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史阿姨千声万声感激声中我们三人出了医院。我手机响了,我接起电话,电话里传出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帅哥,你在那里?”

  我奇怪的问道:“你是?”

  电话里传出:“我是杨伟。”

  原来是他。“阳痿”哥,我回答道:“我在医院。”

  “阳痿”立马说道:“你别走我马上就到。”

  A酷jA匠:网K‘永。L久免$费r看小$说^

  我刚挂掉电话,一辆酷炫黄色的跑车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杨伟探出了头,只见他戴着一个大黑色墨镜,对我们喊道:“帅哥,贱人上车。”

  我和贱人上了车,“阳痿”对张孃孃用四川话说道:“张孃孃我就不陪你了。我们走啰。”

  张孃孃笑骂道:“瓜兮兮的,小伟你开车开慢点。”

  随着一声轰鸣声,跑车就快速出发了。阳痿一摘下墨镜。我靠。我对“阳痿”说道:“伟哥,你是要去参加化装舞会舞会吗?”说完我就哈哈大笑。

  贱人却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他们可真是有同病相怜啊。似曾相识的画面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真有点相信贱人的父亲和阳痿的父亲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阳痿哥他那一对乌黑的熊猫眼。也是那么均匀的布局。也是那么合理的安排在阳痿的脸上。

  阳痿被我笑的脸红了。他苦着脸对我说道:“帅哥你就别笑我了,我从局子回到家,一进家门。迎面就是老头子二拳,我还没有反映过来,老头子可真下的了手啊!不就一千万吗?”

  我对他说道:“老头子没有把你撵出家门就是好事了。一点皮肉伤算的了什么。”

  阳痿也唉声叹气的说道:“是啊!老头子说,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就只有自己踏踏实实的干才是真的,不要相信一夜暴富的事情,你要是真正做生意亏了,我还认可,你就凭别人说你就敢弄一千万进去。哎我也是上当了好不?老头子太狠心了,叫我怎么见人。”

  我对阳痿说道:“我们现在去那里?”

  阳痿笑着对我说道:“老头子让我好好的谢你们。今天是奉旨出来玩的。”

  我同情的看着阳痿:“你这个鬼样子出去玩?”

  阳痿无奈的说道:“那有什么办法,现在老头子放我出来就是恩赐了。怎么还敢挑三拣四了,你们走了,我就要禁足。”

  我叹了口气:“算了,送佛送西天,我好事做到头吧!你路边停车,你去买瓶矿泉水来。”

  我话音刚落,阳痿一个急刹车,阳痿绝对有短跑的潜能,那奔跑的速度绝对和博尔特有的一拼。只见他以百米速度冲向了路边一个便利店,再以百米速度冲了回来。在我和贱人惊讶的,还没有回过神的目光中把矿泉水递给了我。他还带着希翼的目光看着我。

  我半天才回过神,艹!人的潜能是无限大的,这句话真他妈的太对了。阳痿哥就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啊。

  我接过矿泉水,对着矿泉水画了一道符,递给了阳痿,对他说道:“喝下去。”

  阳痿接过矿泉水就喝。在阳痿惊讶的目光中,他那一对乌黑的熊猫眼慢慢就消失了。贱人问道:“帅哥你什么时候会这个术法的。”

  我顺口回答道:“我学术法就会了。”

  我心中突生一个念头:“要遭。”

  贱人已经掐住我的咽喉,口中恶狠狠的说道:“你既然早就会了,为什么那次我被我家老头子打成一对乌黑的熊猫眼,你不给我画道符,让我在学校丢人现眼,在同学们眼中抬不起头。”

  我泪水流了出来,我心中狂喊道:“不吹牛会死人吗?你个贱人还不是吃垮我的小金库啊!!”

  跑车慢慢停在一个高大的建筑物面前,一个门童飞快的跑了过来,给我们打开了车门,阳痿派头十足从皮包里里面抽出张百元大钞给了门童。:“谢谢杨少。”并把车开走了。

  只见一个高大霓虹标牌,上面几个大字“六月狂潮”。哦!原来带我们到酒吧来玩。门前全是年轻人进进出出。灯红酒绿。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歌声传来。

  阳痿带我们刚进了酒吧,一阵香风飘了过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哟!杨少,你好久都没有来看你红姐了,今天怎么有空来啊!”

  出现在我们面前是一个魅力十足的女人,只见她瓜子脸,弯曲的眉毛呈现弧型,从眼的开始部分长长的到达眼尾位置,像月牙儿,眼睛笑时,两道弯弯的月牙眉毛,十分勾魂,眼尾稍向上翘,眼睛水汪汪,四周略带红晕,眼神似醉非醉,带着一股女人气息,带给人一种朦胧而奇妙的感觉,会令人心荡意牵,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杀伤力的女人。

  只见她落落大方挽起了阳痿的胳膊,眼睛朝我们一扫,面带笑意的看着我们,:“恕我眼拙,这二位公子不知道是那家的公子,我怎么没有见过?杨少你还不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说着话已经把我们带进了一个豪华的包间。阳痿对我说道:“来红姐,这个是帅哥张帅。”又指着贱人说道:“这个是李健仁都是我的好朋友。这位是红姐。她可是个女强人。”

  红姐听阳痿喊我帅哥,她浪迹夜场多年,心思剔透玲珑,最会的就是察言观色。她知道这些有钱的公子哥哪个不是眼高于顶的样子。现在阳痿对我推崇备至毕恭毕敬阿谀奉承的样子,早就知道我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她立刻伸出手握住我的手:“原来是张少李少,希望今后多捧捧红姐的场”

  随后叫来了一瓶酒,给我们三人一人道路一杯。她优雅的举杯说道:“今天这瓶酒我请了,算我给张少李少接风。来干杯。”说完豪爽的一饮而尽。

  “好。”杨伟叫道。我们三人也干了。红姐说道:“你们喝好吃好。我失陪一下。我出去招呼一下其他的客人,你们也什么需要,就叫服务员,我等下再来。”

  “好的,红姐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们。”我对红姐说道。红姐告辞而去。

  一会服务员就进来,摆满了佳肴美酒。阳痿对我们说道:“帅哥,我们人太少了,玩不尽兴,我找了几个朋友过来,一起玩可以吗?”

  “我没有意见。”

  阳痿就打电话“你们几个死那里去了,怎么还没有来啊!我们在1918包间”

  不一会的功夫,包厢们被推开,进来了了三男三女。其中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男孩问道:“阳痿,你今天怎么还敢出门啊!我家老头子告诉我,你差一点损失一千万,你家老头子没有禁你的足。平时看你不是傻子,怎么上这个当。”

  他一说完,其他几个都哈哈笑了起来。

  阳痿脸一红,他说道:“哥们,这事到此为止,谁要再提一千万,就不要怪我翻脸。”

  阳痿接着说道:“今天我请大家出来,就是给我帅哥和贱人兄弟接风洗尘的,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群人进来的时候都还没有注意到我,现在看见我坐在主要位置上面。旁边是贱人。现在又听阳痿喊我帅哥,都认真的打量我。我微笑示意。

  阳痿指着我说道:“这位就是我帅哥张帅,旁边也是我好兄弟李贱人。”有钱人就是会说,我什么时候就成了他的帅哥了。

  众人都点头示意,应付了事。

  染红色头发的年轻人突然道:“阳痿,这位兄弟是不是就是帮你找回那一千万的高人。”

  阳痿暗暗对他点头,红色头发年轻人几步跨到我面前握住我的手真诚的说道:“久仰久仰!帅哥我叫周成,请你今后多多关照。”其他几个也不是笨人,当然也上前和我贱人相认识。我帮阳痿找回一千万的事情,一下午就在小圈子里面都知道了。

  这下子,真正的其乐融融了,大家坐好以后。刚才在医院的确也累了。都是年轻人,都没有什么好客气的,立刻开动。气氛是好极了。称兄道弟的,一会就混的像是多年的朋友。都对我和贱人敬酒。谈天说地好不热闹。

  菜肴一道比一道精美,服务员也一个个轮流上菜,这是出名的酒吧,当然服务也是周道极了。服务员都是漂亮的女子。身材都是超好的。

  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小姐端着一个盘子走到了我的面前。把一盘菜放在了我的面前,温度好低,冷气开的太足了,我都感觉肌肤起寒栗的感觉。我正准备叫服务员把冷气调一下,突然,心升寒意,一把锋利剔骨刀,已经刺向我的心藏。

  说时迟那时快,我急忙一个后仰,可是后面是墙壁,贱人已经喝的眼色迷离,看见我情况危机,他手中正端着一个酒杯。他急忙把酒杯向那服务员打去。那服务员根本不躲。酒杯在她身上裂开。那服务员就稍稍退后了一小步。

  众人还没有反映过来,都呆呆的望着我们。我就是要了这退后一小步的时间,我手中一挥,一个圆圆的光圈形成,那刺向我的剔骨刀一点都不能刺前半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