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吃饭的过程,都是在一种诡秘的气氛中进行的,白林胡乱吃完了正要离开,却被墨子留了下了。

  “白小兄弟你且先等等,一会等他们都吃完了,我们去听一下你的新数字的讲解。”墨子起身道。

  “额,那好吧。”白林只好答应,坐在了榻榻米上,目光不由自主的就飘到了姬月的脸上,姬月正在埋头吃饭,看上去吃的很是享受,露出了一副满意的神情,然后她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得,抬起了头,而后三目相对,姬月的脸一下子就红了,随后把头埋了下去,继续吃着碗中的饭食。

  而白林还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盯着姬月在看。

  “你在看什么?”一边的中年大汉突然开口道。

  “没,没看什么。”白林讪笑一声,移动过了目光,姬月对着那个师兄投以了感激的眼神。

  “继续吃你的吧,快点吃完,我们听听白小兄弟的讲解,白小兄弟你可不要藏私哦。”

  “恩,我会完完全全的传授给你们,不会藏私的。”白林道。

  就这样,在诡秘的气氛中,几人吃完了饭朝着院子里跑去,此时的院子里早就聚了一大群人了,正干的热火朝天。

  “哎,师父来了,师父来了。”有人远远的看见,就大声呼喊了起来,其他人也是纷纷收起了手中的活计,井然有序的站在了一起。

  “大家都过来,来,让白小兄弟来给我们讲解一下他发明的这个新数字,对了,你把它命名是什么数来着?”墨子道。

  “我把它命名为白数。”白林脑袋一热,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名字,干脆就冠上了自己的姓了。

  q看nv正}d版=G章/{节=R上H酷匠"网

  谁知有人却不这么理解。

  “好好名字啊,简洁明了,计算还方便,可不就是一个白字便能概括吗,而且这个还正是白小兄弟的姓,更是相得益彰啊。”墨子道。

  见墨子这么说了,众人纷纷叫好称赞,只有姬月露出了鄙视的眼神,盯着白林。

  看来这个名字的真实含义估计只有白林和姬月知道了。

  “那好,我们让小兄弟站在中间,咱们让开点地方,让小兄弟来讲这个白数。”

  众人听了便有序的站开,中间留下了一个圈,白林就在这个圈子的正中央。

  “那好,既然大家认可我的这个白数,那么我就给大家分享一下,反正我一个人用也没有什么用,顶多就计算速度快点而已,只有用的人多了才会发挥它的作用,我这个白数呢,昨天大概的讲了一下……”

  “好了,从太阳的位置上来看我们该吃饭了,从我的角度上来说,讲了一个上午了,我是又累又渴啊。”白林道。

  众人纷纷哄笑了起来。

  “那好,我们这就就此解散吧,今天下午我们在说。”白林说完就跑到了一边的阴凉处坐下了,这一个上午,他把简单的加减乘除运算的概念和定义说了一下,又举了一下例子,还教了他们竖式运算,看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绝对是受益良多。

  “喂,给你的水。”一个清脆的声音在白林的耳边响起,白林转过头来一看,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正是女扮男装的姬月笑姑娘,小姑娘手里把这一个陶罐,陶罐里面装着满满的一罐子水,这些水明显要比一般的自然井水清澈很多,应该是放凉了的白开水,看来这个姬月小姑娘为了他白林还废了一番苦心吗。

  “谢谢了。还麻烦你废了这么多功夫。”白林接过陶罐道。

  “哼,我才不是专门为了你弄得呢,我不过是见大家都在烈日下烤着,所以给大家弄得,这些是大家剩下的,所以才给你的。”少女侧过脸道。

  “呵呵。”白林只能是呵呵一声了,这个孩子真傲娇啊,典型的傲娇啊,这里可是有二十来号人呢,要剩下这么一罐子水让他喝的话,那要多少的锅,煮多少下啊。

  “不管这么说还是谢谢了。”白林道。

  “切,谁要你谢了。”少女虽然口上这样说,但是表情上依然是一副受用的样子。

  “咕咕咕”白林直接就捧起了陶罐大口大口的吞咽了起来,水顺着脖子流到了身上,把衣服都弄湿了,经过烈日的暴晒,在经过冷水的洗礼,白林觉得简直是太爽了啊。

  “好了,谢谢,你放回去吧。”白林喝完了水道,把陶罐作势要递给姬月,姬月本来下意识的要接的,但是看了看湿透了的陶罐和湿透了的白林,极其快苏的收回了手。

  “恩?”白林道,他有些奇怪,这姑娘刚才不是伸手了吗,怎么又收回去了啊。

  “恩什么恩,你自己去放回去。”姬月气冲冲的道。

  “好好好,我放我放行了吧,我这是招你了惹你了,至于吗?”白林道。

  “哼。”姬月冷哼一声,俏丽的脸蛋红了起来,右手则是摸到了剑柄上。白林一看姬月这个样子,立马就意识到自己是说错话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确实招你了惹你了,求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好了。”白林立马哀求道。

  “哼,记住,以后说话注意点。”姬月冷哼了一声道。白林心中一喜,看来这个话语还是起作用了,这个姑娘本质上还是个女孩,心软是正常的,自己只要装下可怜,相信她是不会为难他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去送这个陶罐去啊。”白林道。

  “额,对了,姬月啊,那个去哪里送啊?”白林开口道,他突然想起来还不知道厨房在哪里呢,不过当他把话一说出口,白林就知道要遭殃了,他再次成功的作死了一会。

  一声清脆的剑鸣声响起,姬月的佩剑便架到了白林的脖子上,把白林的脖子上划出一条血痕。

  “啊,对不住,对不住,我下意识的就说出来了,对不起啊,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好了。”白林开口道。

  “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但是你竟然,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我的名字。你,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