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白林睁开了双眼,眼前不再是天花板,而是一个木板,右眼还是睁不开。他一直希望穿越只是一个悲催的噩梦,但是他现必须确信自己是穿越了,根据穿越几大定理来看,自己应该是回不去了。穿越不问原因,不问地点,不问时间,最重要的是不包回家服务。

  那么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就是重中之重了,他现在要有个目标才行,第一个目标就是把那个即将出现的魏国给灭了,但是以自己的力量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那么就要借力了,借谁的力呢,白林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那就是秦国,秦国现在国内矛盾已经显露出来,虽然和各国都是有差不多的问题。

  但是秦国地处偏远,地形复杂,更是是的那里穷到了极点。

  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秦国境内现在是到处都有各种山贼盗匪,害的大部分小族都在深山老林里住的,但是这样伴随的是秦国的兵卒素质要比其他国家强的不是一点。

  可惜,制度不行,白林再次定下来他的目标,他要促使秦国变法,而后一统世界,没错就是一统世界,这件事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因为据白林的了解,练气士第一层炼精化气就能活三百年。

  他要全民练气,同时发展练气和科技,不过现在还是扯得太远了,他现在还是一个腿短了的什么呢,勉强算是人家的小白鼠,给人家观察用的,虽然也没有害他,但是他总是要自己活下去啊。

  怎么办呢,他在原来的世界不过是个宅男加网络写手,能编点小故事,知道点技术。

  想到这里,白林脑子里便冒出来许多想法,一是出书,把牛顿的《自然科学的数学原理》写出来,一定能够震惊世人,起码能震惊了墨翟。另一个想法就是搞商业。

  现在的商业发展还在初级阶段,就是东边低价买,西边高价卖的程度,顶多在来点奇货可居什么的,以自己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耳濡目染之下学会的商业手段,还不挣翻。

  不过白林还是明白的,现在的市场老实说都被那些大家族把持了,那些商会的背后都是大有来头的人,不过嘛还有他们不以为然的地方的。

  新技术,白林是不敢随便拿出来的,他是真的怕人家巧取豪夺,更怕他们还不满足还要把自己抓起来当了奴隶,为他们继续工作。

  所以白林决定搞商业这种事,还是等自己身体好了,练气也到了炼精化气段在说罢。

  白林正在规划他的未来,晃荡一声,门开了,脚步声想起,白林扭头一看是长桑君。

  “哦,你醒了,倒是比我预计的要好,你只要再休息个一年左右就能完全好了,到时候就是练气也是不成问题的。”长桑君道。

  “真的?”白林惊喜道,他本来已经做好躺个三五年的准备了,没想到只需要一年就好了。

  “怎么,你这是不相信我了。”长桑君的语气突然一便,这下可把白林吓了一大跳,他可没忘记,赵恒不过是说了一句怀疑他的话就被关进那个他说的法器里,承受无边轮回之苦,那苦头问那些被关小黑屋里的人是啥感觉就知道了,而且这个无尽轮回绝对是比关小黑屋还要厉害。

  关小黑屋,是让人感觉无比空虚,却又无比清醒,最后会使人疯掉。

  而无尽轮回是给了你希望,用时间磨灭你的记忆,到时候你会遗忘了你自己,以为那无尽轮回世界便是真实。以前白林在二十一世纪看过的一部动漫中,一个本来怀着美好期望的少年,为了达到这个愿望而寻找永生,结果只不过三百年过去,他便变了一个人,忘记了过去的愿望,变成为了永生而寻找永生,甚至不择手段。。

  他还是很怕长桑君的无尽轮回的,他怕在其中磨灭了自己,最后留下的只是一个有着二十一世纪知识,却有着本时代思考方式的白林。

  “没,没有,我真的没有,我错了,不要把我关进去啊”白林害怕道。

  “额,哈哈哈哈”长桑君见白林这样突然哈哈大笑。

  “额,我不会关你的,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长桑君笑道。

  “额”这下轮到白林吃惊了,没想到不过一两天没见,这长桑君还会开玩笑了,再仔细打量一番,发现长桑君的气质真的变了不少,变得更活泼了些,多了几分生气。

  以前的他给人是一种沉稳,但是却有一种日暮西山的感觉,现在却又积极向上了,不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

  白林不知道这与他也有几分关系。

  在预言中,白林是毁灭上古传承教派的人,那些上古传承教派,不仅视他为败类,还毁了长桑君见老师的希望,还害的他当儿子来看的纣王帝辛自焚,事后还要不断诋毁,抹黑他,这让长桑君对上古传承教派充满恶意,所以他决定救活他,让他灭了那些上古传承教派,不然长桑君真的会应为列御寇和帝辛相似,就会就一个可能会为他惹下大麻烦的人吗。

  这是他计划好的,在他第一次看见身上充斥着星光的白林时就想到的,一来借机向列御寇抒发一下感情,告知一下真相,另外吗,就是救活白林,让白林为他报仇雪恨。

  不过他不计划多说,只想引导一下。

  “对了,以后出门一定要带上这个眼罩。”长桑君开始了他的引导计划,说罢便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眼罩。

  l2最新、章节{上3酷n匠np网*$

  “为什么”白林想了想带上去之后的样子不禁有些不满,那简直就是个山贼的标准样貌吗。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带上吧。”长桑君道。

  “额,”白林心中一寒,难道我看错了,这货还是那么霸道,不带他的眼罩就要杀人?那自己在这里真是太危险了,一治好伤,那就赶紧溜吧。

  “不是我要杀你”长桑君看着白林慌张的样子不经有些失望,不过随后又看开了,毕竟他现在年岁不大,还没成长吗。对的一定是这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