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看见我指的符篆说道:“哦,这就是你们的师傅青木道长画的,在我们店是畅销品牌。质量有保证,已经成了我们招牌之一了。”

  贱人同情的看着我,我的心已经跌成了七八块了。原来老神棍每次叫我多练习。画的我腰酸背痛。腿脚抽筋,筋疲力尽。原来就出在这里。他把我压榨符篆全部卖到了这里。

  老神棍从后面出来了。我盛气凌人如同捉奸在床的感觉,指着符篆对老神棍喊道:“师傅你看。”

  老神棍难得脸红一次,片刻就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模样。:“没有我的鞭策,你能进步这么快。”没有亏欠,没有我相像的忏悔,老神棍居然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咄咄逼人。老神棍我见过脸皮厚的,没有见过你如此“厚颜无耻”,简直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啊。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人的高度。

  我已经呆了。如同斗败的公鸡,彻底被老神棍打败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和老神棍交流了。老神棍走到我面前,拍了我一下:“走,回去了。”

  我们师徒三人刚走出聚仙楼,青云道长跟了出来,对老神棍说道:“道友,等二天有场拍卖会,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参加。”

  老神棍点头答应。我们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夜市之行。留给我难忘的印象啊!难忘但不美好。

  回到了房间。老神棍脸色阴沉。

  喂!喂!该我脸阴沉才对,你阴沉个什么鬼。肯定有什么重要事情发生。

  果然,老神棍给我们讲了湘西李家的事情。

  一提到湘西都会想起港产的鬼片,就会想到“赶尸人”,他成为很多惊悚电影的原型,从此广为人知。“赶尸”是湘西地区苗族的民俗,属于巫文化,和祝由科有关。“赶尸人”利用“秘术”,将客死异乡的人的尸体带回家乡,让他们入土为安。

  湘西苗族是最早发明兵器、刑法、巫术的民族;其中赶尸作为一种民俗事项,是巫术的一部分。“赶尸”,也与“蛊毒”、“落花洞女”一起,并称为“湘西三邪”。

  湘西李家是修炼的鬼道,收鬼,养鬼,也做“赶尸人”。李家高祖是一位修炼精艳绝伦之人,他博取湘西众家之长,创立李家自己的鬼道之秘术。打破了“赶尸”的活动范围基本限于在湘西山区。一般北至朗州(常德)不能过洞庭湖,向东只到靖州,向西只到涪州和巫州,向西南可到云南和贵州的说法。传说,这些地方是苗族祖先的鬼国辖地,再远就出了界,即使老司也赶不动那些僵尸了。他们李家可以在全国任何一个地方“赶尸”回湘西。因此李家在湘西一家独大。

  随着民智渐开,炸药的广泛使用排除了礁石,出现了现代公路和汽车,不信邪的汽船也开始搭载尸体。人们的乡土观念也淡化,入川的移民不再要求把尸体运回老家。“赶尸人”也被历史逐步淘汰了。

  李家虽然不做“赶尸人”,但是,会驱邪捉鬼,看地做法。也是财源广进

  现代李家家主李蔡宇只要一个独生女儿,后来,在80年代失踪。李蔡宇出门寻女也失去了消息。

  现在这个玩具公司发生的事情会不会和这个李蔡宇有关系。有关系那就有点麻烦。

  我突然记起高叔叔卖厂房的事情。我对老神棍说道:“高叔叔的厂房是从香港人手里卖的。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老神棍立刻就拨了高叔叔的电话,让他立刻打听香港人的消息,有消息就马上告诉他。

  大楷一个小时候后,我们房间有人敲门,贱人去开门,看见是高叔叔。

  高叔叔进了房间。坐在沙发上面,给我们讲了卖给他厂房香港人的事情。

  丹竹头厂房原来是香港二兄弟开的一家电子厂,生意非常好。开了一年以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弟弟突然得怪病,全身溃烂,奇痒无比,肉一抓,就掉了下来,最后就只剩下一个骨架,可以看见自己的五脏六腑了,人就是不死。天天号哭受尽无尽的折磨。家里请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

  有人说是中邪,他家花重金从南洋请来一个著名的降头师。刚一做法,那弟弟突然站了起来,双手已经没有肉了,只有骨头,他一下子掐住降头师的脖子,一口就咬住降头师的耳朵,硬生生给咬掉。最后好不容易逃脱。从此再也没有人敢给他看了。

  那弟弟最后从脚骨头开始一点点坏死,他是一点点看见自己死亡的。最后他只告诉他哥哥一句话:“她来了。”哥哥最后就买掉了厂房,在香港出家了。

  高叔叔讲完了这些,老神棍叹息说了声:“这是蛊毒,怎么有如此深仇大恨。”我和贱人也被这种蛊给震惊了。自己看见自己身体烂掉,精神身体双重折磨啊!这该是多大的仇恨啊。

  老神棍问高叔叔:“现在还联系的到那位哥哥不?我要去香港问清楚,好给你把根源都治好。你去安排一下。”

  高叔叔满口答应。就告辞而去。

  我问老神棍:“蛊毒是怎么回事情。”

  老神棍打开了话匣子,给我们介绍说道:“湘西的“蛊术”和泰国的“降头术”被称为东南亚两大邪术。放蛊几乎在湘西地区都有流传,蛊在湘西地区俗称“草鬼”,相传它只寄附于女子身上,危害他人。那些所谓有蛊的妇女,被称为“草鬼婆”,蛊有蛇蛊、蛙蛊、蚂蚁蛊、毛虫蛊、麻雀蛊、乌龟蛊等各种各样的蛊。蛊从小就要在自己人身上繁衍,靠自己的精血养育,当需要蛊服务的时候,就放出蛊去害人。蛊可以通过饮食进入人体引发疾病。患者如同被鬼魅迷惑,神智昏乱。有的蛊可以上天入地,成为蛊主的第二元神。现在已经失传了。只存在传说中了。”

  老神棍喝了口茶继续说道:“蛊不完全是恶的,也有好的蛊,这就如看你的本性了。人性善良恶的东西也会用到好的地方。人性恶毒之人好的东西也会用成坏的。”

  有钱人办事情就是效率非常快,三张香港通行证已经到了我们的手上。一会就来车子把我们接到飞机场,高叔叔早就在机场等我们了,我们坐了一架私人飞机,很快就到了香港,还没有来的及欣赏香港国际大都市的风景。一辆车几把我们拉到了一个庙宇旁边。

  我们进了庙,一个年轻的和尚给我们上了茶,就退了下去。一会就来了个胡须全白的和尚。他对高叔叔和我们施了一礼:“阿弥陀佛,高施主别来无恙。”

  高叔叔讶异的说道:“你是杨添福,杨兄吗?你怎么老成了这样。”

  老和尚平静地答道:“正是老衲,杨添福已经是昨日之事,现在老衲已经皈依佛门,叫我慧明就好了。”

  高叔叔说道:“慧明师傅,我今天有事情相求,请你一定要如实相告。”接着高叔叔把厂里的实情给曾经的杨添福,现在的慧明和尚讲了一遍。

  }看L正☆版gd章T节上酷…匠网

  慧明和尚脸上已经不平静了,他口诵佛号。口中喃喃说道:“她出来了。她怎么还不罢休啊。我弟弟已经陪命给他,我也受到了报应了。她怎么还不罢手啊!”

  老神棍对慧明施礼道:“无量寿尊,慧明师傅能否告知实情,助我降妖除魔。”

  慧明再次口诵佛号,脸色恢复了平静。给我们讲厂房的事情。

  大陆刚实行改革开放,招商引资,土地的价格就好像是白菜价格。政府的政策也是非常的优惠。我和弟弟杨添财就在丹竹头这个地方买了一块地,盖了厂房。开了一家电子厂。

  那时候大量的务工人员到深圳,人员过剩,人工工资非常低,政策优惠,简直就是在捡钱。我们不到一年就积累了大量的资金。继续扩大生产,招了大量的工人。

  一般都是招大量女工。女工好管理。这批女工里面有个女孩叫李红的,长的非常漂亮,最爱穿一件红色衣服。有一种神秘的美,公认我们公司第一美人。那时候厂里女工非常多,我弟弟有点好色,一勾引女工。都会陪他上床。我想只要你惹麻烦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这个李红的出现就深深吸引了我的弟弟,弟弟无数次的暗示只要陪他上床,给钱,给个主管的位置。这些条件以前在公司任何一个女孩身上都是百试不爽的。可是用在在李红身上都不答应。

  弟弟无计可施,就在一天晚上,他对李红说要资料,把李红带到还在修的厂房里,强行给奸污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情,李红死了。原来在推搡的途中,李红倒地后脑撞在地上一个钢筋头上。弟弟见死人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做了我这辈子最错误的举动。

  我想到家中八十的老母亲。就和弟弟把李红的尸体抬到四楼,当时还在施工,就把尸体浇灌在一个柱子里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说:

写了这么多了,希望有喜欢这个故事的人点击,收藏。推荐给好朋友。嘉陵月色在这里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