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是好剑,人却非好人,甚至是恶人。

  华服士子身高七尺,面容俊俏,唇红齿白,面如傅粉,着一身深红色深衣,腰间配一白玉凤凰坠,身上股来自骨子里的高贵气质,必是王公贵族,此刻,他却将剑放到了白林脖子上,面露微笑,但这微笑看上去却是让人发寒,那是深入骨髓的寒意,周围的人们都睁大眼睛看着,闭住了嘴巴。

  “啊,那不是士大夫魏家的魏击吗”有人认出了华服士子的身份。

  魏家,魏击,后来重用吴起,使魏国成为霸主的魏武侯吗,白林听见了之后,魏击的信息便在脑中出现,不过那有与我何干,现在的我不过是个废人而已,白林心里这样想。

  锋利的剑刃抵住了白林的脖子,一丝红色的血线出现。

  “你不怕死吗?”魏击道。见白林迟迟不回答,魏击笑了笑,他的笑容迷人无比,但只让白林感到深入骨髓的寒意。

  “我也是傻了,竟忘了你是听不懂我们的话的。”魏击笑道。

  “我能能听懂,我不是蛮夷”白林忍不住道。

  “好啊,能听懂好啊,恩,很好”魏击抿了下嘴笑道“那个东西”魏击用空出来的左手指了指在白林前面的东西道“吃了,吃了,懂吗?”说完还做了个优雅的吃食的动作。

  白林还想活,他想活,他是真的怕死,不然他不会冒着生命危险骗那些茹毛饮血的义渠人,不会冒着遇到猛兽毒虫的危险上山找果子,不会在一个周围都是杂草的方圆不过两米的防火圈中烧山,他是真的想活下去,不为了什么,就为了活下去。他是为了活而活。

  看b-正版TD章节上q酷&9匠网m!

  即使现在他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是,他还想活,他看见魏击指着的什么,那是一快浸泡在污水中的树皮。

  白林听了,咬了咬牙道“好”他现在没想着逃跑,刚才不过是一瞬间他便踢的自己骨折了,要知道刚才白林与魏击的距离至少也有30多米,何况是现在下肢瘫痪呢。

  “哦?”魏击的眼中多了一丝郑重,不过只是一丝而已,他魏击是谁,晋国三大士大夫魏家的下一代继承人,白林不过是个落难的难民而已,有什么资格让他正视呢,恐怕这强大的求生欲才能让他微微提起兴趣。

  魏击将剑收进了剑鞘,动作飘逸优雅,剑鸣清脆响亮。

  魏击一收剑,白林便迅速拖着瘫痪的身体冲到了污水坑前,直接用手拿起树皮,吞了下去,白林没有感到什么味道,他的心中全是怒火与屈辱,但他没有去拼命,他还想活,他还不想死,更不想去找死,越是愤怒,心中越是冷静,一个个故事在他脑中回荡。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勾践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韩信可受胯下之辱。有朝一日,我飞黄腾达之日,便是我灭你魏家满门之时!

  周围的众人见了,纷纷哄笑,渐渐地却又沉默了下去。

  先秦时代的世界观错综复杂,有待我以国士之礼,我以国士之礼还之,还有勾践卧薪尝胆,韩信胯下受辱,有饿死不食嗟来之食,但无疑是对人性之美的赞扬。

  “我吃完了,可以走了吗!”白林费力的吞下了最后一部分树皮,嗓子被划得生疼,但他感觉不到,脖子上还在流血,但他感觉不到,有的只有怒火,无尽的怒火。当然他也不会傻乎乎来几句威胁,那样不过是给对方杀人的理由而已。

  “不错,很果断吗,小子你的行为真是让我叹为观止啊。至于走吗?简单,小黑,过来。”魏击笑道,一个身穿红色深衣,腰配玉坠,长相清秀的少年跑了过来,这少年应该是魏击非常中意的下人,至少也是伴读书童之类,一身行头没有二十金是置办不下来的,“小黑,站到前面去,张开腿。”魏击道,笑容依旧不变,动作依旧优雅,活脱脱一个笑面虎。

  那少年一听魏击吩咐便照着做了,站到了白林身前张开了腿。一边还说:“少爷,这个让这个奴隶一般的东西脏了我的衣服咋办”

  “没事,脏了,再换一身就好。”魏击依旧是在保持着微笑。

  白林在魏击说话的时候已经明白了,这是要让他上演一场胯下受辱的戏啊,但是他还是无法拒绝,他太想活命了,不就是胯下之辱吗,还和韩信一个待遇呢,树皮都吃了,还在乎这个吗?但是你这个魏击的小厮,你一个下人,竟然给我来了句怕我脏了你衣服,真是,真是,真是,还要必须忍啊,忍。

  没办法,敌强我弱,形势明朗,差距太大,要是反抗,只有死路一条,为了活下去,认了,忍了,没关系的,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的,有超自然力量,那么先秦练气士也是应该会出现的,那么自己这瘫痪了的身体就有治好的希望。

  “恩,好了,小子,你听好了,现在你从我这小厮的胯下钻过去,我立即放人!”魏击笑道。

  白林知道,在春秋末期,虽然是礼乐崩坏的时代,但是这些士子的信誉还是可靠的,但是这句话可以钻的空子太多了,放人完了,他可以杀人,即便他不杀人,他可以让他的随从小厮杀人,但是他没有提条件的资本,弱国无外交,这句话放到人与人之间依旧通用,他只能接受,除非他找死。

  这么多侮辱都过去了,这么多危险都去冒了,怎么能然努力付之东流,区区胯下之辱而已,韩信受的,我也受的,我是真的很想活下去啊,白林心里这样想着。

  白林还是去受了这屈辱,他用双手支撑着整个身体的重量,快速爬过了小厮的胯下,而后头也不回的爬走了。

  “此人受的住如此屈辱,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必是人上之人啊?”有士子感叹道。

  “王兄多虑了,此人即便是有人上之资,但他一无学识,二无恩师,三来下身瘫痪,光着第三点他就怕活不过今晚。”

  “是啊”众人纷纷附和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