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长桑君知道商的覆灭是必然的,他的内部制度和官员已经腐朽,只有大刀阔斧的改革才能重获新生,这需要君主拥有极强的毅力和决心以及最重要的权力。

  帝辛就是这样的人,他缺的只是时间,然而他们偏偏没有给他时间。

  王党内部的叛逆者,一个群体是以微子、箕子、比干为首的王族反对党和是商王朝的贵族,这些人不断的在国内拖着后腿,另一面则是被那些其他上古教派选中的周。

  周其实并不强,他们虽然对大商充满了仇恨,然帝辛积威甚重,使周武王畏惧极甚。第一次观兵孟津,诸侯皆曰可伐,武王却因害怕而托词“女未知天命,未可也”;及至牧野大战前夕,周武王仍战战兢兢,不敢应战,是吕尚强迫其出战,才不得已而贾其余勇勉力一战。《史记》、《竹书纪年》、《左传》以铁铸的事实证明着这一切。对大商的仇恨、对帝辛的畏惧,使得周人不进一切地诋毁、抹黑自己强大的、天神一般的对手,以建立战略联盟,激起将士的同仇敌忾,减轻自己的畏惧和恐慌。

  牧野之战,俘虏军的反叛,内部反叛势力的动乱,以及那些上古传承教派的帮助之下,竟然打败了强盛无比的商军。

  帝辛自焚于朝歌,商灭。

  长桑君的愿望也落空了,这一次他被那些上古传承教派坑惨了,虽然说他也勉强算是上古传承教派,但是那些人却不承认他是。

  第一点,那些人都是以血脉为纽带,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出身高贵,自然是看不起出身奴隶的长桑君了。

  第二点,那些上古传承教派在世间有很深的根基和影响力,当今诸国王室,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上古传承教派的人,而长桑君,只是孤家寡人一个。

  第三点,其他人的传承都是完整的,但是长桑君他只有扁鹊治病救人的医术,却没有那通天彻地,天下无敌的巫术,他对治病救人精通无比,但是杀人的法术却是一般般,对上那些真正的上古传承教派的传人,他打不过,要不是他的保命术厉害,他早被那些把他认为是不该存在于世间的上古传承教派的传人搞死了。

  看正V版B/章2T节Z-上/酷Z)匠`网_,

  “哎”长桑君叹了口气,走出了房门,太阳已经西下,灿烂的夕阳金光洒满大地。一个穿着黑色深衣的中年人沐浴在金光中,站在那颗微微落下了少许叶子的柏树下。这让长桑君仿佛看见了帝辛,那个叫他叔叔的英勇聪慧的男子,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长桑君对他,是真的把他看做了亲人。

  列御寇和帝辛是真的很想,不是相貌,而是感觉,所以长桑君才会与他结交,所以长桑君才会答应帮他治好白林,不然就凭借他列御寇的名声和实力,还不足以让长桑君许下这样的承诺。

  “额,你出来了,他的伤治完了吗。”列子回头便看见了在那发呆的长桑君。

  “恩,接下来就是养了,他的身体状况比我预计的要好,估计只要在养个一年就可以了”长桑君回过神来,看着列子道。

  两人突然间沉默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是不想说,是有些疑问不敢说。

  就这样对峙了一会后,两人都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长桑君道。

  “你又笑什么呢?”列御寇道。

  “你先说。”长桑君道。

  “你先。”列御寇道。

  “你先。”长桑君摇了摇头道。

  “那好吧,我先就我先吧,你刚才那想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列御寇道。

  “呵呵,我也是,你那样子真的更好笑。好了,那你究竟是想说什么呢”长桑君道。

  “那我就说了啊,你的那个法器是怎么回事啊?”列御寇道。

  “恩,你要问这个啊,我还以为你是怎么了,原来是担心你的小徒弟啊,放心吧,没事的,等他出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好处了。”长桑君笑道。

  “哦,是吗,那我就代小徒谢谢了。”列御寇道。

  “不敢当,不敢当,不过他的苦头还是要吃的,这种人啊,不吃苦,不长记性,不过你想说的不是这个吧。”长桑君收起了笑容道。

  “额”列御寇一下子愣住了。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对吧?”长桑君道。

  “你不用回答了,我看你表情就知道是了,其实啊,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呢?”长桑君顿了顿。

  是啊,为什么呢,列御寇心里也在这么想,他列御寇虽说是个小有名气的人,实力也还不错,但是根本无法与作为上古传承者的长桑君相比,那他究竟是看上了自己什么呢,才会对待自己这么好。

  “其实,你很像一个人,一个我的亲人”长桑君缓缓道,他决定说出来事实的真相。

  “哦”列子恍然大悟,看到长桑君那沧桑的眼神,就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他现在在回忆他的那个亲人,虽然早就猜到有可能是这样,但是列子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毕竟谁也是不想做备胎的吗。

  “他叫帝辛,就是你们经常辱骂的纣王。”长桑君道。

  一听到这个人名,列御寇心里嘎登一下,怎么他列御寇还和那恶名鼎鼎的商纣王有相似的地方吗,那不就是在说他列御寇品行不端吗。

  “你们现在看到的记载,都是周扭曲过,抹黑过的。”长桑君缓缓道。

  这个倒是可能,列御寇研究过,为了维护统治的正统性,新的王朝往往会抹黑旧的王朝,仔细系数商纣王的罪过,就会发现那真是太夸张了,仿佛商纣王就是万恶之源一般,着实让人有些难以相信。

  “帝辛他真的有成为一代中兴之君的潜力的,真的,他就是运气不好,碰上了那么多麻烦,就那样他还杀出了一条血路,虽然最后这条路也被堵死了,但是,他的才能绝对是比什么周武王姬发要强的多的。”长桑君大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