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你来有什么事情吗。”白林对长桑君的突如其来感到意外,他不是应该很忙吗。

  “恩,这次过来是跟你说一下下一阶段的治疗的,下一个阶段就是养了。”长桑君道。

  随后他坐到了地上,一本正经道:“养的是你的骨头和经脉,你要想能下地走路,甚至是练气修仙,都是要看这下一步,具体的吗,那就是,第一你每天的伙食以后都是特制的,必须全部吃完,我可是经过测量后推算出来最合适的,虽然可能味道上不怎么样子,但是你还是要吃,这养,就全靠这吃食了。”

  一听到味道不怎么样,白林的头就大了,他知道这个时代的伙食普遍不好,那么能让一个吃惯了如此恶劣的伙食的人,评价是味道不怎么样,那是要多难吃啊,但是白林还是分的清楚主次的,区区口舌之欲,岂能与疗伤大计相提并论啊。虽然在某些吃货眼里,或许好吃的要比腿重要也说不定。

  “第二呢,就是你以后呢就要在这床上躺着,不许动,乖乖的等着养好了才能下地。”长桑君道。

  这点来说,白林虽然确实是难受,但是白林已经是有了心理准备了,所以听到这个信息是一点也不意外,你骨头都断了还不得要静养,能好了就算是不错了。

  “恩,应该就是这些了。”长桑君道。

  “就这些啊。”白林道。

  “恩,你还要什么啊”长桑君看着白林道。

  “没有,没有,不需要了,不过我就这么躺着太无聊了,您能给我拿点书来吗。”白林道。

  “哦,你还认识字。”长桑君惊讶道,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能认字接受教育的人,出身都不会很差,毕竟费用太高,要有毛笔,墨汁,砚台和竹简,这些费用可不低,还要有资格进学校才能,这些公办的学校,只允许各自国的王宫贵族的子弟们进入,平常人家是不可能识字的。

  “恩。”白林恩了一声,他知道在这个时代能识字,就意味着他的出身起码不错。但是他不觉得这个有什么值得自豪的,毕竟他是靠着金手指才能看懂,而不是亲自去学习的,这些古文可是要比现代的文字难写多了。

  “读过什么书啊。”长桑君问道。

  这下白林可是有些尴尬了,他读的先秦时代的书可不多,他读过的书也是好多还没成文呢,那他该怎么说,总不能胡编乱造吧,那人家一合自己讨论不就全露馅了吗。

  “没读过什么书,但是认识字。”白林只好这么说了。

  “哦,那你是怎么识字的啊。”长桑君对白林提起了兴趣,白林没有读过什么书,尽然能认识字,这件事在长桑君眼里可是十分奇怪的。

  “这个吗,这个我也不清楚”白林道。

  “哦,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长桑君直直的盯住白林看着,他这下是真的来了兴趣了。

  白林被长桑君盯得有些头皮发麻于是开口道:“几天前,大约是这天河之光的作用吧。”

  “恩”长桑君眼珠子转了转,嗯了一声道:“这倒是有可能,这天河之光从未有过,但是既然是无尽天河将下来的,必定是有诸多妙用,或许这让你识字也是其中之一吧”

  白林松了口气,他是没办法了,就把这个事情往天河之光上面扯了,没想到这长桑君是真的相信了,要是让长桑君知道他一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就能读懂所有文字,听懂所有文字的话,长桑君一定会从白林的身上找原因,那样的话他就有些危险了。

  “对了,那天我听列御寇说,你是一降世,就有弱冠之龄,而且是有宿慧之人,是不是啊。”长桑君突然道。

  酷匠…网唯?一O%正版\I,其他0都J是盗…"版e

  老实说长桑君一开始是不怎么相信的,纯粹是把列御寇的这句话当玩笑了,可是见列御寇那时的神色非常慎重,长桑君也就微微相信了一些,起码是嘴上信了,现在本来是随便一问,但是白林脸色发白,额头上都有了汗珠渗出,这些迹象表明,列御寇说的可能真的是真的。

  “那怎么可能吗,哪有人一出生就是弱冠之龄的。”白林脸色苍白道,声音有些不自然,颤抖了起来。

  “哦,是吗,也许吧”长桑君道。长桑君见白林这样说,心里是相信了大半,列御寇说的话,可能是真的,眼前的这个预言之人,可能真的是一降世,就是弱冠。

  那么,一降世就是弱冠的是什么人呢,长桑君一下子就想到了是天界之人,也只有来自别的世界的人,才有可能一降世就是弱冠,也只有来自天界的人,才可能覆灭掉那些上古传承教派,毕竟你是传承者,人家却是和开创者一个等级的存在,这两者能相比吗,而天梯已断,颛顼断天梯的故事,世人都知道,天人永隔,那么作为天界人的白林是如何以弱冠之龄下来的呢,那肯定是在上面有关系啊,保不准就是上面什么大人物的直系后代,还是相当看重的那种。

  当然至于白林还要练气的说法,长桑君自己的脑补结果是这样的,他认为白林这是要触类旁通,好好观察熟悉这个世界,他把白林想成了那种天帝之子一般的人物,是下界来历练的,没有修为是被封印了,所以才能得到天河之光的青睐,接引天河之光。至于识字的问题那就好说了,肯定不是因为什么天河之光,一定是从天界带来的神秘法术。白林刚才一定是说谎了。

  白林看着眼前神色不断变换的长桑君,心里很是奇怪,拿到这个人疯了吗,在那傻傻的想啥呢。他那里知道,他的一句话,让长桑君脑补到,把他的身世,能力,都自顾自想当然的解释通了,还把白林放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上。

  “你这是怎么了。”白林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嗯,没事没事,那我就先走了,一会书我会叫福伯给你送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