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我先走了。”福伯根本不想理这个人了。扭头就走。

  “晃荡。”一声,关门声响起,比进来的时候要响的多,白林苦笑一声,看来这老头是真的生气了,本来还想问问他有关长桑君的问题,现在看来是肯定没希望了,看着眼前的“极品美食”白林真的是有种无奈的感觉,难道他以后也要每天吃这样的东西吗,不行,即使是为了能吃上口好的,也要把发明创造进行到底。

  白林刚刚立下了他的志向,肚子就开始“咕咕咕咕”的叫了,从这个感觉上来看,应该是至少两天了,不然不会这么饿的,没办法,为了填饱肚子,什么东西不能吃啊,白林苦笑了一下,开始吃这盆烩菜一样子的东西,怎么说呢,虽然卖相不怎样,但是味道还算是不错的。起码没有想象中的难吃,也没有多好吃,要知道在先秦时代还没有做饭还没有用到香辛料,甚至都没有纯盐,香辛料或者是作为了秘方,反正是没有普及,这盆饭放了许多的食材,没有放香辛料竟然能做的很不错,真是让白林微微吃了一惊“看来这劳动人民的智慧还真不容小觑,额,不对,应该是上层贵族,好像也不是啊,真是,这个长桑君他到底是什么呢。”白林自言自语到,而后又陷入了长久的深思中。

  吃完了这盆子饭,白林又决定还是尝一尝这个卖相看起来不怎么样子的酒,这个酒看起来很浑浊,有些像是二十一世纪农村里给牛喝的,直接从井里打出来的水,还是那种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水井,里面的水就是这样的浑浊。(在我们家乡,人们喝的还是那种水。)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白林就睡醒了,他毕竟是已经睡了两天三夜,早就不瞌睡了,要是在上学的时候,这么早都不用叫了,自然是好,但是现在吗,一个断了腿不能动,还神采奕奕精神百倍,那就是煎熬了,想睡睡不着,想动动不了,真是憋屈。真是把他难受坏了,无聊至极的他只好在哪把他学过的公式重新整理了一遍。

  没事时没事了,可是等到天色大亮,连那房门都有强光射进来的时候,也不见有人来,难道没有早饭吗,白林听着肚子在“咕咕咕”的叫。

  “额,好像真的没有啊。”白林这才想起来这个时期的人一般是不吃早饭的,或者说意识里就没有吃早饭这一回事,反而倒是已经有夜宵了。

  “唉,我可怜的肚子啊,又要饿上半天了。”白林仰天长叹到。

  与此同时,外面长桑君的大院中,列御寇喝长桑君相对席地而坐。

  “长桑君啊,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列御寇笑道。

  OA酷匠u网唯一‘{正V版q{,%其他都xo是%K盗☆:版O

  “哦,有吗,我怎么记得没什么事情了啊。”长桑君笑道,一听列御寇的这话长桑君就想起来了,他的法器里还关着列御寇的一个徒弟呢,他不说倒是真的给忘了,不过长桑君也不想就这么放了赵恒,他想逗一逗列御寇,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哦,真的没有吗,再仔细想一想。”列御寇笑道。

  “恩,没有啊”长桑君笑道,突然他拍了怕脑袋道:“哎呦,你看我这记性,还真是忘记了,要不是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忘了。”长桑君看着列御寇那一脸的期望,都快笑道肚子疼了,要不是还想在逗逗他,长桑君就憋不住了。

  “是把,我就说么,那小徒……”列御寇一脸的期望。

  “我的草药要晒晾好了,多谢你的提醒了,我先去收草药去了,咋们一会儿再聊啊。”长桑君站起来道,说完就走向了屋子,他的草药在屋顶晾晒着呢。

  “啊!”列御寇愣在了原地,长桑君边走边小声的笑了起来,等到了屋子后面直接不顾什么形象了,开怀大笑起来。

  “哎呦,哎呦,笑死我了,笑死我了,这孩子真有趣啊。”长桑君忍不住大声的笑道。

  笑了一会听见脚步声响起,长桑君立刻收敛起了他的笑容,继续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

  果然,他刚一回头,就看见了慢慢走过来的列御寇,他还是一脸懵逼的表情,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列兄你跟上来干什么。”长桑君决定先说话,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在对话中也同样适用,只要没碰到一些哎算计,爱后手的心机婊就没有问题。不过这列御寇显然不在此列,他是一个有思想的隐士。

  “这个,长桑君大人,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事情啊。”列御寇厚着脸皮道,当然这是他自己这么觉得的,他还不好意思直说,是你长桑君忘了把我家徒弟放出来了。

  “有吗。”长桑君眨了眨眼道。

  “有啊。”列子笑道。

  “哎……”长桑君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道。

  列子满怀希望的看着长桑君,看的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作为一个活了这么长时间的人呢,这脸皮真的是厚到一定程度了,起码列子的眼神,还影响不了长桑君要继续逗他的决定。

  “对了,那个叫白林的,该跟他说一下注意事项了,不然这个伤,怕是要多花时间才能好。”

  “饿咳咳”列子的希望再次被破灭了。一下子竟然说不出话来了。长桑君见他这样转身就要走。

  长桑君还在等,等列御寇直接把话说明白了,说出来他是要长桑君放出他的徒弟了,长桑君才会放出赵恒来。

  “额,那个,我说的不是这个事情啊。”列子回过神来,见长桑君要离开,连忙道。

  “哦,那是什么事情啊,我怎么不知道呢,要不然你说吧。”长桑君道。

  “额,这个,那个,就是三天前啊。”列御寇竟然在那里支支吾吾起来,看的长桑君都快憋不住笑了。

  “什么三天前啊,有事说事,别在那里支支吾吾的,跟个女人一样。”长桑君冷声道。但是他的心里已经快笑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