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要杀你”长桑君看着白林慌张的样子不经有些失望,不过随后又看开了,毕竟他现在年岁不大,还没成长吗。对的一定是这样的。长桑君心里这样想到。

  “啊!”这下可就真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了,毕竟他在这里基本上谁都不认识,义渠,他总不会跨越千里来杀白林吧,魏击是不会的,他当白林是个卑贱的过客,估计早就忘了,那么除了这些人还会有谁想要对他出手呢。

  “谁啊。”不懂就问,这是传统美德,白林果断问了。

  “上古传承教派的人”长桑君一板一眼缓缓道。

  “什么”白林惊讶道,这些是什么东西,他根本没听过啊,为啥要杀他呢。

  “上古传承教派”长桑君以为白林没听清,再度重复了一遍。从这点上就能看出他是真的有些变了,换做之前恐怕就直接关进他的法器里了,白林这样想,不过白林不知道事实并不是他想的那样,长桑君之所以这样,纯粹是为了他的复仇大业,重复一遍话算什么。

  “恩,不对说的多了,反正出去的时候带上,不然会招来灾祸”长桑君决定吊吊白林的胃口,也是为了增强他话的重要性,使得白林相信。

  “什么吗,这个一听上去,就知道很高大上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来杀我这个无人知晓的小小的乞丐一般的人呢”白林道。

  “高大上是什么意思。”长桑君倒是对白林说的这个词很感兴趣,这个词单独拆开可以理解,拼起来却读不懂了,长桑君的时间还有很多并不着急,现在应该着急的应该是白林。

  “这个高大上吗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意思。”白林治好这么解释道,也不知道他的金手指能不能翻译好。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好,你好好休息,我就出去了。”长桑君道,说完就转身准备走了,他这是在欲擒故纵。

  q_酷匠\G网首发

  白林这在为谁要杀他的事情烦恼,见长桑君这个唯一的知情人要走连忙道:“长桑君大人,你先别急着走啊。”

  长桑君一听,转头道:“哦,你有什么事情吗。”经过这一阵的相处,长桑君已经差不多摸清了白林这个人了,长桑君知道,他若是一股脑的告诉他,白林不信不说,还有可能提防起他来,所以要来一出欲擒故纵的把戏,让白林求着他说。

  白林的想法就是,前辈高人就因该高高在上,想要进一步的消息还要自己多努力,这是被那些武侠小说查毒了的结果,总觉得人家高人开门见山就是要算计他,反而是把那疯狂求得的只言片语视为珍宝,虽然这下确实是长桑君要算计白林吧,不过也要白林有这个价值,他本来没有的,不过因为有个语言所以有了价值。

  “额这个,前辈,你能跟我说说上古传承教派的事情吗。”白林一脸惶恐道。

  上钩了,长桑君心里知道了,这下他说的话白林是一定会相信的。

  “哦,这个吗,这个涉及到的事情有些多啊,而且你不该知道的,你知道了也只会招来祸患。”长桑君道,他还是不太敢肯定,想在吊吊白林的胃口。

  本来这就是你告诉我的,上古传承教派要杀我好吧,知道了他们的事情还要招来祸患,那是人家来找我杀,不是我作死的找人家麻烦啊。白林心中怒吼道。

  “额,这个,您刚才是说他们要杀我,那我了解一下他们也没什么事吧。”白林有些讪讪地道。

  “你真的要知道吗,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长桑君的声音猛地高了起来,双眼直直的盯住白林,把白林看的是心惊胆跳。

  白林咽下了一口唾沫,缓缓道:“恩,我要知道。”心里却是这样想的:明明是他们来杀我啊,我了解下还能更糟糕了吗,你吊人胃口也不用这么严重吧。

  白林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若是长桑君直话直说,他信不信还是一回事呢。

  “那好,我就说了。”长桑君高声道。

  白林正准备听呢,一下子被吓了一跳。

  “上古传承教派,顾名思义,他是从上古传承下来的教派,不过说是教派,其实更像是一个大家族,他们是以血脉来传承的,传承的都是他们在上古时代的老祖宗的修炼方法,比如周王的姬氏,就是传承自轩辕黄帝的一只上古传承教派,这些上古传承教派存在于各国,几乎所有的诸侯国中都有,他们的功法都是极其的霸道,平常练气士的修行,是吸纳十分气,凝练两分气,一分为练气士所有,一分归于天地世界,但是那些上古传承教派的功法则是以天界能量种子为核心,吸取气,只吞不吐,所以这片天地的气是越来越少,甚至有一天消失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那练气不是越来越难了吗?”白林惊讶道,练气士炼的气都没了,那还修什么炼啊,那还怎么长生啊。

  “额,你先不要担心,这些气,至少还能在坚持个一千年左右,现在我们来说说他们为什么要来杀你的事。”长桑君道。

  此时白林的注意力却在这个一千年上,原来如此,难怪三国时期还有左慈之类的仙人,但是以后就只有武功的传说了,原来都是这群名为上古传承教派,实为世界蛀虫的存在啊。

  白林还没有发现,他现在的思考方式不再以自己为核心,而是以民族,甚至世界为核心了。

  白林还在那里发愣,长桑君见状,心里有些惊讶,他这是不关心自己的性命了吗,可是从他之前的行动来看,他应该是很惜命的啊。

  “咳咳,既然你不想听,那就算了。”长桑君装模作样的扭头就走,心里却在高喊着,要留下,要留下啊。

  这下可是吧白林给惊住了,他还没听到为啥追杀自己的原因呢,怎么能让长桑君就这样离开呢。

  “前辈,前辈,对不起啊,对不起,我想听,我想听的,刚才我是在想那些上古传承教派的可恶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