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初次炼气

  虽然长桑君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但是白林看的很清楚,在提到破解的时候,他眼珠子向右转了一下,这个微表情表示他在回想,而此时白林看到他的腿有一只已经是朝门外迈了一步,这代表他一想到这个往事,就想跑,可见长桑君对这个事情还是心有余悸,根本不像表面上一样不放在心上,他是真的怕,就算是度过了将近一千多年,他还在恐惧。

  这个法器绝对不凡,这是白林冒出来的想法,连长桑君这样的人都能整成这样「虽然是小时候整的,但是后遗症明显」,搞得千年之后都不能淡然去面对,这个法器真是厉害。

  “对了,既然我的腿好了,那是不是就可以练气了?”白林问道。

  “恩,没有问题,可以了。”列子道。

  “那好,那我就试试。”白林说完。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慢慢修炼吧,我和他就先走了。”长桑君道。

  “那好,慢走,不送了。”白林道。

  “好了,那我们走了。”列御寇道。说完便走出了房门。

  “对了,既然你要修炼的话,那么恢复训练明天再做吧。”长桑君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说道。

  “好。”白林道。

  就盘膝而坐,闭上了眼睛,照着列子所教的的方法进行冥想,眼前一片黑暗,白林沉下心来,放松到了极致,都快要睡着了,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但是却没有感应到一丝奇特的气息跟着呼吸进入身体,每次的空气也没有什么不同,下丹田处也没有什么清凉的感觉,总而言之,是什么都没有。

  要不是白林定力够好,他现在恐怕早就起身了,但是害怕前功尽弃的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但是,没有用。

  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白林却是一点也没有感应到传说中的天地灵气,实在是忍不住了的白林睁开了眼睛,他的右眼还是没有办法睁开。。

  白林费力的站了起来,却又无力的跌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刺激着白林,但是他还想站起来,他用右手紧紧地握住身边的大梁,努力挣扎的站了起来,虽然还是要靠手来分担一部分身体的重量,但是起码是勉强站起来了。

  接下来就是走出房门了,房门离得不算太远,大约有个十来米左右,对于普通人来说根本不算个事,几步远的距离而已,但是对于现在的白林来说,就有点长了,他努力的调整位置,想靠到墙上,但是,很不幸的再次跌倒,经过了几次摔倒,白林终于是靠到了墙壁上。

  而后白林努力的扶着墙走到了门外。

  走出房门一看,已经是到了黄昏,落日的余晖洒在了他那苍白的脸上,他太久没有见过太阳了,没有太阳光,就没有足够的维生素d,没有足够的维生素d,对钙的吸收就是个大问题,要不是有长桑君的特殊疗法,估计他的骨头都脆了。

  就精神上来说,人类往往对黑暗充满恐惧,对光明充满向往,而白林却是在哪个没有窗户的房子里躺了一年,此时的他再度见到了太阳,心情是无比兴奋的。

  白林做到门槛上,看着眼前被金光洒满的美丽景色,金色的树,金色的草,金色的屋子,整个世界仿佛都成了金色,看的白林都有些痴了。

  “额,你醒了啊,怎么,感受到天地灵气了吗。”一个声音从白林的背后响起,不太熟悉,但是白林判断应该是没和他多说过话的赵恒。

  白林转过头去,看见的果然是赵恒,此刻的赵恒沐浴在金光中,英武不凡,好似神兵天降。“恩,天地灵气倒是没有感觉到,空座了一个下午。”白林开始打坐的时候是午饭后,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废了这么长的时间,却是什么也没有感知到,说是浪费了也不为过。

  “没关系,不用着急的,我刚开始的练气的时候,可是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感受到的天地灵气。”赵恒道。

  “哎,你说这个天地灵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白林缓缓道。

  “天地灵气啊,不知道,但是听老师说,就是存在于世界上的气,每个人在呼吸时都会进入人体,但是只有少部分人,能够在其中感受到天地灵气,然后凝练成为先天之气,化为己用,充斥经脉,直达下丹田,就能达到炼精化气,此后就需要将人的精气炼化,与天地灵气结合成为元神之气,滋补神魂,之后的我就不知道了。”赵恒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听你师父讲过,也理解,但是就是感知不到啊。”白林道。

  “这我就没办法帮你了,感应天地灵气只有你自己努力才行,不过这个还是要看机缘的,我刚开始的时候,一个月都没有感应到,直到我见识了一下老师与另一个叫什么杨朱的炼气士的切磋才感应到的。”赵恒道。

  “什么,你是遇到了切磋打斗才感知到的,那我是不是也能啊。”白林目光炯炯,直直的盯着赵恒,眼中充满了兴奋。

  “额,好像不行,老师说了,每个人之间都是不同的,所以我成功的方法,不一定你能成功,当时也是杨朱前辈没有大打出手,才使得我在一旁能够安心感悟的。”赵恒道。

  2酷F匠网O永久c免j费g看F√小说`J

  “杨朱,杨朱,这个名字好熟悉啊。”白林突然到。

  “额,你认识他吗,据说他得到了老子的真传,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赵恒道。言语中充满了好奇,对白林知道杨朱十分的奇怪,毕竟现在的杨朱还是个默默无名之辈。

  白林也想起来是谁了,就是那个杨朱学派的创始者,直观的剖析了人的道德,认为人是绝对达不到绝对道德的程度的,他主张生死是最为公正的,有生便有死,人人皆如是。生有贤愚、贫贱之异,而死皆归为腐骨,芜舜与桀纣没有不同。

  他主张贵己:己身之最贵重者莫过生命,生难遇而死易及,这短促的一生,应当万分贵重,要乐生,一切以存我为贵,不要使他受到损害,去则不复再来。

  全性保真,不以物累形:所谓全性,即顺应自然之性,生既有之便当全生,物既养生便当享用之,但不可逆命而羡寿,聚物而累形,只要有“丰屋美服,厚味姣色”满足生命就够了,不要贪得无厌,不要为外物伤生。

  这个学派在战国大行其道,十分盛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