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贱人听了我的话,已经跳出我的符阵,我如释重负,哎!真是度“分”如年,现在终于可以畅快笑了几声。

  贱人跳出符阵,对着李家家主就喝道,那真是声如炸雷:“你那鸟人,为何暗算于我.师傅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老神棍和李家家主看见贱人的样子,法力都为之一滞,面色精彩。老神棍先笑了出声来,李家家主也狂笑道:“你个猪头小子,找死。”双手一撮一杨。一股黑气化为一条黑色的巨蟒张牙舞爪扑向了贱人的面门。

  贱人口中说道:“来的好。”手上一杨,手里一个小巧的玉牌升了起来。在空中支溜溜的转动着。一个金色的八卦的符号升起化为一张金色的光网,迎向那条黑色的巨蟒。那金色的光网在空中一下子把那黑色巨蟒给网了起来,那黑色巨蟒在光网中翻滚着,撕咬着,想破网而出。贱人手中打着法决,口中念念有词,一指点向那金色的光网。那光网越发紧紧裹住黑色巨蟒,光网越变越小,那巨蟒也跟着变小。眼看就要被贱人光网给收了。

  李家家主急忙手一拍,从他手臂里跳出一个小鬼,那小鬼落地就变大,转眼就和常人一样。只是面目狰狞,口露獠牙,浑身冒着黑气,十个指甲尖利血红。一声厉啸便扑向了贱人。

  老神棍岂能让李家家主如愿。他双手在他面前光墙上面一搓。一点耀眼的光华升起,化成一个光圈。老神棍咬破自己的舌尖,一口舌尖血喷在那光圈上面,老神棍自己辛苦修炼几十年的一口精血,岂能小看,那血一沾在光圈上面,立刻就熊熊燃烧,那光圈慢慢就变成纯金黄色,老神棍对着那金黄色的圈子一指,口里喝道:“疾!”。那圈子就如长了眼睛一样一下子套在那扑向贱人的恶鬼。金黄色的圈子在燃烧,那恶鬼也在圈子里面燃烧,恶鬼发出凄厉的叫声。李家家主急忙对鬼施了一个法印,想帮恶鬼逃脱出来,可那圈子如跗骨之蛆紧紧跟着燃烧。瞬间就把恶鬼烧的烟消云散。

  贱人那边,光网越来越小。那只巨蟒也越来越小到最后化为一股黑烟,消失在那光网之中。最后光网又慢慢就恢复成一块玉石回到了贱人的手上。

  现在情况对李家家主非常不利,他以一对三。这师徒三人法力非凡。那二个小子法力也是不可小觑。一个青木道人,就够他应付的了。现在还有这二个小子。刚才使诈让贱人被鬼附体,可是被另一个徒弟三二下就把附体给弄好了,尤其那个符阵可真不像他那么大年龄布置出来的。可是自己苦心经运十几年,眼看女儿有复生的希望,谁料出现这师徒三人。难道就这样退去。

  看正版`章节R上{@酷匠i网2

  李家家主数脸色数次微变,他最终下定决心,眼露决裂的神色。只见他双肩抖动,无数只蛊虫从他摇动的肩膀飞出,黑压压扑了出来,再撕开胸前的衣服,露出廋弱的胸膛。手指在胸膛勾出一个“十”字的符号。那“十”字符号流出赤红的鲜血。那无数只蛊虫都附在那鲜血上面,疯狂吸着血。那无数只的蛊虫变的全身发红,渐渐都露出了獠牙。

  他口里喃喃的念道,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黑的发亮的符篆,在手中涅破。一股阴冷之气冲满整个厂区,一时间,阴风阵阵,鬼哭鬼叫鬼嚎之声充斥我们的耳朵。无数只鬼就出现在李家家主的身体周围。“以身饲鬼”。李家家主口中念念有词。在用手指划破手掌。手一杨,鲜血化成一团血雾被鬼吸收着。刹那间那些鬼就如同吸了兴奋剂。都变的疯狂起来。李家家主脸色变得苍白。

  “百鬼夜行”夜走千万鬼,鬼煞走第一。各种鬼都出现。吊颈鬼。投河鬼,饿死鬼,吸血鬼,.....。有唱着忧伤歌曲的,有美的让人心碎的,有迷人让人失去魂魄的。喜、怒、忧、思、悲、恐、惊。人生百态。各人心中都住在一个不同的鬼。

  李家家主修的是鬼道,世世代代传了下来。果真是家底丰厚。现在这百鬼夜行,可是他们李家历代家主所奴役的鬼,现在全部都放了出来。整个厂区宛如到了地狱。

  老神棍脸色大变。对我们喝道:“还不快过来。”我们也感觉形势太严峻。都跑了老神棍的光墙前面。老神棍从来没有如此严肃过,他继续咬破舌尖血,人舌尖的血是人体内最纯阳的东西,这血可以克制任何邪物,何况这老神棍可是一辈子未娶,可是千年老处男。一口血喷在光墙上面。老神棍双手比划一个法决。面前的光墙化成一个光圈。把我们三人包裹在里面。

  蛊虫已经吸饱了,李家家主精神萎靡,他手一指我们,无数只蛊虫扑了过来,爬在了光圈上面。老神棍口里喊了一声:“起!”光圈燃烧了起来。这是最纯阳之火,爬在光圈上面的蛊虫就被烧死了,可是这蛊虫前仆后继,这火可是越来越小。

  贱人布置的“九宫锁魂阵”很好,虽然锁住里面的魂魄不外出,可是也锁住外面的灵气的进入。我们都是靠自己的修为来施展法术。现在这个缺点就明显了。

  老神棍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从进公司来就和李家家主拼在一起。李家家主可是相当于主场作战,这公司他经运了十几年。准备充分。现在蛊虫已经消灭殆尽,可是我们的光圈也暗淡了不少。

  蛊虫一死,李家家主脸色已经卡白。难看之极。他手捏了法印。口里咕噜咕噜一阵鬼语。朝我们一指。那百鬼带着阴风,带着一股煞气都向我扑了过来。把我们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实实。稳稳当当包裹的密不透风。

  老神棍脸色严峻,脸色发白,能不白嘛?他可是吐了好几口精血的,又借不到外面的灵气,全靠自己平时的修为。能支撑到现在简直就是个奇迹。

  老神棍对我们说道:“今天要拼了,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出来。”

  我说道:“要走一起走吧!”

  贱人也不停的点头。

  师傅苦笑道:“快走!”说完,就在我们身上一拍,一张符篆贴在我们身体上,一阵金光闪过我们已经在玩具厂的外边。我和贱人都泪眼婆娑。老神棍关键时刻还是把我们记挂在心上的。

  现在外边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只看见玩具厂里,一片黢黑。隐隐约约听见雷鸣之声。

  想到老神棍平时对我们的点点滴滴。我热血沸腾对家人说道:“我去帮老神棍。”

  贱人也仗义的说道:“我去。”

  “我去。”

  “我去。”

  “还是我去”

  “我去。”

  ........我无奈的对贱人说道:“好吧!你去吧!”

  贱人立刻努力睁开他的眼睛看着我。我继续无奈的说道:“你进去以后要小心。”

  贱人脸上直抽抽。他目瞪眼呆的继续看我。

  我痛心疾首的对贱人说道:“你快去啊!”

  贱人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面蹦出几个字:“我去了。”

  我点了点头。

  贱人再次对我说:“我真的去了。”

  我再次对着贱人诚恳的点头。

  贱人转过身,口中念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颇有一股英雄气慨,就向厂房走去。

  我喊道:“慢。贱人等等。”

  贱人立刻转过身来,脸带惊喜地说道:“我就知道帅哥,不可能让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我无奈说道:“贱人,你想多了。我是让你把这个戴上。”

  我从身上掏出一块符篆。这是一块隐身符篆,贱人本来就是阴体,不容易被鬼发觉。戴上这个就更不容易被鬼发觉了。

  我对贱人挥挥手。“快去吧!”

  贱人终于进去了。

  我急忙从刚才高叔叔送我们过来的车里,拿出师傅的包。从里面掏出一大块的兽皮,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兽皮,他是妖兽皮。老神棍平常都舍不得用。现在却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下子铺在车前面。咬破我的手指,滴在旁边的盒子里面,用朱砂汇合,我用手指作笔,运笔如飞。口中念道:“天地祖师,接我法力。太上老君,助我神威。九天玉帝,传我法旨。尽除邪魅。”

  我念完,我也画完了,一副钟馗的画像已毕。钟馗是中国著名的汉族民间神之一,能打鬼驱除邪祟的神。钟馗的像辟邪除灾。是中国赐福镇宅圣君。他铁面虬鬓,相貌奇异;正气浩然,刚直不阿,待人正直,肝胆相照。钟馗是斩五毒的天师,钟馗是唯一的万应之神,要福得福,要财得财,有求必应。他的主要职能是捉鬼。

  现在我用我的阳刚之血,朱砂,妖兽皮。画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钟馗画像。只见那妖兽皮上的钟馗仿佛就要走下来一般。我也累的脸色苍白,大汗淋漓。现在可不敢休息的时候,老神棍和贱人可是迫在眉睫。都等着我。

  我用了一张恢复灵力的符篆,闪身进了厂房里面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说:

昨天网站有“病”。我写了一章不知道怎么就没有了,今天补出来了。喜欢的推荐一下。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