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

  “恩好了,没问题了,比我想象中的要快的多。”长桑君在一旁检查了一会道。

  “那么,我可以下地了。”白林欣喜的问道。

  “恩,没问题了,可以下地行走了,但是……”长桑君还在说着,白林便下了床,他在床上躺了一年了,可是把他难受坏了,虽然有人陪着讲课,还能看书,但是在床上呆了这么长时间,白林对于下地行走的欲望已经是无与伦比了。

  这不,医生长桑君的话都没说完,白林就直接下了地,可惜刚刚站到地上,白林就摔了个狗啃泥。

  “额,我话还没说完呢,你着急什么。”长桑君看着狼狈无比的白林笑道。说罢便把白林扶了起来。

  这一年来,长桑君的性格也是变了不少,经常会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也变得有了活力起来。

  “你现在的身体虽然好了,但是都是新长成的,而且下肢也有一年没有用了,没办法着力也是正常的,所以要经历一些训练才能正常的行走。”长桑君笑道。

  “我擦,那你不能早说嘛非要先来一句,“恩,没问题了,可以下地行走了”后面再来个但是转弯吗?”白林道。与白林的接触多了就对这些新词是见怪不怪了。

  “没办法啊,我就是这么个习惯,你不服啊,明明是你在那不听完就乱动,年轻人毛毛躁躁。”长桑君笑道。

  “算了算我倒霉,你说,怎么做恢复训练。”白林叹了口气道。

  “额”听到这句话,长桑君在那愣了一下,随后开口道:“这个又是你们那个老家的话吗。”

  “恩。”白林道。没想到一不小心又说出了二十一世纪的词汇,在这之前白林也是经常不小心就说出了二十一世纪的词汇,长桑君问他的时候,他灵机一动就说是他老家的词汇,结果大出白林的意料,长桑君竟然相信了,所以以后不小心说出的二十一世纪话,都拿他老家的话当借口了。

  白林说完,长桑君便在那里愣住了。白林则是心里砰砰直跳,盯着突然发呆的长桑君,深怕他问他老家在哪里。

  过了一会长桑君开口道:“恢复训练,这个词不错,那以后我的这个训练就叫做恢复训练了。

  原来是在想名字啊,白林心里道。

  其实长桑君真的不是在想名字,而是在想白林的老家,在长桑君看来,白林的老家是哪里,天界啊,那么多出一些词汇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天人相隔几千年了,因为白林屡次不小心说出在现在来看十分新奇的词语,结果更是加深了长桑君的判断。

  白林真的是来自天界,不然怎么说的话经常会突然冒出个奇怪的新词呢,有的新词明显是有典故的,那么只有深厚的历史积累才可能有。

  在现在的华夏人眼中,只有中原王朝才是王朝,其他的全都是蛮夷,只有华夏才有深厚的历史,那么这些词在华夏是没有的,周围又不可能产生。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白林来自天界,天界自成一界,历史悠久,也只有这里才有可能诞生出这样的词汇。这就是长桑君脑补的结果。

  若是让白林知道了,肯定会说一句佩服,这个脑补能力真是上了天际了,而且推理结构严谨,自成体系,毫无违和感,真是牛人。

  “那个恢复训练是什么啊。”白林问道。

  “简单,福伯把拐棍拿过来,我给你看看啊。”长桑君道。在长桑君说完后,白林心中冒出一个想法,长桑君这货不是想要让我去拿拐棍走路当训练吧。

  长桑君这边刚说完话,脚步声就响了起来,白林扭头一看,原来是列御寇。

  G更新c%最快x上J}酷t匠网zM

  “咦,你小子不在那教你的徒弟,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啊?”长桑君问道。

  “不需要了,他在你的法器里待过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得,我除了能指点一下他的炼气修习,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他的了,刚才才想到这不是一年过去了吗,这孩子的伤怕是要好了,过来看看。”列御寇道。

  赵恒自打从长桑君的法器里出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不仅话语变得柔和,而且慎言慎行,也没有再摆他的公子架子,更是有了城府,能忍得住气,张弛有度,既有柔和示人,却又多了狠辣凶残。就像是一个在世界上摸爬滚打活了几十年的游侠。

  倒是让列御寇直呼是没有可教的了,但是赵恒还是很敬重他的老师。起码看上去很敬重,因为现在的赵恒着实让白林有些捉摸不透,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额,这倒是,我这个法器还是很厉害的。”长桑君笑道。

  “恩,我也是见识过了,对了小兄弟你要不要进去试试啊。”列御寇盯着白林道。

  “额,我就不用了吧。”白林讪笑道,他再一次见了赵恒差点给吓住,那个人真的是赵恒吗,简直像是一个活了十几年的人啊,跟个重生者一样,他可不想进里面走一遭,虽然他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可怕,但是见了赵恒一说法器,幻阵,之类的话,他就脸色发白浑身发颤,闭口不言的样子,就知道他在里面的阴影有多深了。

  “呵呵,你小子倒是知道厉害了,想当年我可是在那法器里呆了七天,最后成功破解出来的。”长桑君自豪道,神采飞扬,面露红光,显然是对于能通过考验这件事非常的骄傲。

  “你是怎么破解的啊。”白林有些好奇了。

  “额,这个吗,就不用说了。”长桑君笑道。

  虽然长桑君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但是白林看的很清楚,在提到破解的时候,他眼珠子向右转了一下,这个微表情表示他在回想,而此时白林看到他的腿有一只已经是朝门外迈了一步,这代表他一想到这个往事,就想跑,可见长桑君对这个事情还是心有余悸,根本不像表面上一样不放在心上,他是真的怕,就算是度过了将近一千多年,他还在恐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