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的屋子里,郎天麟周围的玄气没有丝毫减弱。反而越发浓厚起来。

  炼气境是修炼之人迈入这条路上的第一步。炼气境有前期、中期、后期之分,主要就是不断地以玄气洗炼身体,祛除杂质,为将来打好基础。在这一步,只有把自身的肉体锤炼的更加纯净,修炼之路才能走得更远。郎天麟多年来就是困在这一步,他已经无数次的引气、聚气了,但是每每进入玄气炼体这一环节便会出现玄气消散这一现象。聚集来的玄气便化为一空,无论郎天麟聚集了多大规模的玄气,都是于事无补。

  房间内,郎天麟手臂一挥,所有的玄气都围绕着他飞速旋转起来,仿佛随时都要不受控制而散去。只见两粒丹药出现在他的手心,一枚显然是今天上午郎征给他的引气丹。随即,他一口吞了进去,在心里大喝一声,引气!只见已经很浓郁的玄气又变得浓郁了几分,待得几乎要到极限时,他又把另一枚丹药塞进嘴里,这枚丹药是他大伯今天从拍卖场花了大价钱拍卖得来的,这种丹药只有那些在帝国排名前几的大族才会给那些天赋较差的嫡系子孙用。想起今天大伯在大厅内说的话,郎天麟不禁又眼角一红,但是他知道如果不能突破,那么他说的话就只不过是一个笑料罢了。

  当下心中一稳,轻喝,聚气!只见这浓厚的玄气瞬间向着郎天麟身体里挤去,郎天麟忍住不断颤抖的身体,尽管这钻进来的玄气几乎要把他撕裂,可是他绝不能放弃这一次机会,这次可是用了两枚丹药阿!一枚聚气丹甚至是他大伯所能支配家族资源的极限了,甚至,这颗丹药是他从家族里拿出的最后一枚,郎天麟虽然还年少,但是他说出的话一定会做到。他心里很清楚,如果此次还不能突破,那么,以后怕是突破的希望更低。

  郎天麟全身每一处不断传来阵阵撕裂感,后来甚至感受到全身的骨头仿佛都要裂开,他咬牙忍住全身不断颤动的疼痛,不敢出一点声音,因为如果他母亲知道郎天麟如此拼命如此痛苦后肯定会无比心疼,甚至泪流不止。就在这么一个十一二岁少年的身体里,仿佛有一头恶魔在拼命挣扎,撕咬着他身体里的一切。

  “给我聚!!”郎天麟咬着牙把这三个字狠狠吞进肚子里,额头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周围的玄气中午彻底的钻进了他的身体内,在他的胸中聚集,但是又分成几股在他的经脉中四处游走,郎天麟拼命凝聚着,想要控制那些在体内横冲直撞的玄气。可是,那些玄气就算是让灵武境后期的强者控制这等数量的玄气都难以做到,更别提他这一个连炼气境都没跨过的孩子了,就这样的状态足足持续了近一个时辰,到了后面郎天麟甚至只能双手攥拳拼命坚持,“我一定要成功!我一定要成功!玄气,玄气,我一定要跨入蛻凡境,父亲,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啊!!”正在郎天麟咬牙坚持时,他身体内的亮莹莹的两条光线也是越发的光亮起来,散发着暗蓝色但是又充满灵动的光芒。

  K更i新H!最P快上9C酷匠网&

  心中的执念是他坚持下去的最后一根红线,因此他竟然坚持了下来,没有因为剧痛而昏迷。他想聚集最多的玄气来冲击境界。这样才最有可能突破。当他感到再多一丝玄气身体便会彻底无法承受时,他终于要进入到最后一步。

  “玄气炼体!”郎天麟双手捏决一便,心中大喝。“给我炼!”只见周围的玄气霎那间冲进了郎天麟的身体内,冲刷着他的全身穴脉,在这一刻,郎天麟仅剩一丝丝清明的意识,让他坚持着不昏迷过去。“我不能晕,我要突破。我不能再让父亲、大伯他们失望了,我要证明自己才不是什么废物!……”就这样喃喃自语着,终于坚持到了体内的玄气渐渐散尽,这时候郎天麟的精神已渐渐模糊了,视线也已不清晰,在意识到玄气散尽的时候,他终于也阖住了眼,沉沉睡去。

  “天悠悠,地悠悠,前后古今谁无忧?

  千军万马为君敌,百夫当关臣为开。

  多少英雄多少事,常人只道辉与煌,不知兔死狗亦悲。

  推却功与名,开拓碑与荒。

  告老还乡,无名无望,生为孰生,死为孰亡……”

  “我的后人,快来后山。”

  郎天麟突然转醒,腾的从床上坐起。这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太阳透过窗户撒在了郎天麟的红润的脸庞上。“今天,好像睡过了啊,呵呵,看来受那么大的罪,也没有用啊”郎天麟苦笑着摇了摇头,握了握拳头,有些失望的喃喃着“不过昨天,真是很难过啊。从没有那么痛过啊!不过,那个梦,又是怎么回事呢?”从六岁开始,他总是做这样的梦:一座荒凉的山崖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靠在涯边的苍松上,吟着那样的一首沧浪的诗歌。但是,这样的梦在最近越来越频繁的出现。最近三天,每天晚上都出现了这个梦。并且还多了句之前没有的一句话:“我的后人,快来后山”

  抚摸着时时阵痛的胸口,郎天麟也不知道昨天的强硬突破是好是坏。心中不禁犹豫起来,他已经觉得无脸面对大伯了,更别提向大伯求助。自己已经算是太累赘了。他不禁又想起了昨夜的梦。

  这到底是真的是有些渊源呢,还是,只是个梦呢?如果真的是偶然为什么总是梦见呢?郎天麟心里琢磨着,后山,去的话好像有点困难啊,听说蛮危险的啊,可是,自己已经是个废物了,还在意什么危险不危险的吗?

  他又想起了今天的一幕幕,大伯和三长老的每一句话都历历在目,父亲多年来的期盼刻骨铭心般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难道就此沉沦吗?不可能!这怎么能行!如果一辈子碌碌无为,还不如就此死在后山,也少了诸多的嘲讽,也不用让大伯、二伯为自己担忧,再不用让父亲再失望了。再说了,也许那冥冥中的召唤对自己还是个机缘呢,怕什么呢?如果畏惧了,还说什么要成为强者那种屁话!想到这里。郎天麟咬了咬干涩的嘴唇。

  那就去吧。这样想着,郎天麟心里莫名地感到了一阵呼唤之意愈发的强盛。

  那就,去看看吧!已经是个废物了,还害怕什么呢?

  做了这样的决定,心中仿佛也松了口气,整个人又神采奕奕起来。郎天麟从床上跳了下来定了定神。

  “娘,我醒了!我快要饿死了啊!娘!”郎天麟一边笑着一边走出门去,笑得那样灿烂。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郎天麟找了几乎所有能信的过的人去打听家里后山相关的事。

  演武场……

  “天玉姐,你这蝴蝶游身步真漂亮啊!”

  “呦,你这臭小子也知道来打趣姐姐了啊,怎么今天没有去修炼啊这可不是你的脾气啊?”

  “我又不是木头,也有累的时候啊,嘿嘿,对了姐,咱家后山景色多好啊,你陪我去玩会怎么样?”

  “这怎么能行!我给你说啊臭小子,咱家后山……”

  朗天麒房间外。

  “天麒哥,在吗?”郎天麟敲门道。

  “谁啊?”

  “我啊!天麟”

  “哦!天麟啊!你来找我一趟可不容易啊!嘿嘿,是不是没钱了”朗天麒坏坏的笑着。

  “不是,我就是想去后山玩玩,结果大姐不肯带我去,你陪我去吧!”郎天麟一脸天真的笑着,要多单纯有多单纯。

  “我勒个乖乖,天麟,你胆子太大了吧!我可给你说……”

  就这样,家里他认识的同辈和长辈几乎都被他问了个遍,十一岁的孩子问这个问题也算不上奇怪,所以也不曾引起别人的注意。甚至连徐管家都被他忽悠了,在他那具有杀伤力的微笑下,郎家的人没有不被带进套的。因为,郎天麟之前笑的很少,所以,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几乎没人会拒绝。

  当他基本弄清楚后山的情况后,已是再三天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锅谁背说:

  挖掘机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