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长桑君的宅子面前,白林身着黑色深衣,腰佩利剑,头戴黑冠,与长桑君告辞,他想离开这里自己去闯荡,长桑君便送了他一身服饰和一把看起来既有卖相的工布剑,还资助了他一些盘缠。

  “告辞。”白林行了个礼,对着长桑君道。

  “慢走,不送了。”长桑君回礼道。

  那么,接下来白林要去哪里呢,又能去哪里呢。

  白林独自漫步在商丘的大街上,这里人来人往,周边竟然有着不少的小摊小贩,还有不少大商行开的店铺,看得出来,这里的商业极其的发达,白林有些好奇,不时地四处张望着。

  眼前的一幕引起了白林的注意,一只看起来纪律严明的队伍,有些像是军队,但是再白林看来,这个更是有些宗教人员的感觉,这些人穿的是统一的服装,黑色短褐之衣,行事古怪,似乎认识这里的每个人一样,每个人见了都会向他们行个礼。

  “敢问这位兄台,这些人是什么人。”白林随手抓了一个看上去穿着不错的士子问道。

  那人回头看了白林一眼,打量了一番,而后道:“兄台是第一次来我们宋国吧,这些是墨家墨社的墨者。”

  “哦,原来是这个啊。”白林恍然大悟道。

  墨家是一个有严密组织纪律的团体。他们的领袖称为“矩子”。第一任矩子是墨子,后来的“矩子”有孟胜、田襄子、腹等。由“矩子”执行“墨子之法”。墨者“矩子”腹住在秦国,他的儿子杀人,本应依法处死。但秦惠王认为腹年老,只有一个儿子,就命令不杀。腹却说,墨者之法规定:“杀人者死,伤人者刑。”这是禁止杀人伤人的必要措施,它符合“天下之大义”,还是坚持把自己的儿子杀了。这个故事生动的反映了墨家纪律的严明。

  正因为如此,墨者很能战斗,具有“赴火蹈刀,死不旋踵”的精神。但是,墨家是一个具有宗教性的集团,往往容易被人利用。据《史记》记载,在楚国旧贵族阳城君等杀害从事变法改革的吴起时,墨者“矩子”孟胜就站在阳城君一边。后来阳城君畏罪逃走,楚国要收回其封国。孟胜为阳城君守封国,忠于阳城君。他传“矩子”于田襄子,自己为阳城君死难,许多弟子也从其死。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出,墨者有"侠客"的精神。正如《史记·游侠列传》所说的游侠那样:如果行为并不符合正义,但是说话算话,讲信用,答应人家要办的事就必须办到。而且行动果断,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去解救别人的危难等等。

  “怎么,兄台你听说过。”那个士子道,“恩,我在晋国听说过,墨家墨子,敬仰已旧。”白林道。他也确实是敬仰已旧,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他就特别的崇拜墨子。

  但墨子却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农民出身的哲学家、有重大影响力的人,是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中,唯一一个农民草根出生的哲学家,还是在这种战乱纷飞的年代。虽然墨家的十大信条白林有些并不认同,但是对墨子还是十分敬佩的。

  墨墨子也是中国古代逻辑思想的重要开拓者之一。墨辩和因明学、古希腊逻辑学并称世界三大逻辑学。他比较自觉地、大量地运用了逻辑推论的方法,以建立或论证自己的政治、伦理思想。他还在中国逻辑史上第一次提出了辩、类、故等逻辑概念。并要求将辩作为一种专门知识来学习。墨子的“辩”虽然统指辩论技术,但却是建立在知类(事物之类)明故(根据、理由)基础上的,因而属于逻辑类推或论证的范畴。墨子所说的“三表”既是言谈的思想标准,也包含有推理论证的因素。墨子还善于运用类推的方法揭露论敌的自相矛盾。由于墨子的倡导和启蒙,墨家养成了重逻辑的传统,并由后期墨家建立了第一个中国古代逻辑学的体系。

  虽然在汉代以后消亡,连同逻辑思想也就此失传,使得中国就此欠缺了这一种重要的思想,直到民国时期,梁启超通过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来读《墨经》才再次把这个思想给挖掘出来。之后经历了一次极其短暂但是辉煌的复兴。

  “恩?我倒觉得这墨家不过尔尔,他的思想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墨翟也是,不过是个农民布衣出身的家伙,也配称作子吗。”那士子显然是看不起墨家。

  但是他不知道,中后期的墨家可是可以与儒家媲美的大行天下的学说,韩非子称墨家和儒家为“世之显学”,而儒家代表孟子也说"天下之言,不归杨(杨朱,道家代表人物)则归墨(墨子)"等语。

  墨家的崛起势不可挡。

  “恩。”白林道。道不同不相为谋,白林可不想跟这种旧奴隶主阶级的士子打交道,他倒是想去找一下墨翟去。

  想到这里,白林决定跟着这群墨者。于是对那个士子道:“对不住了兄台,我突然还有些事情,我们下次再聊。”

  “好好,下次再聊。我叫”士子的话还没说完,白林已经是没了踪影,他跟到了墨者的后面。

  这些墨者七拐八绕之下尽然钻进了一条小巷,白林跟过去一看,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白林正在奇怪他们是跑哪里去了,突然背后一股寒意袭来,白林连忙躲闪,转过头去一看,正是那些墨者,一个离得他最近的少年手持一把青铜宝剑,剑上闪着寒光。

  “说,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们。”那个拔剑的少年。

  “额,这个,诸位我不是有意要跟踪你们的。”白林开口解释道。

  最f)新G章◎节ap上zK酷匠:J网q

  “哦,那就是有人指使的了,是谁?”少年眼前一亮道。

  “没,我不是这个意思。”白林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快说,你的幕后指使之人是谁,跟踪我们干什么。”少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