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神棍话音刚落,贱人就像是一个卖笑的,一丁点都不矜持,毫不犹豫就给老神棍笑了。

  老神棍可真偏心,哈哈哈!他是偏向我这个大徒儿的。他给了我一串手珠做见面礼,却只给了贱人一块画了符的红布。注意哈!可不是太乙真人给哪吒的混天绫。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人啧啧称奇,一个穿的很时髦的妇女说道:“大师,能不能也给我一块红布,我儿子也爱夜哭。”

  老神棍轻飘飘斜了一眼时髦的妇女:“一块5000你要吗?”

  “你不是也白给他们了一块吗?出家人慈悲为怀......”

  老神棍蛮横的打断时髦的妇女的话,霸气的说道:“我的地盘,我做主。我愿意给谁就给谁,你不要可以走。出家人也是要吃饭的。”

  所有的人都安静了。李叔叔一听一块符布就要5000.真牛。撺掇我父亲同意了拜师。

  就这样我们的师傅老神棍就在我们俩刚出生就相认了,我也就成了贱人的师哥。想起都泪牛满面啊,到现在贱人都没有喊过我师哥,还敲诈我卖东西给他吃,还有一点点王法吗?还有一点点天理吗?我只有说建仁真是个贱人。

  后来老神棍告诉我们,我是先天的阳体,可是眼睛却是阴眼,天生阴阳同体,又生在阴时不修炼那就是糟蹋了上天给的好身体了。

  |看正版&章h节9#上酷z匠_网U√

  贱人却是先天阴体,本来男人是阴体不好,可是他生的时间正好是极阴之时,反而就成就了他的好命格。

  他先天阴眼可以看见鬼,他是阴体更招鬼。他看不到漂亮鬼,全是非正常死亡的。什么缺胳膊,断腿的,半边脸的。到处都是血淋淋的。

  现在又在医院,医院是个极阴之地,死人最多的地方,他能不哭吗?他是吓的啊。那个看见那些脏东西不哭。

  而我,却是相反,我是极阳之体,神魂是阳刚炙热的,一般冤死的都不敢往我跟前来。我看见的也就是死的安详人的模样,和活人都没有一丁点区别。我当然不怕了。

  6月如火如荼的高考一结束。第二天我还在睡梦中,电话铃声如催命鬼一般在床头响起。我闭着眼接起了电话。

  “喂,是谁啊!”

  耳边传来老神棍和蔼可亲的声音,我睡意全消。我都听的起鸡皮疙瘩,这个催命的人来了。那次都是让我和贱人疲于奔命。一听这声音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小帅啊!我马上就要你们小区门口了,你快点准备下来了。今天就出发了。”

  那和蔼可亲的声音居然让我一阵恶寒,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草,这段时间考试居然忘记了答应老神棍的事情。电话里面继续响起老神棍那如沐春风的声音:“小帅啊!你要把我们的行头都要穿上。”

  我小心翼翼插话道:“师傅,可以不穿吗?今天要做飞机啊!人太多了”

  老神棍依旧是那么和蔼的声音说道:“当然可以不穿。为师是最讲民主的,当然,提成也就减半。这个就看你们自己了。”

  我顿时熄火。我朝电话里的老神棍比了一个鄙视的手势,迅速的关掉手机。找出行头穿戴起来。

  望着镜子里面穿戴一身的我,狗屎黄颜色的道袍,戴着亮晶晶的冠簪,登着白布袜和船形的“云鞋”。与现代的情趣相去甚远。电视里面看见道士的装束看起来真有离尘脱俗、飘飘欲仙之感。再看老神棍给我准备的。我真有一种拿头撞墙的感觉。可是一想到提成也只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

  唉!看样子出去又要“惊世骇俗”了。一到客厅,马小姐看见我这样穿戴:“儿子,又要和师傅出去啊!要注意安全。”

  我无奈的点头,马小姐可是老神棍忠实的粉丝。对老神棍可是毫无条件的选择相信。各位看官今天时间太紧了,下次有时间在给大家说说马小姐是怎么相信老神棍的。

  我找了一件黑色的风衣,戴着一个大的蛤蟆镜,站在镜子前面。嗯,还不错,隐约还透出酷酷的感觉。嘿嘿,还有点像《黑衣人》。

  到了小区门口老远就看见老神棍,哎!还是不得不说老神棍的却有点本钱的.你看他白色头发束成盘髻,再用玉簪别住。三尺长的白色胡须。穿着青兰色的道袍。整个装束看起来真有离尘脱俗、飘飘欲仙之感。

  当看见一个大框墨镜在老神棍脸上的时候,整个美感都没有了。唉!老神棍不去天桥摆摊算命那可真是糟蹋他这身装束。

  贱人已经站在老神棍后面,哈哈,我们师兄弟真是心有灵犀啊。都是黑色风衣严严实实把狗屎黄的道袍给遮住,都戴着超大的黑色蛤蟆镜。把自己整的跟个明星出门似得。

  老神棍远远看见我就喊道:“小帅。快点。”

  我吓了一跳,急忙四处张望,现在还是清晨还没有几个人。急忙几步跨到老神棍面前。轻声说道:“师傅,你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吗?”

  小区马路上,一辆黑色大奔招摇停在门口,老神棍骄傲说道:“上车吧!”

  我心里暗叹:“待遇挺高的。”

  一路风驰电掣般到了机场。本来大奔就引人侧目,一下车,司机戴着墨镜在前面带路,老神棍走在中间,我和贱人走在后面,一身黑色风衣,超酷黑色蛤蟆镜遮住了半边脸。就如同保镖一样。要不是头戴着亮晶晶的冠簪,显得有一点点滑稽。其它就堪称完美了。行人纷纷停足观看。6月天,本来就热,我们穿的也厚。现在在侯厅室,冷气很足。但是我和贱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汗如雨下。

  酷司机直接带我们到了贵宾室。一到贵宾室我有了想买块豆腐的心了。我撞死算了。

  贵宾室就二个人,一位姑娘,一个小伙子。姑娘气质如兰,淡雅如菊。穿着白色的连衣裙,黑黑的头发绑着一个高高的马尾。正恬静的看着书,小伙子长的英俊潇洒,当然比起我来.....

  姑娘是我熟悉不能在熟悉的人了,她是我小学同班校花高丽丽,从小学毕业以后都没有见过,真是女大十八变,现在更加是亭亭玉立,看官一定知道我给她写情书的事情,被老师抓住,五十个字的情书居然四十个错别字。那是我小学的疼。

  到现在我还记得情书是这样写的。

  丽丽: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像一块磁铁一样,把我给吸住了。我时时刻刻都被你吸住了。挣也挣不脱,我很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我天天给你买糖吃。

  现在在这样环境下见面,你们说我是不是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师傅已经进到贵宾室里面,我还在门口,在看地面。贱人奇怪道:“你怎么还不进去?你看地面干什么?”

  我没好气的回答:“我在找地缝。”

  “找地缝?找地缝干什么?”贱人已经摸不到头脑。

  “好钻进去。”

  “为什么?”

  “你看那姑娘是谁?”

  贱人认真一看。:“晕,是高丽丽。她怎么在这里?”接着贱人嘿嘿的笑道:“帅哥,你现在可以再续前缘了。”

  我怒骂道:“滚犊子,我们现在这一身怎么见人。害人不浅的老神棍。干嘛非要穿这样的行头。”

  看见有人进来,高丽丽站起来,司机对丽丽说道:“小姐,人带来了。”

  高丽丽对老神棍说道:“您一定是青木师傅。家父让我在这里等你。我叫高丽丽。就您一个人吗?”

  老神棍行了一个单手礼:“无量寿福,我们是三个人,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转过头来看我们,却看见我们还在贵宾室门外,老神棍奇怪的问道:“你们怎么还不进来。”

  我们俩还在那里磨磨蹭蹭磨磨蹭蹭的,都没有动。最后还是我一咬牙一躲脚,心里一横。下定决心,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我一脚踹在贱人的屁股上面。把他踢到老神棍面前。

  贱人还没有反映过来,已经在老神棍面前。老神棍再次对高丽丽说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高丽丽已经伸出手说道:“你好,我是高丽丽。小师傅怎么称呼?”

  贱人心里已经把我处死了几百几千回了,估计在贱人心里我已经是千刀万剐了。已经体无完肤。

  贱人已经无耐摘下墨镜,笑的比哭还难看:“你好,高丽丽。好久不见。”

  “你是?”

  现在贱人更尴尬。就不知道怎么接。

  突然高丽丽一把抓住贱人的手说道:“你是李建仁,真的好久没有见了,你变帅了。”

  “对,你也变的更漂亮了。”

  不好,我突然心中一惊。

  果然,贱人眼睛咕噜咕噜转,他话锋一变:“丽丽。你的,曾经的,仰慕者现在看见你都不好意思进来了。”

  高丽丽笑道:“少瞎说,我们就只是小学同学,我那里有什么仰慕者。”

  “没有吗?你再想想。”

  刚才和高丽丽坐在一起的小伙子也竖起了耳朵在听了。

  在不主动就被动了。我急忙快步走到高丽丽面前。热情洋溢的说:“老同学你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