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郎城小镇一片静谧。

  郎天麟吃完饭后钻进自己屋子,把门轻轻插住。佯装休息,半个时辰后,他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侧耳倾听了一会,陈凤至似乎去休息了,这时他心下稍安,来到窗前,轻轻打开窗子,深吸口气,一闪跳了出去。在路上,这两天被打探到的消息也是一一涌进脑袋里。

  郎家的后山从先祖郎玉成开始便成了郎家仙逝族人安眠的地方。当然,因为生前地位的不同,坟墓位置也不一样。这座后山可谓是郎家最森严的地方之一,同样也是郎家禁地。除非家族有人去世,否则是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后山半山以上的。曾经有不少盗墓者都觊觎郎家先祖那墓地,毕竟到了天武境之上的强者就算如今的大魏国也为数不多。这个境界的强者就算死后千年也不会腐烂成灰,还会有许多价值高昂的东西留下。但是,凡是对郎家坟墓付诸行动的人,无一不是死在了这个山坡上,然后被抛尸荒郊,喂了野兽。传闻那山上的守墓者不简单,因为没有一人可以盗墓未成而逃出,所以所有人都猜测这守墓者绝对是个强者。传闻有半步地武境的强者曾进入郎家后山,最终也没能免了一死。而最令人惊悚的是,曾经有十数强者突袭郎家墓地,按理说这一个老头就算再厉害也没有到达通天的地步,但最终的消息是那十数位强者全都被留在了山上,这就不得不让人猜疑郎家的墓地绝对有猫腻。后来,出于前面的例子,也是无人敢轻易等郎家后山。就算是郎家嫡系之人,没有经过长老会的允许是不能随意登山的。在郎家后山守墓的是郎天麟爷爷那一辈的人物,至于名字一般人也是不得而知,所以他也没打探到,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老头子是这个家里顶级高手之一。

  烈日当头,郎天麟此时伏在半山坡的一个灌木丛里,等着眼前的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把坟墓打扫完之后他才能有机会去循着那份召唤的感觉去寻觅。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去后山,他也是有所思考的,毕竟这时候是阳气最盛的时候,就算是万一有“鬼”,那“鬼”也不会太厉害。……

  对于眼前这从来只是听过而没有机会见过的后山,郎天麟心中也是充满好奇。倒是少了一份对于未知的恐惧,多了一份敬畏。他在心里默默预测了一下可能会发生的情况:最好的就是悄无声息地获得一份机遇,然后悄悄离去。再不济就是被老头抓住,然后被家族关上几个月的禁闭,至于最坏的情况,他倒是不敢多想,因为想多了他恐怕就会心生怯意,毕竟他今年才十一岁。怎么说他也是郎家嫡系,不至于会被……他只能在心里这样劝自己,别多想,别多想。但是,想到这里郎天麟就不禁打了无数的冷颤,之前没听说过本家之人擅闯后山,没有先例。毕竟就算是本家之人,谁闲的没事会来这埋葬着无数先祖的山上散步啊,就算是偷情也不会爬这么高啊。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但是,郎天麟觉得这次不得不去作一次了。因为他,别无他法。于是,他必须得硬着头皮去开这个先例了。

  }$最新cW章oJ节上酷cZ匠9J网-

  半个多时辰就这样过去了,眼前那个走起路来都颤巍巍的老人很难被想像成一个盖世高手。但是他绝对不会因为这外表而心生轻视的,曾经有多少图谋不轨的高手就是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种轻视之下。

  终于,在郎天麟的目送之下,那个头发花白的身影终于离开了坟墓的营地,走向了远处山坡上的小土屋。

  郎天麟松了口气,也终于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土。开始打量这片墓地,身上被召唤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沿着那个方向蹑手蹑脚地走去。同时他也注意着那道远去的身影,忽然间,远处的那道花白头发身影顿了顿,郎天麟见此状况立即纵身跳到旁边一个坟冢后面。而远处那道身影皱了皱眉头,而后又好像发现了什么,嘴角竟微微翘起,继续走向了那低矮的屋子。这次郎天麟收起了最后一分侥幸心理,盯着那道身影直到进了那土黄色低矮的小屋之后,他才松了口气,这才发觉自己后背已是被冷汗浸透。面对这样的强者,郎天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同样因为不清楚这位老者的身份,摸不清他的脾气,万一被发现了二话不说直接被挖个坑埋了,自己岂不是死的有点太冤?虽然自己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但是他也不想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此时,郎天麟才起身,轻手轻脚地向深处走去。

  郎天麟一边走着一边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没有发生什么太灵异的事情,于是心中也是稍为定了定。眼看着走进了墓地最深处,他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家里族人都把这后山说的神乎其神,要多邪有多邪,但是这走了半天的功夫非但一点事都没有,还安静的出奇,甚至连一只鸟都没有,实在太诡异。虽然他岁数小,但是因为这些年的经历也不至于胆怯,也不会大意。

  这样想着,他脚下的步伐不禁加快几分,同时那份召唤之意也在渐渐加强。不知不觉,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走向了最中心的位置,待他站到了那最高的墓碑之前时,眼前几丈高的玉石墓碑上刻着“先祖郎玉成”几个大字,还有诸多功绩,虽历经千年岁月,但依然清晰,看着这些,郎天麟心里莫名多了一些沧桑之感,虽然原先家族拜祭他也曾被带来,只不过那时候还太小,懵懂无知,身边还有长辈,所以除了几分敬畏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如今自己孤身来到这墓碑之前,心中出了对血脉先祖的敬畏之外,还多了一份淡淡的悲哀,不禁升起了缅怀之情。

  但不知为何,胸中的呼唤之感却并非在此处得到慰藉,反而在墓碑之后的方向变得强烈起来。郎天麟深深地鞠了一躬,向着郎玉成墓碑之后走去。大概走了数百米的距离,突然,他抬起头来,被眼前的情况弄的十分迷惑。在转了几圈之后,胸中那份召唤之意明明是在此处最强,可是此处却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坟冢。这个小坟冢的位置距离墓地中心还有不近的距离,站在郎天麟的位置,正好隐约可以看见墓地中心处的那座最高大先祖郎玉成的墓碑。按理说,对他有那么大的召唤之意,怎么说也应该是规模大些的坟冢吧,就算不是最大的那个,起码也应该是中心的那几个啊。这分明与他原先想象的场景差别悬殊。正在他紧皱眉头思索之时,他慢慢感觉到了一丝丝不一样的感受。似乎,似乎是周围的玄气在慢慢聚集,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在慢慢吸收!玄气在慢慢冲刷着他的身体!!一阵狂喜从他的心中涌出来,六年了,六年了,整整六年了啊!这种期待已久的感觉慢慢席卷着全身,郎天麟兴奋地几乎泪流满面,即便再好的心性,在这种情况下,谁又能保持绝对的淡定呢!?

  数分钟之后,他才慢慢意识到自己呆的地方不是自己的房间内,片刻之后,他慢慢的把状态调整过来,抹掉了眼角的泪痕,不敢有丝毫的耽误,立即坐下身来,这不仅仅是因为那个神秘的守墓老人和此地的神秘,更是因为他害怕下一秒他又变成和以前一样的废物!在他的心里,还有什么能比正常的修炼更幸福呢?就这样,他盘坐在这个毫不起眼的坟冢旁边,以前难以寸进的修为在以可见的速度提升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锅谁背说:

  郎天麟皱眉痛思,难道是我不够帅吗?为什么看我的人这么少呢?黑锅何在!!

  黑锅在此,天麟兄莫急。以您的资质,还怕没有万众瞩目的那天吗?

  郎天麟皱眉道,谁教你吹的牛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