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末,包裹着夕整个童年的家被分割成无数个部件,裝上了一辆漆色斑驳的蓝色柴油大卡车。卡车在狠狠的吐出一股与晨雾颜色分明的黑烟后,便徐徐驶离了夕从四岁起呆了八年的稻村。

  那天是几月几号他忘了,他只记得那年他的三年级只读了一半,离别的时候,那个姑且算是青梅竹马的女孩在一个劲儿的推搡他那个性格懦弱的表弟,让他跟夕道别,但他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呆呆的站在远处,反而那个一直跟夕关系淡的表姐,为他流出了今生第一次离别的眼泪。

  那年,对于感情,夕还是什么都不懂。当时他只是单纯的想了那么一下,村里这个小霸王终于走了,再也没有四处打架倔强不屈的自己存在于这里,但想必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四岁的时候,就拿着小锤子四处砸封建社会留下来那些老太太小脚的霸气孩子。

  Q.酷_%匠X网正版首1发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十几年后当他再次回到这里,面对那一张张年轻亦或苍老村名的脸庞时,他们依旧认得自己,而夕看他们,却已只剩下断片的记忆和那一抹仅仅是眼熟的熟悉。

  给他美好童年添上第一抹伤感的不是还不懂的离别,而是为了架电线杆而砍掉的那些棵绿茵茵的大杨树。

  夕想,稻村明年的秋天大概再也不会有厚如毛毡的那么多枯黄的落叶了。装织着整个童年美好的村子,在此刻因为颠簸不停抖动的车窗玻璃外,恍如一只被拔光了毛的野鸡,在秋风萧瑟,寒风咧咧的旷野里拼命奔跑,在去往自由的路上,某一时会在下雪的时候,冻死。

  关于要去的地方,至有记忆以来,他只回去过一次,算上这次真正的归乡,这也是父亲在阔别了八年之久,第三次,最后一次回来。

  第一次是带他见了从未在脑中留影的奶奶,第二次就是奶奶去世,不过……这一次所谓的回归,在日后也把父亲永远的留在了这里。记得……看过一部电影,叫什么《落叶归根》,好像就算是这样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