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03章 彻底懵了

  吃过早餐后,我立即来到营部,在门口喊了声“报告”,听到营长应道“进来”,我才推门而入。

  营部很大,在我们新兵寝室的楼上,像是把与楼下一样大的寝室打通了两间,作为办公室用,靠着墙壁面对面摆着四张桌子,旁边还有个小门,是营部首长值晚班睡觉的地方。

  营长站在靠近窗口的地方,教导员坐在背对窗户的一张办公桌前,他对面的两张办公桌前坐着两位四个兜的干部,那时早就取消的军衔,干部和士兵的区别,就是看上衣军装有几个口袋,我们也叫兜。

  那两个干部一个三十出头,一个四十出头,我都没见过,三十出头的那个一脸杀气,看上去就是一个比较嚣张的正职干部,而那个四十出头的慈眉善目,有点象司务长或者其他副职干部。

  !酷/匠!;网1M正版首发

  我齐步走到他们面前,“啪”地一个立正,朝他们行了一个军礼。

  “嗯,”教导员用目光朝我示意了一下,让我在四张办公桌边上,已经准备好的一把木质椅子上坐下:“坐下吧。”

  “是。”

  我齐步走到椅子前,腰杆挺得笔直地坐在那里。

  与身材高大魁梧的营长截然相反,教导员个头瘦小而单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近视眼镜,但透过镜片射向我的两道目光,却象两把利剑一眼,似乎随时可以洞穿我的心思,让我不寒而栗。

  教导员手里拿着一叠材料问我:“你是一排二班的张子晨?”

  我腾地一下从椅子上起立:“是!”

  “嗯,坐下回话就可以。”

  “是。”我再次腰杆挺得笔直地坐下。

  教导员两眼看着那叠材料,冷不丁地问道:“你认识张道陵吗?”

  我愣了一下,在脑海里迅速搜寻了一遍所有的记忆,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想不起来是谁,为了不节外生枝地给自己添麻烦,我果断答道:“不认识。”

  教导员犀利的双眼从手里的那叠材料上移了过了,入木三分地盯着我再次问道:“张松涛呢?”

  这个名字我太熟悉了,甚至当教导员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一定又圆又尖的高帽子,戴在一个长相猥琐的老人头上,上面写着“腐朽封建王朝的孝子贤孙”。

  那个老人的胸前还挂着一个长方形的牌子,上面一行小一点字的内容是“牛鬼蛇神、流氓”,下面是“张松涛”三个大字,而且还用红笔打了个大叉。

  那个名叫张松涛的老人就是我的二爷。

  不过解放前,我爷爷就与他分家并且断绝了来往,否则我参军的政审是通不过的。

  听到教导员问道二爷的名字,我立即摇头道:“没听说过,不认识。”

  教导员把材料合上,我只要稍稍瞟一眼,就能看见那些是什么资料,不过此时此刻我危襟正坐,两眼迎着教导员不敢斜视,因为我们学过保密条例,不该看的不看。

  教导员把椅子朝前挪动了一下,看着我说道:“那你把昨天到三号岗哨站岗的情况,详细地说一遍。”

  我立即毫无保留、毫无遗漏地重复了昨天对营长说的一切。

  教导员听后回头看了营长一眼,营长没吭声。

  我想教导员还在向营长求证,我今天对他说的,和昨天对营长说的有什么不一样,而营长的沉默,无疑证明我所说的没有什么问题。

  教导员回过头来起身对我说道:“来,跟我走。”

  我立即起立,等教导员从我面前走过,我才转身,接着是那两个干部也起身朝门外走去,我准备等营长走后再跟着出去,营长却示意我走在前面,等我走出营部后,营长关上门走在最后。

  我们的营房门口就是一个操场,我们一排三个班的新兵就在那里训练,每个班本来都是八人,只有我们二班现在只有六人。

  看到我走在四个干部中间,战友们都朝我投来疑惑和异样的目光,我也有种被押着上刑场的感觉,浑身很不自在。

  营部共有四栋两层楼的营房,正对大门的就是营部,楼上是营部首长们的办公室,楼下是我们一排三个班的寝室。

  靠近营部左侧第一栋是二排和三排新兵的寝室,第二栋是食堂、炊事班和警卫排的老兵居住的地方,靠近营部右后侧的那栋则是库房。

  全营部一共有三个岗哨位,一号岗哨就是营区的大门口,二号岗哨是后山坡下弹药库的大门口,三号岗哨就是我昨天和付小军站岗的后山顶上的岗哨。

  除此以外,每栋寝室营房门口还有一个岗哨。

  教导员在前面引路,并未带领我们到三号岗哨现场,而是朝营部右后侧的库房那栋楼走去,令我感到十分诧异。

  库房那栋楼一楼最头边两间是紧闭室,只有里面有战士被紧闭的时候,门口才会放个岗哨。

  当教导员带着我们朝第一间禁闭室走去的时候,我懵了:好好的,凭什么关我紧闭呀?

  教导员走到禁闭室门口,对那个警卫排的老兵说道:“把门打开。”

  “是。”

  那个老兵把禁闭室门上的锁打开后,教导员朝我一摆头,我心里虽然不服,但嘴上没敢吭声,而是迈着齐步朝禁闭室走去。

  一走到门口我更懵了,因为我发现付小军正坐在禁闭室里面的床上,目光有些呆滞地看了我一眼后,又把脸偏向了窗外。

  “这......”我看了一下付小军,又看了一下教导员,最后看了一眼营长,忙不迭地说道:“这怎么可能?我以一个革命军人的名义向主席发誓,付小军他......他......”

  我本想说“他确实死了”,但现在无论如何也说不是下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