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恒疼痛难忍之际,一边的兵卒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长戟准备砸下。

  赵恒只觉一股寒气从背后袭来,危险,他心里有个声音这么喊道,这是他以前在“庠序”打架训练出来的成果,也正是靠着这个他才能每次准确的击中对手的剑。

  其实这种感知对于久经沙场的精兵来说很是常见,他们不用回头就能知道后面有人要偷袭,更有甚者能感觉到其他人对他不怀好意。

  赵恒吓了一跳,满身的疼痛也是顾不上了,直接一个灵活无比的翻转,浑身都好像要散架了,兵卒的长戟也在此时砸下,狠狠地砸到了地面上,把黄土地上砸了一个坑,那长戟也是被震的发出“嗡嗡嗡”的声音,看那兵卒青筋暴起的手,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反作用力。

  “额,老王你信不信啊,打个断了腿的乞丐还能打歪啊。”一边的另一个兵卒对着挥戟的兵卒笑道。

  “行了,闭上嘴吧,老子还不比你厉害。”那个挥戟的王姓兵卒道。

  “行行行,你厉害,你厉害你还是个小兵啊。”一边的兵卒冷笑道。

  那王姓的兵卒仿佛是个被踩住尾巴的猫,一张老脸涨的通红,手上青筋暴起,全身发颤。“你有种在说一遍。”看来这话是真的说到这王姓兵卒的伤心处了。

  “你有种在说一遍。”王姓兵卒咬着牙道。

  “切。”那个兵卒见王姓兵卒动了真火,也不再触他的霉头了,要知道这个王姓兵卒可是卫队里出了名的大力士,可惜当了十年的卫兵还是个小卒子,常人一说到他没有晋升这件事,他就会真的找人拼命,到现在已经有两个先例了,这个兵卒可不想做下一个,为口舌之利搭上性命就不值了。

  在这几句话的时间里,赵恒抓住机会就是爬,现在倒是爬出了十几米了,王姓兵卒正积了一肚子火,找不到发泄处,看见这个挑起话题的源头就冲了上去,挥着他的长戟砸了上去。

  妈的,赵恒心中暗骂一声,这货怎么还在追啊,赵恒一听见身后袭来的风,和那清晰的脚步声,就知道那个兵卒又来了,长戟划过空气发出“呜呜”的破空声。

  赵恒后背发凉,全身各处都在预警,这一下要是被打到了,一定会被打死的,一定会的。

  i酷o匠:(网P9正A版首发

  赵恒慌张的想要躲避,但是那王姓兵卒早有预料,直接用大力气改变了长戟的轨迹,径直砸到了赵恒的脑袋上,瞬间红色白色的混色物飞溅的到处都是,王姓兵卒身上更是被溅了一身。

  “切,还想躲。找死。”王姓兵卒喃喃道,说罢便把赵恒的尸体拖走了。

  赵恒被击中的那一刻,他仿佛看见了他的一生,他的出生,他的学习生涯,他寻芳问柳的经历,他追随老师修道的过去,以及一句话惹怒了长桑君,进入了这个幻境。

  对了,不是说死了就能出去么,为什么没有反应呢,赵恒心里想到,但是却没有任何回到现实的迹象。

  赵恒现在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他的一切感知都被剥去了,有的只有无尽的黑暗,空虚,寂寞,这是什么感觉,这是死亡的感觉,赵恒在其中迷茫无比,他真的快要疯了,连记忆都开始模糊了。

  终于,在他的期盼之下,他的面前终于是出现的一道光,光缓缓的飘着,赵恒不顾一切的想要去拥抱那道光,好似飞蛾扑向灯火,但是他却动不了,还好的是光在向他而来。

  这种飞蛾扑向光的渴望,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赵恒以前也不明白,但他现在明白了,在黑暗中沉沦时,眼前出现一道光,那么即便这光要用生命去追求,他也愿意,朝闻道夕可以死,就是这种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赵恒终于与光接触到了,然后他感觉自己再度有了身体,他急切的睁开眼,愣住了,虽然他的记忆已经模糊,但是这里,他的死亡之地,他依然记得。

  他又回到了这座城,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不是有人看着他指指点点,也有人看着他在说些什么,那无比熟悉眼神,那是鄙视,那是怜悯,那是人的眼神,他在无尽的黑暗中呆的太久,以至于连见到人都会勾起回忆,这一切他都觉得是让他高兴的,即便这些含义并不好。但是,能见到人,就好了。

  赵恒笑了起来,在路人看来,是一个乞丐发疯般的,突兀的笑了起来,人们的眼神中充斥着厌恶,但是他还是高兴,他再三确定他是回来了,回到了人类世界,即便这是幻阵中虚假的人类世界,但是毕竟是人类世界不是吗。

  喧闹声响起,人们四散而逃,远处,智家的仪仗正在逼近,开路的兵卒们四处行动,四处驱赶着乞丐和一些正在收拾东西的小贩,赵恒见到了那个正在走向他的王姓兵卒。

  在黑暗中的无尽的岁月中,他几乎连母亲,父亲都忘记了,但是这个送他死亡的王姓兵卒的脸却是牢固无比,他的一张四十多岁的老脸无时无刻不在在他记忆中大笑着。

  看着这个王姓兵卒,赵恒一股恨意袭上心头,怒火止不住的往上冒,这使得他原本苍白的脸色红润了起来,脸上,脖子上,手上,青筋暴起,被愤怒冲昏了头的赵恒捡起了地上的石头砸向了正在向他慢慢走来的王姓兵卒。

  王姓兵卒被赵恒愤怒之下的石头砸到了头上,王姓兵卒只觉一股暖流在他额头上出现,他知道肯定是头被砸烂了,“啊啊啊,连你个乞丐也敢欺我。”说罢便挥着长戟冲了过来。

  赵恒被王姓兵卒的杀气吓了一跳,但是随即冷笑一声,继续捡起了石头,狠狠地砸向了王姓兵卒没有防护的头部。

  “啊!”王姓兵卒惨叫一声,这声音可以与杀猪时,猪的惨叫相提并论了,这一下竟是砸到了王姓兵卒的右眼,鲜血止不住的流出来,赵恒兴奋了起来,继续拿起了石头砸向兵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