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奇怪的符

  当我观察张经理的时候,在6月天里居然在还穿了个外套。她眼眶呈现淡淡的黑色。这是严重睡眠不足。脸色是一种病态的苍白。印堂发黑。整个人都感觉有一点点冷。

  我暗中奇怪,都衰败成这个样子,居然还没有倒下,真是奇迹。难道她运势强盛,支撑了这么久?我再次认真观察张经理的时候,当看见她脖子上戴着一个佛像,我才恍然大悟。那玉佛像正发出淡淡的灵光,就是这玉佛像在支撑着张孃孃。现在这灵光就像是风中的蜡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感觉。我想:这灵光消失就是张经理死亡的时候。

  我对张怀燕说道:“这次麻烦你了张经理。你脖子上这块玉佛像不简单啊!我可以看看吗?”

  张怀燕笑道:“别张经理张经理的叫,就按我们重庆叫法,就叫我张孃孃就可以了,刚才是丽丽打电话给我了,你们是同学,让我好好照顾你们。就别那么见外的叫。”说着话,就从脖子上取下了玉佛像交给了我。

  我接过一看,这是一块画了符的佛像,一看就是上了年代的东西,这是一块带有灵气的玉石,在玉石上面画了符可以百年不毁。可惜现在佛像已经有个口子了,应该是帮主人挡过几次大灾难。如今被这怨气天天侵蚀已经都快要把灵气消失殆尽了。

  张孃孃看见我看的仔细在旁边说道:“这是我外婆传给我妈妈,我妈妈再传给我了,我一直舍不得取下来的。”

  现在玉符在我手上,这也是个缘分,就送张孃孃这个机缘吧。我口中轻颂。咬破右手食指,挤出一点血在玉佛像上面,就如久旱遇甘露一下子就吸收了。我临空在玉佛上面画着几个符号。那佛像整个焕然一新的感觉。连那道口子都不见了。

  张孃孃看见我做的一切,在看玉佛像好像是焕然一新的感觉:“咦!这佛像怎么好像变新了。感觉比以前更有光彩了一样。”

  我擦擦头上的汗,把玉佛像交给了张孃孃并对她说道:“你今后就不要取下这个佛像。你这段时间时间是不是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光做噩梦。还是不是感觉特别的冷。”

  张孃孃带上了玉符,一种灵光闪动,印堂的青黑逐渐褪去都变淡了。

  她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是啊!只从碰见了红衣女子以后,我每天晚上就做稀奇古怪的梦,梦里面总看见一个红衣女子,总是看不清楚她的脸。朦朦胧胧又像是真的,又像是假的。总感觉她在我的旁边。我闭眼,她就出现。还梦见杜助理让我救他。一晚上就是在半梦半醒之间。”

  她停顿一下继续说道:“这几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每天都感觉特别的冷,去看医生也没有感冒,就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说着话,电梯就到了,张孃孃就带我们去物料仓库。

  一上电梯,张孃孃就说:“现在我怎么感觉不冷了。”说完话,就把外套给脱了。

  还能冷?我是极阳之体,血是至刚至阳。我在玉佛像上面也是画了道符也是驱邪之物。说简单一点点,现在她的玉符都可以当成法器了。她身体也只是沾染了一点点阴气。现在双管齐下,还不驱的干干净净。当然阳气就慢慢升起来了,所以就不觉得冷了。

  很快就到4楼,一下电梯,我们就感觉一阵阴气。物料仓库很多地方长年不见阳光,就只有发物料的一个小办公室开着窗。现在经过红衣女子以后。物料仓库到了4点就没有人值班了。

  张孃孃就指她在那里看见了红衣女子,她怎么跟进来,又怎么衣服被撕破了,发现自己站窗户面前。

  贱人说道:“张孃孃,你那天是幸运的,要不是铁钩把你衣服撕烂,露出你的佛像,那天你就是跌楼而死了。你那玉符是一个前辈高人画的。今天帅哥给你重新弄了一下,你都可以当传家宝传下去了。你今天晚上就高枕无忧了。今后就不要担心邪事了。我们帅哥做的符在我们圈子里面都是屈指可数的,连老神棍,不,我们师傅都是点赞的。”

  我轻踢了贱人一脚,当然也是默许他的说法。记得当初学画符篆,老神棍对我们几乎达到了变态的要求。稍微一错就会受罚,伤不起啊!我要在这里对老神棍必须提出严厉的批评和谴责。

  说起符箓,那不是一般的难画。那是相当的难画。对人的精.气.神.是一种精确的考验。人必须要全神贯注提神凝气一气呵成,一走神那就废了,又要重新画,想起就毛骨悚然。

  我刚开始画符篆的时候,失败,失败,再失败。都没有成功!接连几张都是在要结尾的时候一笔没有勾成,而功亏一篑。

  我再次集中精神,全神贯注心中只有符篆的形象,和对老神棍对符篆的解释,这是沟通天地鬼神和大自然的桥梁,是你对道法的诠释。那一刹那我顿悟符篆的意义。于是我挥动符笔如行云流水般在符纸上画下了我成功的第一张符篆。闪发出淡淡的灵光。

  老神棍频频点头。眼放进”金“光。口中喜道:“不错!不错!”能不错吗?我后来才知道老神棍第一张成功的符篆是在15天后才画成功的。当时师祖还夸他是奇才。今天他看见我画十多张居然成功了,他能不夸奖吗?

  符篆的成功画成却就是我苦难的开始,后果是老神棍从此以后再也不用画符篆了。难怪老神棍一看见我画符篆成功,就眼冒“金”光。原来老神棍在这里等我。他所有要用的,要卖的符篆都是我代劳了。简直期诈,不!是赤裸裸压柞我这个童工。

  张孃孃被贱人说的脸色都变了。心里暗自庆幸。现在听说玉佛像重新被我画了符篆,的确也有效果,不由衷心说道:“谢谢你张帅。”

  我们在仓库里面走了一圈也看不出什么。倒是在一个角落里面我发现几张符引起我的兴趣。我问道张阿姨:“这个符是你们贴的吗?”

  张孃孃回答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知道这个符什么时候贴的,发生事情以后,找了几个风水师过来,一来四楼做法就被一阵阴风吓回去了,都说太厉害,就走了。”

  那是什么时候贴的了,看这个符纸黄色都已经返白了,应该是贴的有些年头了。只有上面的符画却依旧鲜艳如初。

  看见我在思索,张孃孃说:“你等下我找个人来问哈。”

  就打电话给前台,不一会就上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个子不高,头发花白。感觉太消瘦了,风一吹就能吹跑的感觉。他看了我们一眼,就对张阿姨说道:“张经理你找我有什么事?”

  “老刑,你是公司的老员工,公司刚开你就进了公司,你一直守仓库。你来看这个符是怎么回事情。”张阿姨指着贴在角落里的符纸问道。

  老邢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符纸说道:“这个符应该是高总买这房子的时候就有了,当时,其它楼层都装修了,就4楼没有装修,因为4楼计划做仓库。就没有装修。应该是以前贴的。”

  张孃孃对老邢说:“老邢这里没有其它的事情了,你就回去吧!”

  老邢看了我们几眼,就转过头走了。我盯着那老邢,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在黑色的仓库外面。

  张孃孃接着给我介绍说:“这个厂房是香港二弟兄买的,当时这二兄弟经运好好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就不做了。就转卖给你高叔叔了。”

  我问张孃孃:“现在还能不能联系到香港那二弟兄。”

  张孃孃说道:“这个要问你高叔叔了,我没有联系的号码。”

  看i'正Tr版章节o$上酷匠J…网lR

  我继续问道:“那个昏迷的女生现在好了没有。”

  张孃孃叹口气说道:“好什么嘛!都昏迷了十几天了,怎么刺激也没有醒。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贱人说:“先去看哈杜助理死了的洗手间。”

  张孃孃就带我们到了三楼洗手间,洗手间里面很干净,一个保洁阿姨坐在门口休息,看见了我们过来,看见张孃孃,就站起来说道:“张经理,你亲自来上洗手间。”

  张孃孃笑道:“李大姐,你说话好笑人哦。我不自己上,你给我上。”我们四人都笑了起来。

  “李大姐,你在给这二个帅哥讲哈杜助理的事情。”

  李大姐听见说杜助理脸便露惊恐之色。但是还是给我们讲了她知道的一切。我们也问了几个细节。

  现在这个洗手间几乎都没有人上了,都情愿跑2楼员工的厕所去。

  我和贱人进了男洗手间,我们四处查看,我们推开最后一道门的时候,现在这里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丝印记。突然贱人说了声:“我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