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电话,杨伟已经坐不住了,在贵宾室走来走去,手里紧紧握住手机。脸色从开始苍白逐渐恢复一点点血色。

  贱人仍旧不屈不饶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老神棍,贱人,你难道想用眼神感化铁石心肠的老神棍。老神棍根本就没有甩贱人一眼,至于嘛!贱人,想用眼神就让老神棍感化,让他良心发现,那还不如相信母猪可以上树。你,你,你就做你千秋大梦吧!

  死马当成活马医!我也用我哀怨的小眼神看着老神棍。希望他良心突然发现。能分得我们一瓢羹。

  也许我们怨气的眼神惊天地动鬼神了。老神棍突然睁开了眼,我们俩交换一下眼神,暗自高兴,有门!!!

  老神棍说道:“小帅,建仁。”每次老神棍这样喊总感觉怪怪的。小帅贱人,贱人小帅,都感觉不爽。

  我们两个立马跑到师傅面前,面带恭维,脸露春天般的微笑,齐声答应道:“师傅。”

  老神棍一句话把我们从春暖花开的春天直接甩到了寒风凛冽的冬天。

  “时间差不多了。准备一下。根本不提十万支票的事情。”

  我心中哀怨:老神棍不带你这样玩的。贱人一闪,差点一个马趴摔在了地上。接着就呆如木鸡坐在了椅子上面。

  我们顿时如斗败的公鸡败下阵来。我更加坚决相信了刚才自己的判断是准确无误的:要想老神棍良心发现不如相信母猪能上树。

  阳痿手中电话刚响,阳痿立马就接了起来,他口里答应着,脸色越来越轻松,越来越好,逐渐变得赤红,我还真害怕他一下子来个脑充血就麻烦了!

  这个时候刚才的酷司机走进贵宾室对高丽丽说:“小姐,该上飞机了。”

  我靠!原来老神棍是说这个时间差不多了。

  阳痿已经接完电话,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快跑到我面前,拉起我的手,满脸“鸡冻”:“大师,这次可要真正谢谢你了!感谢的话我也不说那么多,今后有用的到我的地方,你说话。”

  阳痿一口一个大师,我听的就要起鸡皮疙瘩了,我急忙说道:“别大师大师的,你我年纪差不多大,就喊我名字就好了。”

  “那怎么敢,这样吧,我就叫你帅哥吧!”

  “随便你。”

  我踢了一脚还在发呆的贱人:“走吧!上飞机了。”

  贱人口里喃喃的说道:“十万就这样没有了,我看都还没有看过。”

  我去。

  很快就到了深圳的机场,深圳又称“鹏城”,位于珠江三角洲东岸,中国四大一线城市之一,国际重要的空海枢纽和外贸口岸;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经济特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已是中国南方重要的高新技术研发和制造基地,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

  ¤◎酷匠&网7r永久。~免费看,%小说2√

  一下飞机就有一辆黑色的大奔直接把我们接走,阳痿也被一辆车给接走了,当然是一辆警车,他是要去录口供的。走的时候再次拉住我的手,并把电话号码给了我,办完事情一定找他,在深圳的一切都是他陪。我心里嘀咕,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三陪”。其实重点就是他最后一句话,在深圳的一切费用他包了。这句话才是重中之重。开始那么一大堆废话干嘛。

  大奔直接把我们拉到了一个环境优雅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是一个高档次的会所,一却都是精心设计,处处透露出典雅高贵。会所门前一个大大池子,里面盛开着粉红色的荷花。池水里面几条锦鲤自由自在的游动着。形成了玉带环腰之势。这是一个招财的风水局,很显然是得了大师的指点。

  一片青青的翠竹林,竹叶碧绿青翠,给人以清新的感受,并且,竹林旺盛的生命力也有事业节节高升的美好寓意。白色石头铺成一条“S”形之路,又名“之”字形。伸到竹林深处,这也是有讲究的。这条路当主旺财,它像河流,这条“之”字形路也就叫水路,水形的水路最为利财,而水以弯曲为吉。古语有云:“九曲入名堂,当朝宰相。”可见房屋大厦门前向着之字形的道路或者河流,都是有利于事业和财运的。

  在竹林前面一个威严的中年人,看见我们下车,立即上前,高丽丽一见中年人:“爸爸,青木道长来了。”

  这位就是高叔叔,久居高位形成的气场很是威严的,他对老神棍说到:“今天公司有事情,走不开,让小女前来,多有失礼,望道长不要见怪啊!”

  说着话,就把我们引进了会所的一间包间。会所里面闹中取静,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喝着好茶,高叔叔说道:“青木师傅,这是我开的一家会所,这风水如何?”

  老神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没有说话,斜了一眼贱人。

  贱人到现在还没有从十万元中清醒过来,脱口而出:“十万元。”

  我和老神棍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来。

  高叔叔皱眉:“什么十万元?”

  我说道:“是你给风水师的红包。”

  高叔叔笑道:“是给过一个红包十万的。小师傅不错。你看这个风水有什么问题。”

  高丽丽在旁边答言道:“爸爸,这二个小师傅,是我小学同学。”她指着我说:“他是张帅,另一个是李建仁。刚才张帅可是帮杨伟找回来一千万啊。”

  “这还是真巧,嘿嘿,你就是张帅,刚才老杨已经给我打电话了,老杨气的七窍生烟了,扬言要打死他那臭小子,还请我一定要把张师傅请他家去玩。小帅那你说说这个风水好在那里。”

  “前面荷池腰缠玉带,之字形开路,都是利于财路广进。翠竹推运。生意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听到这里高叔叔面带得色。这可是他花大价钱从香港请过来的风水大师布置的,岂能不好。

  我继续说道:“这庭内也设计的非常好,可是,就有一处遗漏了。”

  高叔叔问道:“此话怎讲?”

  “高叔叔,丽丽母亲是不是有时候清早起来的时候爱眩晕。”

  高丽丽奇怪问道:“张帅,你怎么知道的?”

  我指着会所外面一个圆形的水池说道:“这个池子当时应该没有按风水师的要求来做的,池子过大,你们现在看那个水池返射的光。”

  众人就随着我指的方向,只看见水池返射的阳光照进一个包间里面。

  高叔叔问道:“这有什么说法?”

  我笑道:“这光斑返进屋里,对主人不利。因此伯母爱眩晕。我想那间包间生意也不会很好。”

  高叔叔按了一下铃声,一位西装革履的人进来。:“董事长有什么事情?”

  高叔叔指着水池边:“许经理,那个包间平时上客如何?”

  许经理看了一下那个房间:“董事长,那个位置是1048包间,那个包间很难得有客人。”

  “好了知道了,你下去吧。”

  高叔叔笑眯眯的问道:“小帅,不错,那你说现在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高叔叔,很简单,在水池前面载一排翠竹,遮住光就好了。”

  “青木道长,名师出高徒,受教了。”

  有钱人又来这一套,我是百看不厌的。高叔叔潇洒从口袋拿出一张支票,唰唰填了几个数字,又是一串眼花缭乱的00000.“小帅,这点小钱你和建仁拿去喝茶。”又是个十万支票。

  一看见支票,贱人立马长了精神。

  我本想推辞几番,最后在做无奈状收下。这样倍有面。当我转头看见老神棍,我立马改了注意。我迅速接过支票装进口袋,“谢谢高叔叔。”我看见老神棍悻悻的收回了手,我悄悄对老神棍和贱人比了个剪刀手,贱人眉开眼笑的对我竖起了大拇哥,“干的漂亮。”

  我洋洋得意喝茶,老神棍发话了:“无量寿福,高施主厚爱,小徒受之有愧。我代小徒谢过施主,沿海发达地方,我怕小徒在这红尘中迷失方向。还是我代小徒收好支票。小帅把支票交给为师保管吧!”

  要遭,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抢劫。我心中已经把老神棍砍成了肉酱。

  高叔叔答道:“是我考虑不周,青木道长说的是啊!”

  所有人的眼光都看着我,苍天在上,你怎么还不降雷下来?

  别了我的支票!还没有感染我的温度和气息就要和我说再见的支票!别了!

  我手里紧紧捏住支票这一头,老神棍拿着支票的另一头,感觉就如海峡。久久舍不得松手

  “师傅,这是支票。”

  “知道。”

  “师傅,这是十万的支票。”

  “知道。”

  “师傅!你一定要好好保管。”

  “知道。”

  .......师傅把我的手指一个个从支票上面搬开。支票真正的离我而去。

  师傅轻飘飘看了我和贱人一眼。对我们做出一个剪刀手手势。

  贱人毫无节操的又哭了。你怎么可以哭,高丽丽还在这里。

  不管了,我也要哭。我再次泪如雨下。

  高叔叔问道:“小帅,你怎么了?”

  “我感动,师傅对我们太太太太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