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慧明和尚为了不让80的老母亲悲伤,就违背了自己的意愿和自己的弟弟添财把李红的尸体浇灌进了4楼的柱子里面。我忘不了李红死不瞑目的眼睛,到现在都还出现在我的梦里。

  慧明和尚说到这里,眼眶泛红了。口中佛号不断。房中一片寂静。

  房间再次响起慧明平静的声音。给我们讲述李红死了以后发生的事情。慧明和尚平静的仿佛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那个时候,大陆刚实行改革,就如伟人所说,摸着石头过河。大陆管理制度不严,人员失踪也没有人来管理。那时候进公司就报自己的名字就可以。没有身份证。李红死了以后没有人知道她去那里了。也没有知道她是那里的人,更没有人关心她有没有来上班。那个时候跳槽简单的很,直接走了就好了。公司过几天就好像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一样。这样我过了几个月提心吊胆的日子,看没有人来问。我和弟弟添财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我天天忙着公司的事情,就到我快要忘记李红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天下午,有个自称是李红的家人找到了公司。公司人事部就告诉李红家人李红早已经没有在公司了。李红家人不相信,声称,这里有李红的气味,她一定就在这个公司里面。公司再怎么解释他都不听,非要说李红在公司里面,要进公司去找。

  人事部没有办法,就报到我这里,我心里有鬼,就到公司门外面看,只见一个消瘦的中年人,穿着非常朴实,只有一双眼睛让人看了一眼就忘不了。中年人告诉我他是李红的爸爸。人事部的告诉他,我是公司的负责人。

  我告诉李红的爸爸,李红从公司走的有好几个月了,深圳公司很多,你再去其它公司找一下。

  李红的爸爸对我说,李红已经八个月没有给他写信了,他特意从湘西过来找她。能不能让他进去找她。我再次对她说,李红真的走了。你要是不相信,我就带你进去看一下,你就好去其它地方找吧!

  我心想李红被我们浇灌到柱子里面他去那里找,所以就放心带他进来公司。李红的爸爸对我称谢。进公司里面,我直接带他就到了车间看见没有李红。就和我出了车间,他突然闭目有一刻时间,我心里是轻松的,心想,他没有找到人就应该要走了。

  李红的爸爸睁开了眼,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他的眼睛变了,变得非常的黑,黑的如一潭死水。他一个人走在前面,我跟在了后面,当时新厂房还没有完全竣工,还用木工板围住。他一下子就到了这个地方,他说要上去看看,我以厂房没有竣工为由危险不要他上去。

  李红的爸爸l突然流泪了,非常非常多的泪水。我心想他是为没有找到女儿而伤心。我正准备安慰几句。李红的爸爸已经不哭了。他似乎是对我说,又好像是对厂房方向说道,:“也罢,当初不听我的,要到外面的世界来看看。如今也只有这样了。”

  他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我突然感觉如坠冰窖。发自内心的寒冷。李红的父亲就走了。我也就彻底的放心了。添财从香港回公司,我告诉他李红的父亲来过。他也放心了。我对他严厉的说道,今后不准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然我饶不了他。

  公司新厂房完工,生意也非常的好。我们大量的招工,所有员工都搬进了新厂房。我和弟弟正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四楼仓库晚上有人看见一个红衣女子。我和弟弟都知道,就请法师到四楼做了一场法事。为了超度,更是为了心安。

  添财每天晚上就做梦,梦见李红站在他的床前,要她赔命。添财整晚整晚都不敢闭眼,人一下子变的憔悴不堪。我们找了个法师,依然没有效果。我母亲听说了这见事情,就到了黄大仙庙里。求了一个符。给添财送了过来。

  添财这下可以睡着了。但是他却生病了。开始是腿上一个红点,奇痒无比。有手轻轻抓,就流黄色的水,黄色的水流到那里,就痒到了那里。到医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第二天那痒过地方就大片的肉开始发臭,腐烂,最后长成蛆。

  找了许多名医,依然是束手无策。后来全身烂成了骨架,添财依然不死,添财死的非常惨。他是看见自己身体腐烂而死的,他的房间都是腐臭的。添财每天就生在地狱之中。他是真的生不如死。那种嚎叫到如今还在我耳旁一般。

  有一天添财非常清醒了,他告诉我,是她来了,我看见她在我旁边。哥我对不起你。

  后来我就处理厂房回到香港,我捐出所有家产,出家忏悔我的罪业。我从进庙门第一天起,就没有出过这个庙一天。我是作茧自缚。这是我的业报。我不怪她。我希望她找我们报了仇就不要伤及无辜。阿弥陀佛。

  慧明讲完了整个故事,口中依然口诵佛号。房间一片寂静。

  我们就告辞慧明准备会深圳处理这件事情,慧明就送我们出了庙门。我突然看见慧明和尚脸色变成一片死色。我喊道:“不好。”

  只见一辆大卡车从山顶疾驰而下,我已经来不急了,我看见慧明反而是一种解脱的神色,口中说道:“报了就了了。”

  大卡车从慧明和尚的身上撵了过去。慧明已经被撵成了肉泥,尸体就贴在路面上,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高叔叔看了就蹬在地狂吐。

  老神棍已经发怒了。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人。只见他双手空中比划,一种神秘的气息升起,一个光圈圈住了一团黑影,那黑影慢慢变化成一个小鬼的模样,在光圈里面使劲想挣脱光圈。

  老神棍一把抓过小鬼,口里说道:“告诉你的主人,我接下了。”手一使劲,那小鬼直接变淡,几乎就快没有了。手一松那鬼厉啸一声转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神棍对还在地上吐的高叔叔说道:“你马上打电话,让你公司人员全部放假,不留一个人,我们马上回去。”

  我们现在又到了玩具厂门口。贱人围着厂房转了一圈。只见他,手中法决不断。双手不停的抛下法器。片刻之间,一片金光升起,一座九宫锁魂阵法就摆好了。老神棍频频点头微笑。

  一个保安站在厂门口。看见我们来了就打开门让我们进去。老神棍也让那保安去休息。现在的玩具公司厂房里面煞气冲天。因为外面的九宫锁魂阵法,煞气不得外泄。厂房里面就阴风阵阵,隐隐约约听见鬼哭的声音。我们仿佛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一个老头蹒跚而来:“老邢?他怎么还没有走。”我心里嘀咕道。贱人却走上前说道:“你......”

  我急忙喊道:“贱人小心。”

  ;¤酷匠O√网xp首V发eI

  老邢一把扣住贱人的手,在天灵盖一拍一抹,贱人立即就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老邢的动作当真是如行云流水般快速飘逸,真看不出年老。

  老神棍冷笑说道:“李家家主李蔡宇,果真厉害,隐姓埋名在这里生活十几年。对个小辈下手,还真没有看出来。”

  那老刑现在的李蔡宇腰身一挺,仿佛变了一个人,从年老体衰变的生龙活虎的中年人。双眼精光四射。那还有刚才的模样。

  李家家主李蔡宇对老神棍说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青木道长。今天这个事情你最好是不要管。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说完,浑身就被一团黑气缭绕。

  老神棍道:“李家主你既然为女儿报仇了,为什么还要伤及无辜,我们都修道之人,你这样做就不怕有伤天和。”

  李家家主讥笑道:“为什么要怕,他们都是死有余辜,我从湘西来到这里,居然骗我不知道我女儿去那里了,一进厂房我就知道女儿已经死,还知道她的尸体在新修厂房里面,晚上我潜进公司,为我女儿招魂,她对我说了详情,我岂能轻易放过他。我乔装改扮进了公司,在公司四楼柱子上贴了聚阴符,为我女儿聚阴气养魂。一养就是十几年,我也是天天陪着我女儿。如果我没有修道,我女儿不就白死了。我当然不能轻易绕了他们,”

  老神棍叹息的说道:“既然为女儿报了仇,也让元凶死的非常惨烈。你就还不知道罢手。为什么还要害了杜助理和小艾张经理。”

  李家家主说:“养了十几年的魂。我当然想我女儿借尸复生,在这公司十几年就张经理,和小艾生辰八字和我女儿相符。都是极阴之体。尤其这个小艾更合适,而且还是处女之身,是最合适不过。”

  李家主说到这里怨恨的眼睛看着我:“要不是你徒弟破坏,我女儿已经复生了。当然杜助理是个意外,他是找我无意进我的房间看见了他不该看到的东西,当然不能让他破坏我的好事情,当然他就要死,现在不管是谁要阻止我女儿复生,我就要他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说: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