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前辈,那么多人都被困在里面,小徒能出来吗?”列子问道。

  “能啊,3天之后,或者是他通过了幻境考验,都能出来,要是他通过了,我还会送他一份大礼。”长桑君道,他的嘴角挂着一抹神秘的微笑。

  听了这话,列子松了一口气。

  “好了,既然你也问完了,那么我们开始治伤。”长桑君道,说完他右手中指上多出了一抹白光,长桑君以迅雷之势用右手中指点到了白林的眉心,白林瞬间失去意识,昏迷了。

  长桑君舒展了下筋骨,转头对着列子道:“怎么,你还想看看我是怎么治伤的?”

  列子没说什么,转头离开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长桑君看着白林,细细的打量着,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这个传说中终结上古教派的人,看上去好像不怎么样啊。不过反正我是将要离开此界了,不如保下他的性命,让他灭了那群老家伙的道统。”

  长桑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神色不断变化,最后露出了狡诈的笑容。

  长桑君笑了笑,随后又看向了白林。“哎,三百年没动手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退步。”说罢,他双手指尖白光一闪,白林就被翻了身。

  长桑君双眼上显露出一抹白光,白光直直的射入白林的腰部,白林的腰部瞬间就变得和水晶一般,晶莹剔透,骨头血管神经,清晰可见。

  “额,还有点麻烦”长桑君暗自低声道。不过虽然口上说麻烦,手上却没有停下,他右手拇指指尖闪着白光,对着白林的腰部划了下去没有一滴鲜血流出,但是却切开了皮肉,灵巧的绕过血管和神经,将其中的碎骨头一片一片的取出。

  长桑君的动作给人以赏心悦目的优雅和从容,很难相信,明明是在做动刀割肉的事情,但在长桑君手中却如舞蹈般美丽。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

  终于,长桑君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汗,这是在他还是学徒阶段留下的习惯,他的学徒生涯长达五百年,那个时候已经不是上古,留下来传授他医术的也不是扁鹊本人,而是扁鹊留下来的一个医道化身,至于扁鹊的真身在哪,他的化身也不知道,但是长桑君可以肯定,他一定去了天界。

  长桑君从各种古籍中找到了有关天界的蛛丝马迹,但是长桑君对天界还是一知半解,天界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模模糊糊的迷。

  长桑君突然笑了起来。

  “呵呵,没想到还能在联想到老师,已经是两千年没见了啊”长桑君的眼中有着些许泪花。

  长桑君的出身十分卑贱,他是夏朝时的一名奴隶,最低贱的那种,每天除了干活还是干活,饭食也是极其的少,每天饿的饥肠辘辘,身体也长得有些畸形。

  知道那天,长桑君他遇见了他的老师,扁鹊的医道化身,一个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的老头。

  他永远记得那时他师傅说的话。

  “多好的孩子啊,可惜被这些人给糟蹋了,孩子你愿意跟我走吗,每天给你吃饱,教你识字读书。”扁鹊医道化身这样说道。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现在想起来那时的他真是单纯。

  他是这样回答的“我不能和你走,主人很凶,会杀了你的。”听了这句话的扁鹊医道化身哈哈大笑。

  然后说出了那句视之为目标的话。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敢杀我,无论是谁。”

  当时长桑君觉得扁鹊的医道化身在吹牛,但是当他见了扁鹊医道化身的超凡力量后他信了。

  只不过后来,长桑君才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在上古时代,巫医不分家,巫便是医,扁鹊的真身是个通天彻地的巫师,是真正的世界最强,即便是拥有人族气运的人皇也不敢招惹他,而若是有人袭杀医道化身,作为本体的扁鹊会立即知道,并且借助化身为媒介,施展他的巫术,没有人见过他的巫术,因为见过的都已经死了。

  “师傅啊,我又何时才能见到你呢。”长桑君仰着头道。

  他本来是有机会的,800多年前,长桑君从古籍中了解到,借助王朝气运,可以暂时修复被颛顼断掉的通天之路,于是他加入了商,化名闻仲,辅佐帝乙,因为气运还差一些,便没有离开,而是当了帝辛的托孤大臣,而此时,周国正在蠢蠢欲动,不但不做好他抵御西方游牧民族的工作,反而在那里侵吞其他诸侯,奈何商室已经没落,无法去管。

  辛亏太子帝辛天资聪颖,闻见甚敏;稍长又材力过人,有倒曳九牛之威,具抚梁易柱之力,他既有聪明才智,又有一个强壮的身体,长桑君和帝乙都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

  后来帝辛敢于革除先王旧弊,不再屠杀奴隶和俘虏。而是让他们参加生产劳动,补充兵源,参军作战。他蔑视陈规陋俗,不祭祀鬼神;他选贤任能,唯才是用,不论地位高低;择后选妃,不分出身贵贱,立奴隶之女妲已为后,让商有了中兴之势。

  而后伐东夷,把商朝势力扩展到江淮一带。特别是讨伐徐夷的胜利,把商朝的国土扩大到山东、安徽、江苏、浙江、福建沿海。帝辛对东南夷的用兵,保卫了商朝的安全。

  这让长桑君很是欣慰,帝辛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他距离开启通天之路的气运只差一丝,简直是触手可及。

  然而就是这么一丝始终是凑不齐,此时,国内虽然表面看上去安好,但实则暗流涌动。

  酷匠f网首发FK

  商是王权和神权合二为一的统治,但是后来王权物神权发生冲突,在帝辛时达到高峰,帝乙到帝已的冷酷措施,成功打压了神权,然而那些祭祀却不甘心,他们想重现伊尹、巫咸等时代超越王权的辉煌。

  于是这些内奸联通周,开始了叛乱,此时的长桑君真正与西狄交战,等到回归之时已经迟了,商就此灭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