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改造眼睛,那不就是传说中的瞳术吗。”白林道。他可是记得在二十一世纪有个披着皮专门讲瞳术的动漫,那里面的只要是瞳术就没有不厉害的,现在他也可能有那个又帅气,又厉害的瞳术了。

  “恩,也能这么说,所以天河之光最显眼的就是你的右眼了,所以你平时不仅要带眼罩遮盖,而且就算是能睁开了,也不要睁开,不然呵呵,那些上古传承教派的人可不是吃醋的。”长桑君道。

  }更}新◇最o快上L酷J匠网

  “啊!”想到好不容易有的奇遇还不能用,白林的性子一下子就低落了起来。

  “啊什么啊,再怎么啊还是要戴,除非你自己想找死,那我就先杀了你。”长桑君道,眼中闪烁着冷酷的光。

  白林一下子便被吓住了,连忙道:“戴戴戴,没问题,绝对戴”

  “在我府中的时候可以以不戴”长桑君道。这句话纯粹是见白林可怜说的,也是他的自信,他不信在他的地盘会有上古传承教派的人呢发现白林的身份。

  “万岁,谢谢了。”白林道。

  “好了,天色不玩了,准备睡吧”长桑君起身道。

  “额,那个”白林支支吾吾道。

  “那个什么,那个,有话快说。”长桑君道。

  “有东西吃吗?”白林缓缓道,“我现在肚子饿的都在叫了。”

  “额,倒是忘了,你在这里等着吧,一会我让阿福给你送过来,我先走了”白林道。阿福就是那个老仆人,是长桑君在周穆王时代收下的一个仆人。

  长桑君走出了屋子,看着眼前黑暗下笼罩着的世界,喃喃自语道:“我这么做,对吗。”那个眼罩他动了手脚,当白林到达一定境界的时候就会自动的泄露天河之光的气息,这是他的一个计划。

  挑起白林和上古传承教派的矛盾,如果被他幸运的躲过了,那么长桑君就会去找人散布消息,把白林是天河之光接引人的身份搞得人尽皆知,相信那些上古传承教派为了自家传承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的,毕竟那是最强巫师的预言。

  反正是要把白林逼到上古传承教派的对立面,甚至必要的时候还要加点料,比如杀了他的妻子亲人之类,让白林彻底的与上古传承教派闹翻,而后向上古传承教派复仇。

  这个计划很好,起码对于长桑君来说是不错的,简单,快捷,有效,危险性也很小。

  长桑君知道自己很无耻,但是他的实战的法术真的不行,连上古传承教派的新生代比较厉害的小辈估计都打不过,他毕竟不是专精于战斗,而是治病,甚至连毒术,扁鹊也没有教他多少,他无法复仇,既然正好遇到了预言之人,那为什么不推一把呢。

  “哎。”长桑君长叹了一声,走回了房屋。

  白林在屋子里等了半天,迷迷糊糊的都要睡着的时候,终于脚步声响起,把白林惊醒,进来的是哪个叫做福伯的老人,虽然时间已到深夜,但是福伯仍然看上去神采奕奕,他手里提着一个木制的饭盒。

  福伯麻利的打开饭盒将里面的饭食取了出来,一一的取出来摆到了案上,随后又取出了一个瓷瓶,不或者说是比较好的陶器瓶,而后拿出了一个青铜酒爵,将其中略微有些浑浊的液体倒进了酒爵中。

  “这些就是今天的吃的。”白林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饭食,这些是什么,顶多算是烩菜,难道他们不会炒菜吗,这是白林才想起来他现在是在先秦时代,现在的饭食都是煮出来的,炒菜是至少到了魏晋南北朝之后了,甚至到唐朝还没有普及。

  而这酒,现在的酒都是工业蒸馏过滤制成的,而先秦时代的酒,都是拿粮食酿的,所以度数上不去,酒水也是浑浊的。

  “哦,你还不满意,这可是极品美酒,这个饭更是王公贵族都不一定吃过。”福伯有些生气道。

  “没没没,挺好的挺好的。”白林知道说错话了,连忙道歉,他不知道此时的饭食之间的差别,在他眼里,浑浊一些的酒和浑浊很多的酒没什么区别,都是在不能喝的行列里,极品美酒,白林不敢信这如此浑浊,酒味如此之淡的酒,就是极品美酒。

  而饭呢,这种烩菜没看出有什么好的,顶多用料好些。看到这些东西,白林终于知道主父偃为啥要说那句“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耳”。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就是大丈夫活着的时候不能用五个鼎来烹食,就是做饭,死的时候还要用五个鼎煮死。鼎在先秦一直到唐朝都是煮饭用的,当然九鼎不一样,但是普通的鼎就是做饭的。

  主父偃是什么人呢,中大夫,相当的高啊,国家顾问啊,就是这样的人,最高理想是拿五个鼎煮饭。

  虽然确实是有点夸张,有点断章取义的感觉,主父偃的话其实主要是后半句,因为先秦变法时,齐国曾经在朝堂上放了一口大鼎,专门用来煮那些贪官污吏。所以拿来引用,毕竟能被当众煮的人,也不是一般人,都是巨贪,都是大老虎。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他可以反映当时的饭食是真的很不好啊。

  因为煮饭确实已经差不多发展到了一种瓶颈了,既然不能在饭食的质量上下功夫,那就只好以煮饭的工具下功夫了。

  “哦,这么说你还不满意了。”福伯道。福伯听出了白林的敷衍之意,他是真的很生气,他今天拿出来的可是极品美味,连王公贵族都不一定尝过,但是你一个奴隶一般的人,说不定连煮饭都没吃过,就都没喝过的人,居然在这里抱怨饭不好,这不是在找茬吗。

  不过这也是他没见过二十一世纪的那些真正的绝世美味,否则还不吓坏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白林可不敢得罪这个长桑君身边的人,他要是在长桑君耳边吹吹风,那白林可承受不了啊。

  “那好,我先走了。”福伯根本不想理这个人了。扭头就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