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辛他真的有成为一代中兴之君的潜力的,真的,他就是运气不好,碰上了那么多麻烦,就那样他还杀出了一条血路,虽然最后这条路也被堵死了,但是,他的才能绝对是比什么周武王姬发要强的多的。”长桑君大声道。

  “恩恩额”列子连声附和道,心里却是一百个不信,帝辛厉害怎么还是被不厉害的周武王给灭了。

  “行了,我知道你不信。”长桑君看着神情自若的列子道,列御寇一听顿时脸就僵住了,他还能说什么呢,你说你心里知道就好了嘛,说出来干嘛,不是让我难堪吗,列子心里想道。

  “也是,换做是谁也不会相信的,要是我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亲眼见过帝辛的统治,看见那些有板有眼的记载,恐怕真的会认为帝辛是个残暴不仁的暴君,毕竟先入为主吗。”长桑君道。

  呵呵,那你不是先入为主的认为帝辛是个好人吗,但是他始终是输了。列御寇心里对此不以为然。

  “你知道吗,当时的商已经是大厦将倾,制度腐败,官员腐败,祭祀夺权,外还有东夷西狄,内有周和多路野心勃勃的诸侯,就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帝辛不仅撑住了,还整顿朝纲,力压神权,东讨徐夷,西御戎狄,内击不臣。”长桑君道。好像回到了那个让他无比怀念的时代。

  列御寇心中不免嘀咕起来,那这个帝辛这么厉害,怎么还是让周给灭了?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可惜啊,好景不长,周商之怨,已有四代,周氏韬光养晦,力图灭商,不断侵吞周围诸国,还有诸多上古传承者相助,就此崛起。”说完长桑君还是满脸唏嘘。

  哦原来是这样啊,列御寇不经是恍然大悟,看来历史总是胜利者书写的,那么后人会如何评价他呢,列御寇沉浸在了他自己的世界里。

  “但是!”长桑君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起来,把陷入深思熟虑中的列御寇吓了一跳,只好继续听长桑君的讲述。

  “但是,就是他强大起来,帝辛还是带领着他的军队把他们杀的是屁滚尿流,四处逃散,还有不少人投降。”长桑君道。随后盯着列御寇似乎在等他的评价“额,厉害,厉害。”列御寇只能是符合了一下。心里却是不怎么相信。不然怎么是周赢了呢。

  “是吧,虽然我知道你不信,但是我还是要给你讲一讲,后来牧野之战,结局你知道是商败了,帝辛自焚,但是过程你不知道,当时商军的主力还在西面抵御戎狄,没有两到三年回不来,周氏趁机反叛,帝辛把牢狱中的战俘,和奴隶武装起来去打仗,结果中了计,战俘哗变,牧野之战就此失败。”长桑君感叹道。

  “牧野啊,牧野,等到西征兵团回来,帝辛已经自焚,商被灭了。”长桑君唏嘘道。

  “后来呢。”列子接话道。

  “后来,后来啊,虽然商灭了,但是殷商人却还有很多,他们想复国,却被一次次的击败,然后驱逐流放,就像现在的秦国王室,嬴姓赵氏,便是那个时期被迫迁移到现在的地方的。”长桑君道。

  b酷匠网唯N一5"正版,其{他》o都3E是IF盗…"版y

  “大商彻底的分崩离析,商王室是天帝帝俊的后裔,这点深入人心,他们没办法诋毁,便在帝辛的身上下文章,将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了他的身上,还给她来了个侮辱性的谥号,纣王,真是。”长桑君道。

  “为什么他要这么抹黑呢,为了维持正统似乎不需要他厉害啊。”列子道。

  “确实,不需要太厉害,但是周的实力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他们的军队一听到帝辛的名字就会瑟瑟发抖,失去战力,周氏为了保持战力,和为了四代积怨的复仇,便从那时便开始诋毁,而后周的盟友八百诸侯也开始诋毁,那些被打压的祭祀们失去了权力,也在那里诋毁,因为失去了本应该属于他帝位的微子、箕子、比干这群先帝的兄弟,他们为了帝位而诋毁,还有朝中的贵族大臣,他们为了自己的权势不被外来人才分走,所以诋毁。”长桑君缓缓道。

  “所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这么多人诋毁,即便是圣人也能变成奸妄小人,更何况是手段有些血腥的帝辛呢。”长桑君叹了口气道。

  “哦,对了还有你们这群诸子,为了阐述自家的理论,便拿纣王帝辛来举例子,甚至为了增强效果,继续诋毁他。这么多的诋毁,你现在去看帝辛,他的形象现在存粹是你们想象中的万恶之源,仿佛他身上聚集了世界上的一切罪恶。”长桑君顿了顿道。

  “呵呵呵”列御寇尴尬的笑了几声,他虽然没有用纣王帝辛举过例子,但是与他相提并论的几个诸子可是真真正正的诋毁过帝辛的。

  “放心,我不是那种喜欢迁怒于别人的人,而且你真的和他很像。”长桑君笑道。

  列子见自己的心思被猜中,只好露出微笑,两人尴尬相对。

  “算了,和你说这么多干吗,好了天色已晚,我们去吃饭,今天我特意为你准备了好东西,即便你在王公贵族家里也没有享用过,这可是我几百年前的存货。”长桑君说完便走进了房间。

  列御寇还在那里呆呆的站着,北风呼啸,吹动他的衣衫,落叶纷纷,在他身边围绕,他飘飘若仙。他现在还不是那个受人尊敬,受人敬仰,思想成熟的列子,他还是列御寇。

  他还在思考他自己的路。他还不是那个有所谓“子列子居郑圃,四十年人无识者”,可见真正做到了老子所说的“和光同尘”的境界的列子,不过他似乎找到了一丝眉目。

  他想到了他遇到的那个奇人杨朱,他的思想让人沉思,有生便有死,人人皆如是。生有贤愚、贫贱之异,而死皆归为腐骨,芜舜与桀纣没有不同,己身之最贵重者莫过生命,生难遇而死易及,这短促的一生,应当万分贵重,要乐生,一切以存我为贵,不要使他受到损害,去则不复再来。全性保真,不以物累形。

  这让他看到了新的世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