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希望

  老夫列御寇。”中年人道。

  “别逗我了,就你啊,列子都多大了啊,怎么可能还是这年轻啊,你是列子,我还是老聃呢。大叔,有没有水和吃的啊,给我点。”白林一睁开眼就看见了这两人,以这两人的装束来看,他们对现在和难民奴隶无异的他是不会去管的,但是他们既然是等了,那就应该不会有恶意。白林已经猜到他们肯定是为了昨天的银河星光降临的事情来得,不过现在他自己还是一头雾水呢。

  “你这奴隶怎么。”少年瞬间忍不住了开口了。他作为公子,何时等过奴隶啊,奴隶向来都是被他想么样就怎么的东西而已,没错就是东西,奴隶不过是东西罢了,但现在不仅等了,这个奴隶还不识抬举,「他这么认为的」还敢这么跟他们这群人上之人这么说话。但随即又在列子的眼神注视下闭上了嘴,一肚子火气顿时被吓没了。

  列子笑了笑道:“小徒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说罢便递上了一个水囊和两块干粮。水囊是应该用羊或者猪的肺做的,倒是水还有不少,干粮看上去应该是用粟米做的,不太精。

  但白林已经是饿了两天两夜了,所以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大口吃了起来将水囊里的水喝光了。还不错,吃了个七八分饱。

  “啊,没事没事,我这样子也是难怪会被认为是奴隶吗!”白林笑道,语气轻快,好似是原谅了那少年,实际上是在说那少年没有识人之能。他现在已经是差不多信了他是列御寇了,但是没见过他的练气士手段,他还是有些怀疑,他还是想试探一下。

  列子倒是没在说话,那少年反正是红着脸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的样子,逗得白林在心里是大笑无比,差点就真的笑出来了。

  “大叔啊,你在哪走的,走到这花了几日,又等了几时啊?”白林笑道。白林说的是大叔,不是列子,表明是不相信他是列子,又问他路程和时间,其实是在推算他的速度,看他会不会庄子记载的“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反正从庄子的记载来看,这御风而行的速度是非常快的。

  “我么大日初出御风而行,至此是太阳还没完全升起,等到了现在”说话的是那个实在憋不住的少年。

  “哦!你说你能御风你就能御风了。那我还说我能飞天呢”白林道。

  酷\匠!{网)正y¤版b首n发Gm

  “你你你”少年面红耳赤,显得滑稽无比,倒是一旁的列子似乎看出了什么,不在有什么动作。

  “你什么啊,你你你你,你结巴啊?”白林道,气势咄咄逼人。

  “好,你不是不相信吗,你看着。”少年竟是平下了气,起码脸上是看不出来了,但他的心已经乱了,竟是看是给他心目中的奴隶开始表演了。

  少年说完后,他的身边周围都涌出了呼呼的风声,而此时周围是没有风的,他就这样慢慢的悬空,立在了天上,白林终于是打消了最后一丝顾虑道:“还请老先生救我。”

  “你不是有手有脚吗,何须我救啊?”列子笑道。

  “老先生,我前三日日被那晋国士大夫魏氏继承人魏击打的下半身瘫痪,在这荒野上已是两天两夜没有喝水了,还请先生传我练气法门”白林苦笑道。

  “你想练气?”列子沉吟道。

  “嗯嗯嗯。”白林连忙点头道。

  “也好,不过练气只能长寿,不能医好你的腿啊,而且你下肢瘫痪,这下肢的精气散的所剩无几,恐怕连第一层炼精化气都无法达到啊”列子道。

  “什么!”白林听了列子的话,心中噶等一下,练气士竟然都没有办法治好这瘫痪吗,而且,因为这下肢瘫痪,连练气这条路也被堵上了吗。

  “不过我倒是听说有人或许可以医好你的腿。”列子道。这句话一说出,白林心中顿时又燃起了希望。立即用他只能睁开的左眼直直的盯着列子。

  “谁”白林焦急道。

  “扁鹊!”列子道。

  “上古炎黄时代的神医扁鹊!”白林道。现代人经常说的扁鹊是战国末期的师承常桑君,本名秦越人的神医,还有一篇扁鹊见蔡桓公传世,但是这个扁鹊明显还没出生呢,那列子说的一定就是上古炎黄时代的神医扁鹊了。因为秦越人的扁鹊之名,就是因为他的医术高超,才被人用上古神医扁鹊之名来称呼。所以列子一说扁鹊便想到了上古神医扁鹊。

  “对。”列子道。

  “可这,他能活那么长时间吗?”白林问道。那可是上古炎黄时代啊,离现在至少也有两三千年了,他能活那么长时间吗?

  “炎黄时代的扁鹊自然是死了,大约是在周建立的时候死的,但他的继承了扁鹊之名的弟子长桑君还在,他的医术不在上古神医扁鹊之下。”列子道。

  “什么!对了,长桑君,还有长桑君啊!”白林笑道,长桑君在史书上是扁鹊秦越人的老师,而这长桑君的老师竟然是上古神医扁鹊,那他一定可以的,一定。那么治好了是不是就可以练气什么的了,长生?

  但是脑子发热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白林这才发现这不过是个画饼充饥的饼而已,且不说自己不知道长桑君的位置,就算是知道,可这下肢瘫痪的情况又怎么能去的了呢。

  “我可以带你去治伤。”列子缓缓道。这下白林是真的疯狂了,真的,他真的有救了,苦尽甘来啊,他的隐忍没有白费。

  “真的!”白林用颤抖的声音道。他面色发红全身微颤。

  “真的,我还可以传你练气之术。”列子道。

  一听这话,白林立刻平静了下来,我与列子非亲非故,他为何如此对我这般好呢,白林一直是相信等价交换的,即使你赚了眼前的,也有可能后一步因为你的短视而亏惨。

  “那么,你要什么?”白林也不试探了,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