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郎家议事大厅中。

  几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静默不语,听着郎平叙述着这一个月来郎家的各种事务。这是郎家的惯例,每个月当任家主都会向族中长老院汇报这一个月来族中的各种事务。长老院的组成是由族中修为达到灵武境以上或者对族中有大贡献的老一辈组成。他们有着保护家族发展和制约族长的权利。一般只有族中发生特大事件和有重大决定的时候他们才会站出来,否则平常他们都是安静的修炼着。毕竟只有强者的保护,家族才能有更大的发展。在郎家族中,明面上安安静静,其实也有着诸多派系,但一般都是血缘更近的人会站在一系中。

  这一届的长老院大长老是郎天麟的二爷爷郎云镇,而郎天麟的爷爷则是早早迈入了太上长老的行列。作为家族的威慑性的存在,更是很少参与家中的诸多事宜,一般没有关乎家族太大利益的事情发生,很少出现。郎家有三位太上长老,平时深居简出,至于达到了何种境界,即便是家族中也只有顶层才能知晓。

  “最近西门家和卫家有些动静,据探子说可能已经联手,针对我们郎家。其中卫家请了一个二品炼药师,我们郎家的药品生意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但是一些低阶丹药生意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但是这样下去就太被动了。而西门家有人去了东阳城,可能要请来一个二品炼器师,我已经派郎征去了东阳城,请赵家帮忙。”郎征说到这里,合住了手中的册子,坐到了长桌的另一端。

  “诸位长老对此有何看法?”坐在另一端的大长老郎云镇微微抬高了眼皮,说道。

  “卫家和西门家不过是百年前才来到郎城,最近十年才微微有了和我们郎家抗衡的资格,不过那些都是表面而已,他们以为自己发展到足以威胁到了我们郎家了,其实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不必太过在意,如果他们真的想把手伸的那么长,到时候老夫等去警告一番就是了”说话的正是郎家三长老郎云步,属于大长老那一边。

  “嗯,云步说得有理。云辰你觉得呢?”郎云镇此时微微点头,随即又冲着右手首位的一位说,这正是郎家二长老,郎云辰。

  “话虽如此,但是也不得不防,毕竟小心行得万年船。等郎征带消息回来后再定夺不迟。”郎云辰微微斟酌了一下,说道。

  当下在场的长老也是微微点头,但是三长老却是不以为意。

  “好了,这件事就先这样,至于其他的事郎平做的还是不错的,就不再多嘴了。”郎云镇点头说道,但是没人注意到,他眼神微微扫了扫左手边的三长老。这时,郎云步好像是意会的微微点了一下头。

  “家主,老夫有一事还是想要多嘴”郎云步说道。

  “三长老关心族中之事,郎征心中感动,高兴还唯恐不及,怎来多嘴一说,三长老但说无妨。”郎平心中一动,仍是面不改色的说道。

  “既然家主这样说了,老夫就不说废话了。昨日老夫听闻家主花大价钱从鸿兴拍卖场拍得了一颗二品聚气丹,不知家主打算赐给哪个小辈呢?”郎云步笑眯眯的说道。

  郎平听到此处,心中也是明了,但是也是故作不知的说道:“家中有潜力但是仍未突破炼气境的小家伙就那么几个,我昨日去拍卖场本就是一时兴起,但是看到了那等丹药肯定不能让给其他两家,于是就拍了下来,至于准备赐给谁,我还没有考虑清楚。”

  “家主真的是一时兴起才去拍卖场的吗?我怎么听说你是打听到有二品聚气丹才去的?听说因为那聚气丹族里可是被那两家狠狠的敲了一把。还有,家主真的还没考虑清楚此给谁吗?恐怕一转眼就又给了郎天麟那个废物了吧!”郎云步说道。

  “三长老,您的手未免伸得太长了吧?至于您说的我特意去拍卖场拍那聚气丹根本是空穴来风,再说拍下那聚气丹也并未像您说的付出那般代价啊”说到这里郎平语速一缓,突然抬高了几分“倒是三长老你,为什么称自己族中的子弟为废物呢?难道这是一个长辈该说过的话吗?”

  “家族为了那小废物付出了多少资源?从六岁开始各种灵药、灵丹恐怕都价值万两黄金!那些资源若用到一个平常弟子身上,恐怕达到蜕凡三步都不无可能。难道郎平你因为自己的是家主就可以这样徇私舞弊、浪费族中资源了吗?我孙儿郎天山至今八岁也未踏入蜕凡境,但是那资质怕是比那小子好上不少”郎云步毫不让步的说道。

  “三长老好口舌,竟然给我套上动用私权这样的大帽子。我可以告诉你,给天麟的资源大部分都是我、他二伯和他爹自己口袋里出来的!有一些都是从天玉、天麒的资源中拿出来的!至于天山,他才八岁,突破之事可以慢慢来,还没有到非用丹药不可那种地步,请三长老放尊重些,天麟,不是废物!”郎平听出了郎云步的意思,心中冷哼,但是也是动了真怒,若论地位,他一家之主不比任何一个长老低,“还有,如果长老们不满我郎平作为,请重换一个便是,选私舞弊、滥用私权这顶大帽子,我郎平可带不起。”

  眼看气氛越来越恶劣,大长老这时才出口制止了欲说话的郎云步,说道:“无论是从谁的腰包里拿出来的钱,不都是家族里的资源?家主也不应太偏颇,最不该从天玉天麒身上拿资源啊!他们两个可是我们郎家的未来。”说到此处,大长老话锋一转,“话又说回来,家主也是不甘心,毕竟当初天麟在觉醒武脉之前也被看好,谁知道是废武脉,三长老说话也有失恰当,都是家族子弟,就算天分再差,也不该称作是废物啊!”

  )最0新章j节9y上4酷匠。:网

  此时,郎云步冷哼一声,也不再说话。任谁听大长老这也是在打圆场,但是其中的含义大家心里都知道,郎天麟不应该再动用家族中的太多资源了。而二长老也无法插嘴,毕竟,郎天麟的确是太让人失望了。

  正在气氛凝固,都不知该说什么时,大厅的门在此时慢慢打开,一道娇小的身影慢慢显露出来。只见这到身影慢慢迈步到大厅中,郎平扭过身来,待分清这道身影时不禁一怔。这正是郎天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锅谁背说:

  你猜猜三郎会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