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姓兵卒已经快疯了,他没有想到,今天出来执行任务,竟然会被一个乞丐砸破了脑袋,砸坏了眼睛,还是拿石头砸的,乞丐还是断了腿的乞丐。

  王姓兵卒也不管自己血流不止的伤口了,他现在只想杀掉那个把自己砸伤的乞丐,他捡起了刚才被砸到眼睛时扔在地上的长戟,飞快的跑向了那个乞丐,挥舞起了手中的长戟。

  在王姓兵卒的猜想中,那个乞丐应该会吓得惊慌失措,掉头就爬,但是,没有,那乞丐沉着冷静,继续的拿起石头瞄准了他仅剩一只得左眼,砸了过去。

  王姓兵卒的眼前变得一片漆黑,他瞎了,被一个乞丐用石头砸瞎了,他的升官梦也在也不可能实现了,智家是不会要一个眼瞎了的人的他没机会了。

  王姓兵卒疯狂着挥舞着他手中的长戟,不断的靠近乞丐,乞丐好似被吓傻了一般,静静的待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如果有人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乞丐眼神清明,分明是清醒至极。这乞丐便是陷入幻境中的赵恒。

  王姓兵卒疯狂的砸着地面,把四周弄得尘土飞扬,看不清东西,他手中原本的精良长戟,因为不断的打倒石头之类的硬物而变得破破烂烂,但是,要砸死一个断了腿的乞丐还是不成问题的。

  周围的兵卒都在看戏,这王姓兵卒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个还没死的死人而已,作为一名卫士,瞎了双眼,那还能继续作战吗?当然是要被赶出智家了,这么大的年纪,有没有多少积蓄,还没有儿孙,眼睛还瞎了,只有死路一条。

  王姓兵卒离赵恒的位置越来越近,那长戟就在他眼前不停的乱舞,带起“呼呼”的破空声,只要被砸中一下,赵恒丝毫没有疑问的要死,但是赵恒还在那里坐着不动,看着长戟在他眼前乱舞而不动声色。

  赵恒想要干什么,他想亲手杀掉这个杀了他一回的人,即便他知道这不过是幻境,不过他就是想,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他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哪怕一会还是要死,他也要先亲手把这个王姓兵卒杀掉。

  那长戟几乎都要扫到赵恒的鼻子上了,但是他依旧平静,但是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现在正是他出手的好时机,王姓兵卒已经是非常接近赵恒了。

  终于,赵恒动了,他双手撑地,一下子跳了起来,狠狠地将王姓兵卒扑倒,并掐住了他的脖子,王姓兵卒奋力的挣扎着,狂乱的嚎叫着他已经是疯了,但是他还是想把那个置他于死地的乞丐弄死,他奋力的挣扎,想把赵恒从他脖子上弄下去,但是赵恒的骨头都被王姓兵卒弄得断掉了,赵恒依旧不肯放手。

  随着时间的流逝,王姓兵卒的力度越来越小,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小,嚎叫声也越来越低,脸色逐渐由红色变为白色,在便为青紫色。

  这王姓兵卒是真的死了。

  C?酷匠^`网O唯{&一正Hp版,N?其~,他l^都`J是a盗+版*

  被一个他根本看不上眼的乞丐弄死了。

  这纵然有他轻敌的缘故,但是命只有一条,或许不止一条,但是这个人死了。

  赵恒看到王姓兵卒逐渐死掉,松了一口气,他心中也放松了下来,那么接下来该干吗呢,他曾经想过报了仇会是怎样的感觉,痛快,高兴,痛苦,但是唯独没有想到是那一直在经历,一直在恐惧的迷茫,他又陷入了迷茫,不知道该干什么,不过幸好,曾经被遗忘的记忆正在不断的回放,对的,我要出去,我要破掉这个幻阵。

  但是,就这个幻阵的强度来看,以赵恒这半吊子水平是不要想着暴力破解了,只能是顺着幻阵主人的念头了,但是那个给了自己惩罚,把自己关进这里的长桑君是个怎样的人呢,这时,赵恒才发现,他对长桑君几乎是义务所知,只是听师傅说他医术高明,活的久而已,他的实力,他的性情都不知道,就敢出言不逊,赵恒这才知道,当时是有多么冒险。

  这个幻境该怎么破除,赵恒不知道,他现在要顺着长桑君的想法来完成这个惩罚,估计才能出去,那么长桑君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呢。

  赵恒还没来得及多想,旁边的兵卒已经狰狞的笑着,举着长戟砸了过来。

  赵恒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但是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死去的王姓兵卒报了个严严实实,动弹不得。

  “碰”的一声,赵恒的脑袋再次爆开,红的白的飞溅的四处都是。

  此时,长桑君的屋内,我们的主角白林看着陷入昏迷的赵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敢问前辈,小徒究竟是受了什么惩罚?”列子率先说道。

  “我抽取了他的灵魂,放入了我的法器中,他将在那里,变成一个断了腿的乞丐,,如果不自救,就会不断被杀死,而且每次都是极其凄惨的死法,如果他最后能够自然死亡,那么他就会苏醒。”长桑君看着列子道。

  “对了,这里是真的可以模拟死亡的感觉的,本来是来选徒弟考验心性用的,结果没找到一个,总共一千多个我勉强看的上的人,自愿进入法器,结果都在那里迷失了,我也就没管他们,毕竟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长桑君道。

  听了这话,白林有些不寒而栗,能将一千多个长桑君看的上眼的人迷失在其中,那要有多厉害,赵恒这个纨绔子弟能出来吗,这个长桑君也是个狠人,那么多人竟然不管了。

  “是不是觉得我残忍,可是已经是两千多年过去了,我最近几百年没找到合适的人了。”长桑君笑道。

  这么一说,白林瞬间知道了,长桑君作为上古派系传承者,自然是可以长生的,,然而他们传承的条件很高,这些人进入到了其中已经太长时间,恐怕一出来就要死,长桑君只好把他们扔在法器里面不管了。

  “敢问前辈,那么多人都被困在里面,小徒能出来吗?”列子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