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郎战眼中竟都闪过一丝怜爱与深深的无奈。“嗯,天麟,我看你最近锻炼辛勤,这身子长得可是愈加的壮实了,照我看,我家天麒两个都挡不住你十招啊!哈哈”郎战孔武的身子连带着浑厚的声音,对郎天麟说。

  “二伯谬赞了,我哪是天麒哥的对手”郎天麟苦涩地笑着,“再说了,我这是锻炼,空有几分蛮力,无法修炼,哪有什么前途。”

  郎平与郎战皆是对视了一眼,在整个郎家,能让他们俩如此小心翼翼对待的只手可数,而这小天麟就是最让这两人头疼的一个,因为,看见他,就仿佛看法到了他们小时候的郎征。郎征是当时他们三兄弟中最努力的一个,也是兄弟三个成就最高的一个。在十八岁的时候变晋入了灵武境,在他们那一代,他是实至名归的第一人。在大魏王国也算天才了。就在其过了成人礼以后,郎征便出门游历,要寻找自己的道。家里对他的期望颇大,希望能再出一个先祖那样的强者。但是,就在其出游的三年后的一天,他突然昏迷着出现在郎府门口,怀中也抱着当时的郎天麟。自从那以后,郎征郁郁寡欢了许多年,修为仅仅是半步灵武境,十年过去了,没有丝毫涨进。

  这孩子从小便顽皮,但是却力大无穷,比同龄的孩子大上数倍的力气,嬉戏跑闹一天都不累。郎征等人本以为郎天麟乃是先祖血脉显现的后代奇才。可是,就在六岁的时候,这一代的孩子开始武脉觉醒时,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孩子竟然,竟然找不到任督二脉!一开始他还抱着希望到处去寻医问药,但是得到的结论无一不是:废武脉。十四正脉中的任督二脉竟然摸不清找不到?这怎么修炼!有的孩子时千年难见的修炼天才,可是这郎天麟却是千年难见的修炼天缺。虽然家族中人不会说什么,但是其他家族的人却紧紧的把他当作笑柄,饭后谈资。而深知这一点的小天麟从六岁开始就慢慢变的沉默起来。整个家族,除了郎天玉和郎天麒以外,没人会对他郎天麟感冒,更别提呵护一说。只有郎征似乎是不愿相信现实,从小便那么与众不同的儿子怎么可能拥有废武脉。似乎是再欺骗自己,但是他总是对郎天麟说一句话,“儿子,古今强者,无不有着大毅力与大坚持。没有天生的废物,只有废物相信天生。”郎天麟从小便把这句话记到了心里。总在看到别人玩耍,总在自己想放弃的时候,坚持了下来。或许郎天麟的性格。也是继承了郎征的一部分。

  思想飘忽了那么一刹那,就连这两个成精的大人都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时,突然,在此时郎天麒大吼一声,接我一招,便冲着郎天麟一拳打出,身为武士的郎平脑袋都没反应过来,没人会意料到在这个时刻,那个曾经替郎天麟打架挡过砖头的好兄弟会在这个时候打出一拳。但郎天麟却出乎预料的一脚踹出,似是下意识反应。却听哀叫一声横飞出去一道人影,定睛一看朗天麒在三丈外的演武场上打滚哀嚎,大叫谋杀亲兄。一群人都被这小子逗乐了。于是在郎天玉拉扯之下,郎天麟跟着一姐一兄嬉戏去了。而郎平两兄弟也是深叹了口气。看着郎天麟远去的背影,久久不语。

  “老三去东阳城了?情况已经这么糟了么?”似乎是想从那种气氛中解脱出来,郎战转头看向郎平,问道。

  “还没有到那种地步,但是,也要让老三先去做还准备,毕竟这西门家和卫家也在我们郎城生息百年,不可小觑。还是要做万全准备的。”郎平平静的望着远处打闹的三姐弟,眼睛深处却善出一点精芒。

  “娘,我回来了。”太阳落在了头顶上时,这三姐弟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郎天麟跳着进入了屋子。毕竟岁数还小,小孩子,是最容易快乐的。虽然他已然比其他孩子懂得更多。

  “嗯,又和玉儿和麒儿玩去了吗?早饭都没吃!是不是不饿啊?”声音陪着一阵饭香从厨房里出来,只见一个美丽贤淑的夫人走出来,带着温暖的微笑拍了拍郎天麟的脸蛋和他身上的土。

  郎天麟不停的嘿嘿地傻笑着,他不想让他的母亲担心他,所以他在他母亲陈凤至面前永远都会是笑着的,小小如他,好像已经慢慢懂了谢男人的含义。一顿温馨的午饭便是在悄然间结束。午饭后郎天麟说了两句话便是窜回了自己的屋子陈凤至责怪的笑骂了几声,便是去收拾了。

  *v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K

  下午的时光,郎天麟一般都留给“引气”。这里的的气,自然是玄气。先引气,而后在引了足够规模的玄气之后,聚气,聚气之后,便是以气炼身。这便是练气境的三个步骤。练气有三境,其实就是用玄气冲涮身体,使其强健,只有做到这些,才能成为那炼气士,进一步便会进入蜕凡境。蜕凡境更是奇妙,蜕凡有五步,称为五步蜕凡,进入了这一境界,便是才勉强能称得上是脱离了肉体凡胎。那郎天玉、朗天麒两人便是在这一境界。分别是二步凡、三步蜕凡境。待得蜕凡五步全部完成,到时凝聚精神和身体之力,进入灵武境,称为一步登天。至于后面的境界,依次是武士境,地武境,天武境。而再之后的境界,郎天麟便不得而知了。想完这些,郎天麟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开始慢慢的引气。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才知道,郎天麟,修炼这一步,已是有了六年的时光。六年的时间,让一个孩子这样的坚持一件事情,几乎没有结果和希望的一件事,这个孩子竟然一天不落地坚持下来了,真不知道那些稍有些本事便洋洋得意人知道后会怎样的羞愧难当。

  下午的时间就这样静静过去,郎天麟就这样安静的修炼着家传的黄阶功法《紫玄功》中的引气篇。历史上修炼引气这一步长达六年的可谓闻所未闻。那些人要么就是废武脉,早早便放弃了,要么就是修炼稍微有所进步,便一口气冲过。毕竟引气对于修炼者来说实在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一个步骤。

  修炼引气这么长时间,这就造成他引起的玄气的规模达到了令人惊恐的程度,这明明是灵武境后期的强者才能做到!吸引这么大规模的玄气。就是连郎平都暗暗称奇。

  不知不觉,时间挪移到了晚上,两个多时辰郎天麟在床上盘坐着一动未动,这样的一个孩子有这样的定力就连一些大然知道了恐怕都会钦佩吧。陈凤至看了看摇摇头,叹了口气便又关门走了出来,显然是司空见惯。

  就当太阳罗下山去,一层一层的玄气裹着郎天麟游动着,若是有天武士修为的人在此时定时能看到,这中心仿佛有着两条脉络,在中间散发着荧荧的光亮……

  郎府。夜深人静。

  郎天麟默默坐在床上,刚刚的修炼又失败了,他不知道这是第几千次了,失败,再冲刺。失败,再冲次。这样的反反复复已然成了郎天麟的一种生活方式,但是,他永远都不甘失败。

  郎天麟攥着拳头,看向窗外璀璨的夜空,默默道,若是真有天道,我郎天麟也要和他搏一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锅谁背说:

  若是真有天道,我锅爷也要和他搏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