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今天郎天麟感觉到胸中实在不适,几乎窒息。他感觉再这样硬撑下去不是办法,而父亲又不在,所以只能来找他大伯了。后来得知族中正在开长老会,所以他只能在门外等待。而后来郎平他们争吵的声音实在太大,于是句句都进了郎天麟的耳朵。郎天麟知道大伯对他好,但是听完这些之后即便他心志如此坚定都不免眼圈发红,他不想大伯因为他而受到长老弹劾,所以所以才有了这一幕。

  大长老那武士境的气势轰然冲着郎天麟碾压而来,这种气势之下就算是蜕凡境也无法坚持住,定会忍不住跪下,但是郎天麟紧紧颤抖了一下,双膝微弯,却并未跪下。大长老正微微一愣,心中也是一惊,他却不是这几年来郎天麟从没有放弃自己,就算无法修炼玄气,也把肉身修炼到了极致,心性也是十分坚韧。大长老反应过来,正要指责,郎天麟却先行鞠了一躬。

  只见郎天麟缓缓直起身子,这时也是满头大汗,郎平已是先行为他挡住了那气势。

  “诸位长老,天麟本无意窃听族中大事,但方才经过时厅内声音太大,所以才听到了长老和家主谈论关于我的事情,任谁被骂作废物,恐怕都无法做到视而不见,所以忍不住闯进大厅,还请长老原谅。”郎天麟这话一说无疑先把三长老拉下水,欲要惩罚郎天麟,恐怕要先惩罚郎云步了,因此大长老也是脸色微变,没有再说话,同样收回了气势。“天麟闯进来,并非想要和长老们辩驳,我只想说两件事,首先,我郎天麟从此不再使用家族的任何资源来提升修为”说到这里,郎平猛然站起来,“郎天麟,这是族中的议会大厅,不是你能说话的,还不快快退去!”

  “家主,您这样做恐怕太过偏向了吧!”三长老此时也是插进一脚。

  “郎平,坐下。”大长老沉声说道。

  “大伯,天麟无能,但是天麟也不能眼看大伯因为我被弹劾。再说了,长老说的也对,治了这么多年,我的问题不是那些丹药之类能治的了。”郎天麟笑着,冲着郎平说道。

  “唉,你个傻孩子啊!”郎平也是捏了捏拳头,坐了下来。

  “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郎天麟说着,扭头看向三长老“我郎天麟会用自己的努力证明,我郎天麟不是废物!等到我超过您的那一天,还请您能在所有长老和家主的面前,向我道歉!”

  酷…¤匠网C永x久g2免%费Se看=R小说sD

  郎云步愣了愣,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对于这个孩子来说可能真的太重了。但是,既然已经做了,不如就做到底吧。“哈哈,好,小家伙,我等着你,我等着那一天,希望你这个小废物能有一天让我刮目相看!”“你!”郎平随即眼睛一瞪,气的双手慢慢颤抖了起来。只是没人看到,刚刚骂郎天麟小废物的三长老眼神中竟有那么一丝期待闪现。

  郎天麟说完这些,扭过头慢慢走出了大厅,郎平心中愤怒,可也是无可奈何,盯着郎云步看了一会之后无奈之下只得一甩袖子走了出去,追着郎天麟去了。留下厅中的几位长老各自神态不一,更多的是唏嘘,可是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三人竟是神情淡然,眼里似乎有着期待。而没人注意,一道盘坐在屋顶上的头发花白的身影竟没有引起大厅众多高手丝毫的注意,嘴角翘起,似乎是发现了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一般,随即缓缓消失了。

  大厅之外,郎平在演武场追上了郎天麟。

  “孩子,何必呢?凭那几个长老的几句话对我没什么作用的。”郎平颇为内疚的道。

  郎天麟看着大伯的表情,心里的感动又是加深了几分。“没事的,大伯谢谢您这几年来对我的照顾,但是,天麟已经长大了呢!那些药物对我已是无用,其实我说不说都是一样的。但是,麟儿不会因此放弃的,麟儿说到的一定要做到,我会靠自己的努力,向所有人证明,我郎天麟不是废物。”

  看到郎天麟认真又坚毅的脸庞,郎平也是心中微动,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靠家里的资源都做不到的事,只靠自身的努力可以办到吗?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脸上改做笑容,说“好,麟儿,大伯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的,大伯等着你一飞冲天的那一天,大伯相信你可以做到!”

  “谢谢,大伯。”郎天麟笑着说。这时突然他胸口又是一痛,但是本来打算告诉大伯的他此时并没有说出来。他已经没法再让大伯为自己担心、付出了。郎平看见郎天麟脸色一白,以为是刚才大长老的气势所伤,立即从手指上的储物戒指里拿出来一个玉瓶,“这是我昨天拍卖所得的聚气丹,你收下。”

  “大伯,我……”郎天麟正要拒绝,郎平表情突然严肃起来“这是昨天许给你的,不是今天的,再说,这算是最后一次了,你就不能收下吗?”郎天麟看到如此状况,无奈下就收下了丹药。

  “快回去休息吧,注意调养。”郎平道。

  “好。”郎天麟点点头,转身回去了。

  郎平望着离去的郎天麟,心中五味陈杂,叹了口气,便是摇摇头也回去了。

  郎天麟回到家中已是中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陈凤至看他脸色微微苍白急忙问他怎么了,他推说晚上睡觉感染了风寒,匆匆吃了几口饭说身体不适去休息,于是在陈凤至的唠叨下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刚刚关住门,这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单膝跪到了地上,颗颗冷汗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本来就心口疼的他,在经历了大长老的气势压迫之下,那种疼痛顿时在此刻涌遍全身。他挣扎着走到床边,翻身盘膝坐到了床上,但是疼痛越来越厉害,就是郎天麟的性格都不禁有些慌张,到底该怎么办?!没办法?那就修炼吧!

  反正左右都是疼痛,没准是因为那任督二脉出现了呢!没准可以趁机突破呢!郎天麟心下一横,炼气心法伴着挥动起来的双手引得周围玄气一阵躁动,一层一层的向着郎天麟聚集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锅谁背说:

  我黑锅定要把这本书推向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