中而把他吃掉。其余鬼都面露畏惧之色。

  李家家主继续作法,随着李家家主口中念念有词的话语,原来一直盘旋的黑气中,一道深红异芒在其中闪了一闪,刹那间这厂房周围,阴风大作,鬼气大盛。鬼哭之声越发凄厉,似有无数怨灵夜哭,其间还隐隐有骨骼作响声,闻之惊心。群鬼前仆后继扑向了钟馗圣君。

  钟馗圣君脸上突现怒容,“孽障,今日决计饶不了你。”说完,就如猛虎下山,冲如群鬼中,脚踢,手撕,口咬。挠脸,扯耳,抓头发。捏阴囊。端的是“十八般武艺”起上阵。吹,拉,弹,唱。冰火两重天啊!。

  看的我们目眩神离,神魂颠倒啊!我们对钟馗圣君崇拜而羡慕啊,那真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自觉七经八脉为之一畅,七窍倒也开了六窍半。

  终于散开了,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钟馗圣君头戴唐式幞头两侧各缀一帽翅,帽翅已不见了,红色络腮怒髯已经扯掉了一把,朱红官衣已经扯成了竖条衫。足蹬黑缎厚底朝靴,已经少了一只。手中的扇子也被撕烂了.脸色也被挠了几个口子。钟馗脸红不红我不知道,因为他脸太黑了.看不出红白。反正我觉得他有点怒了。他胸膛起伏不定。

  鬼群也变得稀少。那浓如黑墨的黑气,也稀薄了不少。李家家主已经没有退路了他那沙哑声音一声惨笑,口中喃说道:“红儿,再不成功,我就来陪你了。”他在胸膛心脏部位画一个符篆,那符篆就嵌入身体里面。从心脏部位的血就一点点慢慢流了出来。所有的鬼闻到了血腥之气,一下子全部都飞了过来附在了李家家主身上。

  李家家主面前一阵黑如黑墨的浓雾生起,在浓雾中只听见“咔、咔、咔、咔”骨骼乱响。李家家主消失了,突现在眼前是一只狰狞鬼脸,有双角四眼,尖齿獠牙,面色黑发狞然,遍体有毛,色如蓝靛,皆长三尺。“吼”地一声,那鬼一下子站了起来。有二三长那么高。鬼脸上的四只眼睛突然全部睁开,怒目瞪着钟馗圣君。

  那变身成鬼的李家家主带着无比血腥之气扑向了钟馗圣君。钟馗圣君在身前虚空画圆,单手结了一个法印,五指屈伸,指尖隐隐发出金光,手中的扇子片刻间已在身前画成一面金色法轮,金光辉煌,钟馗一指那金色法轮,口中喝道:“疾!”,那金色法轮便与那鬼物抵持在半空中。狠狠地交织在一起。

  胶着了一会,看着不能取胜,变身成鬼的李家家主再次口中念念有词,身体升腾一团血色的浓雾。那血色浓雾转眼就被李家家主吸收完毕,家主又发生了诡异变化,在他脸上四眼正中额头上,“咔、咔”两声,竟又长出一个头颅,那头颅上面就一张血红的脸,那血红的脸上就一张带着血红大嘴。

  那大嘴口吐一道血红的光芒,扫向钟馗圣君扇子变化的金色法轮。顿时腥风大起,威势更重,只听一声鬼嚎,血色红光闪过,那血红的光芒将钟馗圣君扇子变的金色法轮击得粉碎,又带着无比血腥之气,击向钟馗。

  钟馗圣君闪身躲过那道血红的光芒。他看看天上星辰,口里说道:“我该下班了。上班再找我。”老神棍,贱人和我集体巨晕。

  钟馗圣君想跑,这也太牛掰了吧!我急忙喊道:“圣君,你可不能撂挑子啊。”钟馗圣君答道:“现在天庭改革,打卡上下班,加班又不给加班费。谁还愿意加班。现在群仙都下班就回家。我现在可是要准时回家,天庭各种会所太多,老婆会查的。”

  我晕了,看样子这货也是个怕老婆的。钟馗圣君看见我有点讥笑的感觉,圣君继续说道:“现在妇女同志能抵岂止是半边天,一哭,二闹,三上吊现在这老三套根本不用了,直接是跟你玩失踪,分居,封锁你的经济。你小孩子家家还没有结婚,跟你说,你不懂。”

  我急忙点头,想到张哥每个月向马小姐要点零花钱,那“摇头摆尾”可怜样子,我岂能不懂。

  老神棍急忙喊道:“圣君。我们给加班费。”

  钟馗圣君道:“你给加班费?你给什么。”

  老神棍说道:“香、花、灯、水、果斋供。”

  钟馗圣君没有回答。

  老神棍又道:“梅、兰、菊、竹四季之花”

  钟馗圣君看着天。一副要走的样子。

  老神棍急道:““四干四水”即四种干果(如枣子、桂圆、松子、核桃等)、四种水果(如苹果、梨等)”

  钟馗圣君说道:“我没有时间了。我准备走了。”

  我急忙说道:“圣君我们给钱。”

  钟馗圣君看着我,露出欣慰的笑容,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老神棍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糟!我怎么忘记老神棍爱财如命,舍财如舍命的性格。现在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老神棍无奈的掏出一张仙契,那是仙界通用的支票。老神棍在上面写了一串数字,递给了钟馗圣君。

  钟馗圣君看了一眼还给老神棍,不喜的说道:“这点,还不够我下会所喝杯茶的。”我心里嘀咕道:“圣君你不是下班就回家的好好先生吗?”

  老神棍急忙在上面添了一个0.再次递到了钟馗圣君手上。钟馗圣君看了一眼,:“只够吃顿饭。”再次回到了老神棍手上。

  老神棍脸色精彩极了。手在颤抖,最后下定决心似的,在仙契上面写下了数字,一脸不舍的递给了钟馗圣君。钟馗圣君接过一看,脸露喜色。仙契一下子就燃烧了。

  f酷匠网唯一‘正S/版N,h,其他R都~$是`P盗,版

  看着仙契燃烧完了,仙界已经收到。钟馗圣君对老神棍说道:“等下在来个四干四水,回去太晚,老婆那里不好交代。我带四干四水回家给老婆儿子。好有个交代。这个小钱我好打打麻将,做点私房钱用用。”

  老神棍急忙点头答应。他心里再次嘀咕道:“还小钱。100万啊!这次白辛苦了。”

  老神棍怒目瞪了我一眼二眼三眼七八眼啊!哎!我估计这次回去我们的提成一定会缩水的。我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师傅。

  钟馗圣君来了精神,他对我和说道:“再借你的血一用啊!”

  我晕了:“还要啊!”

  钟馗圣君对我说道:“你的血是阳刚之血,对我分神很有帮助,对邪魅有克制作用。”

  无奈只好咬破手指,一滴精血化成一团血雾,被钟馗圣君吸收,一道金光闪过。一个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的男子飘在了空中。只见他头戴唐式幞头,两侧各缀一帽翅,红色络腮怒髯纷乱铁立,鬓两侧竖双尖耳毛丛,身穿朱红官衣,足蹬黑缎厚底朝靴,踏入马镫。一手持扇,一手捋髯,双肩隆起,钟馗圣君再次来也。

  现在钟馗圣君浑身闪烁着红光金芒,绚丽无匹,远胜过天上太阳。光芒所过之处,一切黑雾,煞气,鬼魅都洗荡的干干净净,那变身成鬼魅的李家家主,一声惨叫,数十道黑气从身体里抽离出去。李家家主身体在我们看见中。从二三长那么高逐渐变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只是脸色一层黑色,气若游丝。

  钟馗圣君拍拍手说道:“收工。别忘了“四干四水”。”一正金光闪过。钟馗圣君在空中消散。无数符号散开,再次飘回到妖兽皮上。再次在妖兽皮上组成一副钟馗圣君图像。

  现在厂房里面一片安静,我们走到了李家家主身边,他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精血。现在怎么办?正在此时一声怒喝:“不要碰我的父亲。”一个红衣女子扑到了李家家主身上。她正是李家家主唯一的女儿——李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