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太阳初升,给这片黑色荒原上铺上了一层金光。

  一位身着黑色深衣,腰配长剑的中年人在这片荒原上飞了起来,没错,他身后跟着一个白衣少年,如果有人在的话,就会听见中年人身边呼啸的风声,他竟是乘风而行。中年男子面容平常,但看上一眼便会被他吸引,在看却又看不清楚,如同隔了一层雾,中年男子在风中刑行进,衣物却纹丝不动。

  跟在后面的少年身着白色深衣,衣服在风中不断摆动,显得飘飘欲仙,少年腰间配一长剑,剑鞘整体是黑色,却似有光华隐隐冒出,少年面容清秀帅气,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个仙人一般。

  这二人行进的方向,正是白林所在的地方。

  “老师,我们这是要去哪,还要浪费气去御风。”少年不解道。

  “昨日,我夜观天象,发现有一奇人降世,此人一降世,便是弱冠之龄,可谓闻所未闻,昨晚他竟引动天河之光降世,正好就在附近,所以我们前去看看。”

  “什么!还有还有人一降世便是弱冠之龄?”白衣少年惊奇道。

  “好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一降世便是弱冠之龄,虽然没有见过,但也并非没有可能。你这养气的功夫还是不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炼精化气啊。”中年人缓缓道“师傅,我不是还年轻嘛,在加上有您这位练神返虚境界的高人指点,我何愁不能炼精化气,踏上真正的练气士之路呢?”少年笑道。

  “你这小子,真是。”中年人笑了笑道。

  “对了,师傅,那个天河之光有什么用呢?为什么那个人能接引呢。”

  “额,我也不知道,接引天河之光的,我没见过,古籍上也没有记载有人能接引天河之光的,不过传说以前周强大色时候,周天子可以引紫微帝星星光降世,功能,周室没有记载。至于此人为何能够接引天河之光,我是真的不知道。”

  “那天河一看便比紫微帝星厉害,那天河之光肯定比周室的紫微帝星厉害了!”少年道。

  “我不知道,不过这世上应该有人知道。”中年人道。

  “谁啊。”少年好奇的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中年人道。

  那少年也是聪慧,瞬间便好似想到了什么,惊讶的张大嘴巴,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

  “师傅,为什么不能说他的名呢?”少年好奇道。

  “你不懂,姓氏名,自古便有伟力,他是一个人的身份,区别于他人的印记,每一个流传到现在的上古氏族,他们的姓,氏,依旧拥有恐怖的伟力,常人对他们怀有恶意的念他们的姓名时,他们是可以模糊的感觉到的,更何况是拥有姓氏还在历史上留下盛名的他呢?你要是说出他的名字他就会感受到,要是凡人也就罢了,但我们这群人肯定会被他察觉,与他结下因果,以他的性子,我们要不臣服,要不就是死。”

  “哦”少年道。

  “好了,我们到了,就是这附近了,你去找找看。”中年人道,而后他身边的风声竟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而中年人和少年也落到了地上。

  少年落地后就开始四处搜索,在路过白林时看都不看一眼,还提了提衣裳,毕竟白林此时的样子太惨了,怎么看就是个死人样,身上的衣裳被地上的黑灰染得黑漆漆的,还破烂不堪,头发乱糟糟的,好像半年没洗的样子,脸上粘着脖子上的血污和灰渍,弄得看起来像个死人一样。任谁看见了也是绝对不会相信,他是可以接引下传说中都没有人能接引下来的天河之光的人。

  少年听见老师说这星光只有周天子能接引,还是强盛时期的周天子才能,现在的周还不行,那么周天子那么厉害才能接引一道紫微帝星星光,那能接引无数星辰组成的天河的的人,那该是如何神俊不凡呢,反正他是不会把躺在那里如同死人,还是难民,或者是奴隶的死人当成可以接引天河星光的人的。

  “呀!师傅这附近就没有符合你说的人啊。”少年在附近绕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特别厉害的,起码是看起来特别厉害的人,便回来向师傅报告了。

  “孩子,这人不是就在这嘛?”中年人笑道。

  “在哪?在哪啊?这么厉害的人我一定要结交一下,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少年焦急道,听老师说了这天河之光如何难得,可是让少年对那能接引星光的人神往不已,都想结交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中年人笑了笑,指了指地上的白林道。

  “什么,师傅,你别骗我了,他,他,他怎么可能能接引下天河之光的,就他这样子,他像是能接引星光的人吗。”少年焦急道,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神往已久的人竟是是被他视作奴隶般的人。

  “怎么不可能,万事皆有可能。”中年人严肃道“师傅,我知道了,那我们赶紧把他叫醒吧,问问他是怎么接引的。”少年道。说罢,便就要上前去摇晃白林。

  “嗯?你怎么能这样,是我们有求于人,就在这里等他醒来。”中年人道。

  “什么,师傅我看此人没有半分修为,衣着褴褛,头发被剃,明显是个奴隶啊,你竟然让我这个公子去等一个奴隶。”少年气急败坏道。

  中年人看了一眼少年,一股威压袭来,少年全身一震,冷汗直流,这才想到自己的失礼。

  “下不为例。如有下次,逐出师门。”中年人缓缓道。

  少年闭上嘴再也不说话了。他知道师傅是真的生气了。

  日上三竿,又饿又累的白林从睡梦中苏醒,正要张开双眼,右眼却疼痛无比,无法张开,他只好先张开左眼,猛烈的太阳光照的他眯着眼睛,这才发现眼前竟然多出了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少年。

  “你是?”白林问道,眯着的左眼看向中年人。白林说的是晋语。

  5?酷{匠网\永、久U免8费,看}{小说\{

  “老夫列御寇,”中年人微笑道。白林觉得自己遇到贵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