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呢,杨朱学派在秦始皇一统天下的时候就已经被魔化的厉害了,变成了单纯的自私自利了,之后的汉朝,更是把杨朱学派的书籍经典列为禁书,只有皇室中还留着,用来给他们的皇子做教育,所以在先秦风靡一时的杨朱学派就和墨家一样,被埋葬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怎么,你认识。”赵恒道。

  “没有,不认识。”白林笑道,神色如常,不想被赵恒看出破绽。虽然他知道赵恒会起疑心,但是现在的赵恒可不是以前的赵恒了,心机很深,白林既然表示了,他起码表面上便不会再提这个了。

  “哦,是吗,不过也是,据老师说你是一降世就是弱冠之龄,一降世不就就遇见了我们,而后又来到这长桑君出治伤,怎么可能会遇到他呢。”赵恒笑道。

  “恩,不过照你这么说,这个感应天地灵气的事情还是要看机缘了,而且还不能着急了?”白林道。

  “恩,这件事急不得,不过也说不定,指不定你明天就突然成功了呢。”赵恒道。

  “哎,看来是真的很难了啊。”白林道。

  白林正在思考怎么样才能成功感应到天地灵气。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白林回过神来一看,原来是福伯,福伯的手上拿着一根长达一米左右的翠绿色竹棍。

  “见过福伯,不知有什么事情。”赵恒行礼道。

  “见过福伯。”白林也行了个礼道。这一年来他是基本上把一些能用得上的礼仪全都学到了。

  “恩。”福伯还礼道,“老爷让我通知你们该用膳了。”

  “好,那我们即刻过去。”赵恒道。

  “对了,老爷说白小友你差不多该醒来了,就叫我吧这根竹棍当拐杖拿来给你用了。”福伯道。说完他便把他手中的竹棍递到了白林手上。

  E“酷m匠n4网9t唯)一正版w,c其p+他q@都是盗X版

  这根竹棍摸起来很是光滑,温润,拿起来倒是挺舒服的,竹棍的顶端是一块色泽光亮的鹅卵石,也不知道长桑君是怎么弄上去的。这根竹棍拿来当拐杖用,倒是挺不错的。

  “白兄,这里离得主厅有些远,兄台你又从未去过,还是我来扶着你走好了。”赵恒笑道。

  白林的心里有些迟疑,这个赵恒怎么看都不像是这种乐于助人的人啊。

  “怎么,白兄你这是不相信我了,你不是曾经说过一句话吗,好像是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怎么能以老旧的眼光看我呢?”赵恒道。他看出了白林的犹豫,也知道白林为什么犹豫。

  这一年来,白林与赵恒的见面不过数次,即便白林从列御寇处知道赵恒性情大变,也从长桑君的表现看出了法器试炼的重大影响,但是白林不信他真的能以己度人,反而是觉得赵恒妆模作样的可能性比较高。

  “没事,既然赵兄你好心帮忙,那我就先行谢过了。”白林决定答应了赵恒,反正这里有列御寇和长桑君在,他又能干什么呢,而且白林知道,他与赵恒的恩怨是极小的,不过只是意气之争而已,白林不认为这样一个富有心机的赵恒会因小失大,为了报复一个意气之争,而惹恼了他的师父和长桑君。

  他认为,现在赵恒这么做,理由也是十分简单,就是纯粹为了继续在他师父列御寇和长桑君面前表现而已,更多的恐怕是为了长桑君,长桑君对白林的态度变化那是众人可见,由无视到重视,再到敬重,赵恒恐怕是想靠他来接触长桑君,趁机刷长桑君的好感度吧,毕竟长桑君的那个法器之威实在厉害,白林可不相信长桑君的攻击手段就这么点。肯定是有未曾展现的。

  其实赵恒的想法白林却是猜错了,赵恒确实是应为长桑君对白林的态度变化,从而转变对白林的态度的,毕竟一个能让长桑君如此厉害的人看重的人,即便是现在不行,那么以后呢,肯定是要一飞冲天的啊,所以赵恒纯粹是为了刷白林的好感度而已。白林还没有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这个预言之人的价值。

  这个价值就连赵恒都估计的小了,他只是当白林是一个未来可能比较厉害,甚至能影响天下大局,但是不知道他是可以使得秦国一统天下之人。

  现在还没有人想到一统天下,即便是有,那也不过是妄想而已,因为现在的局势决定了,统一天下的时机还没有到来。所以赵恒根本认识不到白林的重要。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赵恒道。说罢便搀扶起了白林,架住了白林的右肩,支撑起来,别看赵恒身体看起来不怎么强壮,但是练气多年的他,身体素质远超他人,承担起白林的体重更是毫不费力。

  白林却是不想全靠着赵恒搀扶,他再怎么说也是个大男人,有腿有脚的,虽然还没有力气,但是靠着拐棍倒是也能勉强行走,这个就纯粹是白林的傲气发作了。

  不过呢,既然是答应了赵恒来搀扶,白林也就靠着赵恒来一步一步前进,身体的重心却全在拐棍上,速慢的是可以。

  走到太阳快落山了,天空都变成了深蓝色的时候,终于是到达了主厅了,主厅不算是太大,但也不小,里面已经点上了灯,灯油的味道很重,应该是点了不少。

  走进主厅一看,一如既往的昏暗,看什么都有些不太清楚,幸好长桑君是医学大家,虽然味道不怎样,但是他家的饭食营养搭配均匀,一些这个时代的人长患的病,比如说夜盲症,他们就没有得。

  主厅内放着四张几案,两两相对,列御寇和长桑君已经是坐了一对,白林和赵恒一看就知道该怎么坐了,赵恒坐到了列御寇身边一排的桌子上,白林则被赵恒搀扶着坐到了长桑君身边。

  长桑君见到人已到齐,于是喊道:“福伯,开饭吧,今天全为庆祝白小友伤势已好。”

  长桑君的话音未落,福伯便拿着他的木制饭盒走了上来开始上菜,不对是上饭,只是今天出了饭之外,还有了肉食,桌子上还放着一把小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