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家主恶狠狠的说道:“谁要阻止我女儿复生,我就要他死。”话音刚落,他身体黑烟升腾而起,和空中煞气凝结在一起,形成一股阴寒之气,夹杂着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如大海汹涌澎湃之势滚滚而来。

  老神棍目光森然,口中念念有词,一个法印凝结而成,一道光华升腾而起,光华灼灼,就如礁石般岿然不动,抗拒那黑色的煞气。

  _S最新vD章#O节上xs酷c`匠网S\

  李家家主在昏睡贱人头顶上一拍,一股黑色的浓烟就从贱人头顶钻进贱人的身体。我靠!!贱人立马就如同吃了春药般,一下子站了起来。双目呆滞,整个眼球都变成了黑色。家主在贱人身体上面比划着,口中咕咕的念道,一股股黑色如绸的浓烟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都钻进贱人身体里面。贱人身体立刻就如鼓胀的皮球,壮大了不少。

  贱人大喝一声冲了过来,拳头毫不留情毫不犹豫砸向了我,我艹,好你个死贱人,你还有一点点王法吗?你还有一点点正义吗?你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子,脸色漆黑如锅底,肚子涨的如身怀六甲。你还来砸我。还不留点情面。我真有一种冲动,真想掏出手机,给贱人现在这个鬼迷日眼黑咕隆咚的样子照张相片,发到朋友圈里让大家分享分享。看看气不死你。

  我正意淫的想到这里,贱人的拳头已经带着呼啸声砸到我的面前,我错身闪过贱人砸向我的拳头,手里已经结了个法印。我口中喊道:“画地成牢。”一个耀眼的光圈化成一个透明的光罩把贱人罩在里面。贱人在光罩里面四处游走,怎么也走不出来。他伸出拳头,狠狠砸向光罩。光罩一阵摇晃。

  我有点傻眼了,我日。这个死贱人,现在变身还很威猛。贱人在光罩里面接连“砰砰”十几拳,光罩已经裂成美丽的冰丝纹了。在我还没来得及反映过来。在这个死贱人威猛的拳头下,光罩终于如同一个美丽的肥皂泡破灭了。

  贱人继续向我扑来,哎!我现在也只有跟他肉搏了。看官不要想错了。不是那种肉搏而是那种肉搏。也管不了你们想那么多了,随便你们怎么想吧。

  我也扑了上去,一阵硬对硬,枪对枪,拳拳到肉,一阵眼花缭乱的对打,我闪身退了下来。我疼的龇牙咧嘴。甩手摆腿。我骂道:“贱人,你今天来真的啊!”

  现在贱人的神识里面,贱人的灵魂已经被几个小鬼压的死死的,根本不能动弹。他听见我的骂声,心里委屈道:“帅哥,我也不想啊,这不是没有办法嘛。”

  老神棍已经和李家家主交上手了,李家家主大喝一声,身上的黑气更是大盛,黑气化为十几股黑烟向老神棍包抄而去。老神棍手指对着法印凝聚的光点轻弹,光点分出十几点光芒就如萤火虫般四散而开,迎着那十几股黑烟而去。在空中交织纠缠在一起。相互不分高低交织散开。

  老神棍脸色越发沉静,他终于动了。他蹋出一步,一步一步紧跟而上。脚步沉稳,每蹋一步,手中法印的光芒就增大一点。额头已经汗流如河,越到最后,脚步就越来越慢,越来越沉重。好久都动不了一步,仿佛脚步重如泰山一般。老神棍蹋的是九宫八卦之步。

  李家家主浑身都在黑色的浓烟之中,看见老神棍动了。他盘腿而坐。手里捏了个奇怪的手势,口中念念有词,他浑身黑烟慢慢都消失了,露出了他的人,那消失的黑烟慢慢化成几股宛如实质的只有小手指粗细的黑线,从李家家主七窍钻进了身体。就在那刹那间,李家家主盘腿而坐的身体被一股黑色的浓雾抬了起来。

  李家家主睁开了眼,双眼血红。他抬手在自己后脑一拍,便有数十道黑线急冲而出,比电还急,直往老神棍飞去,暗想这青木道长被我这七窍锁魂线笼罩,休想逃的出去,一定会被我所伤。心中有点暗自得意。

  李家家主一边指挥七窍锁魂线,一边暗自观察。只见老神棍双掌一搓,手中光芒如流星闪过。化着流萤在老神棍面前堆砌成一堵光墙。那数十道七窍锁魂线到了高墙面前就停止不前。李家家主大怒,手指那七窍锁魂线,口中喊道:“疾!”那七窍锁魂线更加增添一翻力量。那十几道锁魂线就更加的黢黑。不住上下飞舞。把老神棍包围了起来。

  贱人再次扑了上来,刚才一交手,我知道这小子现在可像是刀枪不入。不可硬碰。双手接结了一法印,往贱人前面一指一道金光闪过。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幻影大法,”我真身已经到了贱人身体后面,在地上飞快画了一道道符篆。我要布置一个用符篆布置的阵法,我的“幻影大法,”最多坚持一分多种,这就足够了。

  贱人正朝我的光影追了过去,他挥拳而去,一拳打在了光影之上,光影一阵扭曲,逐渐就消失了,我已经布置好了符阵,我拍了贱人肩膀一下,口中说道:“蠢货,过来。”

  贱人转了过来,我艹,太难看了,现在贱人的脸已经发涨了,脸色更加的黑,眼球逐渐在发红了,我知道贱人现在被鬼附体的太久了。越久对贱人越不好。我这个师兄,发小,好朋友。一身兼三职不的不帮忙。

  我称贱人转身体的一刹那,飞快在贱人额头一点:“定。”贱人就一下子定住了。这个术法只给我十几秒的时间,足够了。我飞快掏出了手机,我靠近贱人和贱人头挨头,我摆出无处不在的剪刀手。来了个自拍。太牛X了。贱人这个样子绝对会是“雄霸天下”。我非常得意的想着。

  就在几秒时间,贱人再次挥拳打向我,我边退边把贱人往我画的符阵里面引去。我靠!无数次的“勾引”,贱人就是临门不入。贱人就在我符阵外面游走,半天就不进去,我已经失去耐心。刚才和贱人对打,怕把他身体弄出伤,现在时间对贱人太不利了,我不管了,我脚一躲,牙一咬,心一横,闪身到了贱人的后面,对准贱人脚腕就是一脚。顿时贱人真如古人所说那样,倒金山,推玉柱,摔进我的符阵里面去。

  我看见贱人倒地一刹那,我牙酸到不行,地上的灰尘都被他砸起来了。他!他!他!是脸先着了地。我都不忍心看他的脸了。我口里急忙道:“起。”那符阵顿时变化成无数的荆棘,把贱人困的个严严实实。他口中大喝道,身体冒出黑烟。把荆棘都挣断了不少。我口里骂道:“贱人,你现在还不老实。”

  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篆,空中一挥,符篆就燃烧起来,一道金光就印在了贱人的身体上面。李家家主听见贱人叫喊声,看见我把贱人制服,马上手指一指,分出几道七窍锁魂线,如毒蛇一样,兵分二路,一路朝我恶狠狠的扑了过来。另外一路就朝贱人扑去。

  我再次喊了声:“起!”那符阵升腾起一圈金光,我也闪身进了符阵,那几道七窍锁魂线到了符阵前面就停止不前。我在贱人身上,双手飞速转动,一道道金光进入贱人的身体,贱人身体就冒出一道道黑烟。

  我的手越发的快,双手转动如飞。一指一指点向贱人的身体,贱人一声声惨叫道,身体扭动着,身体黑烟越出越快,我的汗也越流越多,到了关键时刻。

  我咬破我的食指。让我最后一指点在了贱人的印堂上面,我的血在贱人的印堂上面发出璀璨的光芒。贱人身体黑烟消失殆尽。我也累虚脱坐在了地上。贱人恢复了意似,也恢复平时的模样。哎!哎!哎!就只有脸还是那么难看。刚才我那一脚是不是太重了?

  贱人看见我虚脱坐在地上,贱人问我:“帅哥,我刚才被附体了。”

  我点头示意。

  贱人再次问道:“你帮的我。”

  我再次点头示意。

  贱人再再次问道:“我的脸为什么木木的?为什么还有点疼?为什么还有点血?”

  我再也不好点头示意,我无奈说道:“贱人,你是为什么儿童吗?你刚才在追我打的时候摔在了地上,脸稍稍有点肿而已。”我说这话的时候当然是闭着眼的,我怕我一睁眼,笑喷了怎么办。

  我心里正在天人交战,和贱人自拍。还是不。要,不。要,不。最后理智占了上风。为了在金钱上面不吃亏,就不自拍算了。

  贱人依旧不屈不饶的问道:“帅哥,你怎么闭眼啊!有那么累吗?”

  我只好睁开眼,我盯着他的脸,上帝啊!你让我怎么活啊!这笑要把我憋成内伤啊。我使劲用手捏着我大腿内侧。让疼痛来抵抗我想狂笑的心情。当你面对一个如电影东邪西毒里面梁朝伟演的欧阳锋模样你能不笑。

  我转移话题:“贱人,快去帮老神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说:

今天倒霉,上午写好的,没有保存,下午重新写了。希望喜欢本文的就收藏,推荐,追书。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