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是什么意思,快说,你的幕后指使之人是谁,跟踪我们干什么。”少年道。

  “没有,我才来宋国不就,我敬仰墨子已久,不过是找不到他在那里,这才跟踪你们的。”白林道。他怎么就忘了,墨家墨社大部分可都是游侠出身,没点本事早被官府给捉到了。

  “什么,你一定在说谎,墨苑在哪里,随便去找人打听一下就知道了,还用得着跟踪我们吗?说,是谁指使你来的。”那个少年道。

  “什么,随便找一个人就能问道。”白林惊讶道。早知道就再问上两句了,结果自己找死,跟上了那些游侠出身的墨者,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敢怎么做,白林这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

  “哼,装,继续装,说,你是不是那个陈国公子午派来抓玉儿的。”少年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好吗,我都没去过陈国啊。”白林道。白林话音未落,那少年便冲了上来,白林急忙拔剑抵挡,但是白林没有学过剑术,又如何是这个游侠的对手。没过几招,少年的剑便架在了白林的脖子上。

  “把剑放下。”少年道。

  “好好好,我放,我放,你别杀我啊,你别杀我。”白林可是真怕他一剑了结了他,这些游侠可不像武侠小说里那样行侠仗义,每个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做事全凭个人喜好,一个人而已说杀就杀了。

  白林说着便把剑扔下了。

  “切,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少年道。

  “我真的不是陈国公子派来的人啊。”白林道。

  “算了,徐成,先把他带回去,他不是仰慕老师吗,就让他去见见好了。”一旁的一个中年汉子道。

  “哦,知道了。”少年道,脸上有些不满。

  “好好好,去见墨子,去见墨子。”白林笑道。心里却在思考到底见了面该说什么好。

  说完,少年放下了他的剑,收回了剑鞘中,只是白林刚刚到手不久的工布剑就被少年拿走了。

  “和,这把剑真是不错啊。”少年看着那把从白林手中拿到的工布剑道。

  “喂”少年对着白林道。见少年这样无礼,虽然知道敌强我弱,但是白林知道他们已经决定不杀自己了,那么自己便可以玩玩这个小子,以解心头之恨。于是白林转过了头,哼了一声。

  “喂问你呢,这把剑是什么剑。”少年问道。

  “哼,你难道没有父母吗?”白林道。

  一听这话,少年就怒了,拿起了白林的工布剑就是刺向白林,这下可是把白林给吓住了,他本来是想讥讽一下这孩子没家教而已,没想到这货竟然就直接拔剑砍人了。

  一旁的中年大汉见状,手指一动,“叮当”一声,少年手中的工布剑就被打落在了地上。少年见到剑被打飞,瞬间便清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自己险些犯了墨法,所谓墨法,就是墨家内部规定的刑罚,有些像世家大族的家法,墨法更是极其的严厉。

  “对不住,这孩子早年丧父丧母,是师父将他养大的,所以对常人讥讽他的父母十分在意。”中年大汉行了个礼道。

  “没事,没事,是我不对,不该随意讥讽他的。”白林松了口气,他的心脏还在砰砰直跳,刚才的一幕真是快吓死他了,那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要死了,看来这讥讽别人的事情果然不能随便乱做。

  “你也是,还没有长大吗,人家一说你就火了,要杀人?说话问问题也没有礼貌,也难怪别人会讥讽你。”中年人跟白林说过话后,转头就去教训那少年去了,显然在这个群体里极其的有威信。

  少年低着头一言不发,显然心中还有怨气,只是碍于中年汉子的威信没有反驳。

  “这位兄台,我看这位小兄弟也不是故意的,我们先去见墨子把。”白林见状道。

  “那好吧,我们继续走。”中年汉子道,随后他将打落到地上的工布剑捡了起来,细细的观摩了一番,最后还给了白林,不过看那念念不忘的样子,显然是非常的喜欢。

  “敢问兄台,你这剑是何剑。”中年汉子开口问道。

  “哦,你说这把剑啊,这是越国欧冶子所铸的工布剑。”白林道。

  相传楚王命令风胡子到越地去,寻找欧冶子,叫他制造宝剑。于是欧冶子走遍江南名山大川,寻觅能够出铁英、寒泉和亮石的地方,只有这三样东西都具备了,才能铸制出利剑来。最后他来到了龙泉的秦溪山旁,发现在两棵千年松树下面有七口井,排列如北斗,明净如琉璃,冷澈入骨髓,实乃上等寒泉,就凿池储水,即成剑池。

  欧冶子又在茨山下采得铁英,拿来炼铁铸剑,就以这池里的水淬火,铸成剑坯,可是没有好的亮石可以磨剑,欧冶子又爬山越水,千寻万觅,终于在秦溪山附近一个山岙里,找到亮石坑。发觉坑里有丝丝寒气,阴森逼人,知道其中必有异物。于是焚香沐浴,素斋三日,然后跳入坑洞,取出来一块坚利的亮石,用这儿水慢慢磨制宝剑。

  rJ酷-0匠网永F久b免费6、看2小PS说

  经两年之久,终于铸剑三把:第一把叫做“龙渊”,第二把叫“泰阿”,第三把叫“工布”。这些宝剑弯转起来,围在腰间,简直似腰带一般,若乎一松,剑身即弹开,笔挺笔直。若向上空抛一方手帕,从宝剑锋口徐徐落下,手帕即分为二。斩铜剁铁,就似削泥去土,之如此,皆因取此铁英炼铁铸剑,取这池水淬火,取这山石磨剑之故。

  “哦就是那位铸出了天下第一名剑湛卢剑的天下第一铸剑师欧冶子吗。”中年人显得十分的兴奋。

  古人对剑是十分重视的,最开始就是春秋时期,剑因为难以铸造,所以成了权力和地位的象征物。

  又由于携带美观,所以名士贵族多佩剑,久而久之剑被大众视作有智慧、有内涵、有身份的兵器。

  汉唐时期更是佩剑之风盛行,更是把剑提到了必需品的高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