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为何如此?”列子问道。

  “你不知晓,我也不能告诉你,反正这个人我救是救了,但是以后别把他可以接引天河之光的事情说出去,也不要说出我救过他,你只要知道他是上古预言中的一个关键存在,是所有上古教派的大敌。”长桑君抿了下嘴道。这声音只有列子能听见,在白林和赵恒二人眼中,列子和长桑君还在把酒言欢。

  “好了,小子,你听好了,你现在下肢瘫痪,要想恢复,要先清理你碎裂的骨头,再修复你的骨,最后再修复你的经络。然后你就可以自由行走了,一会我会让你昏迷,然后刨开皮肉,去除你破碎的骨头。”长桑君道。

  “好。”白林激动道,这长桑君果然是有真材实料的神医,对现代医学还了解一些的白林知道,就是在现代,也不过只能是将身体里的碎骨头去掉,不能修复骨头,不能修复神经。而这长桑君竟然能完全治好,这医术真是厉害至极。

  “咦?”长桑君惊奇的看向白林,眼中有着些许震惊。

  白林在那等了半天,见长桑君没有丝毫动作不禁问道:“长桑君大人,您为什么还不开始啊?”

  “不错,想不到你这小子的精神很强吗,刚才那一下,即便是列御寇也是承受不住,顶多坚持一两下清醒就要乖乖晕倒下,想不到你尽然毫无反应,这精神已经不逊于普通的炼气化神级别的练气士了。”长桑君笑道。

  白林心中猛地一惊,这长桑君当真是深不可测,没见他任何动作,就能连列御寇这种步入炼精化气多年的人都能随意弄晕,看来这些人可不是动漫,电视剧中的表演的那样,他们的杀招,藏匿于普通的一举一动,根本不会让人看到什么蓄力之类的事情。看来以后还是要万分小心,也不要得罪人,免得人家瞪了你一眼你就死了。

  其实白林还是多虑了,这世上能做到长桑君这种地步的人少之又少,顶多只有一些上古活下来的老妖怪能做到,其他练气士一有动作,那气的反应顿时就能让他成了指路明灯,而且也是长桑君的传承特殊,他传承的上古神医扁鹊的医道,以治病救人为核心,所以他的气十分中正平和,不易让人发现,而且还没有杀气,自然是很容易让人中招,不过白林知道的少,也就这么认为了,这使得他以后动手,都是做好万全准备,最后用别人根本想不到的方法,轻松取得项上人头。

  “什么,你是说这个奴隶的精神竟然比师傅的还强,这怎么可能吗?”赵恒惊讶道。

  一听赵恒说的话,列子和白林便知道赵恒怕是要惹长桑君生气了,长桑君作为上古神医扁鹊的亲传大弟子,他的医术高超,而医生看病的重中之重便是能看出患者的病,对症下药,那长桑君的眼力肯定是他的骄傲之处,赵恒的话,相当于在长桑君最自认为厉害的地方嘲讽,长桑君作为上古传承者,深不可测,惹怒了他会有什么后果,他们谁也不知道。

  白林正要开口,却见列子对着他摇了摇头,我不是为了你这个没有眼识的徒弟出头啊,我只是怕长桑君迁怒了不给我治病啊,要是长桑不给我治病了,我该何去何从啊,白林心里怒吼着。

  “哦,你这是不相信我上古神医扁鹊传承者的眼力了。”长桑君面色阴沉道。

  “大人,大人,他肯定不是这个意思,他这人就是这样,别误会,我们先治病,先治病哈。”白林插嘴道。

  “嗯,那好。”长桑君惊奇道,他刚才从白林和赵恒的行动,神色,动作,话语上来看,这两人明显是有不小的矛盾的,现在白林竟然会帮这个赵恒开脱,而不是在一边看戏,这不禁是让长桑君吃了一惊,他哪里知道,白林是怕被赵恒连累,害的病也治不好,毕竟白林不清楚先秦时代,诺言的含金量是非常高的,更何况是从更早的商周时期活下来的长桑君呢,长桑君既然答应了会帮他治疗,那便不会食言。

  “好了,闭上眼吧。”长桑君道。

  “嗯?”白林道。

  “咦?”列子道。

  “啊?”赵恒道。

  “好了,有必要那么吃惊吗?”长桑君笑道。

  “这个,不符合.....”白林吃惊道。

  “不符合什么,不符隐士高人的形象吗?”长桑君道。白林没想到,长桑君竟然和他聊了起来,也不知道该这么回复,谁知道长桑君是个怎么样的人,万一是个心机阴沉之辈,在那套你话呢,不过白林很快便否决了这种想法,长桑君作为一个活了这么长时间的老人,实力强大,要对付他,说不定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他,会在这里闲得无聊套他的话,好对付他,他自己可不认为他有什么值得长桑君对付的,现在的长桑君有点像是养老院里的老人,想要找人聊天,白林决定和他聊聊,说不定能得到什么隐秘的信息。

  、8看2T正版=章S.节}Y上酷Sj匠+网

  “那你心目中的高人形象是啥样的。”长桑君道。

  “什么样,整天板着脸,严肃无比,起码不会像您这样,宽宏大量。”白林道。

  见白林竟然敢回话,列子不经心中一震,他与长桑君虽然是结为了忘年交,但是相处时间却不怎么长,也不知道他的性子,所以他们聊天的时候,列子都是在默默地听,结果最后长桑君竟然会觉得列子是他的知己。白林竟然敢去搭话,真是胆大。但是听了白林的话后呢,列子也放下了心,其实他也不知道这话到底中不中听,反正长桑君是笑了起来。

  “那好吧,既然小友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卖你和列御寇一个人情,对这个小子,叫什么赵恒的,稍稍来点惩戒。”长桑君笑了笑道。

  赵恒脸色发白,虽然不知道惩戒是什么,但是再怎么轻也是活了千年的老妖怪的惩戒,赵恒还是相当的怕,但是他也知道,这个惩戒是必须要受的,强者的尊严不容挑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