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

  义渠王听了之后楞了一下,而后笑了笑继续向前。

  “我有神物可以献上”白林叫到,既然装神棍成功了,哪怕是个废物神棍,他现在脑中的法子也是多了起来,既然敌强我弱,还不受威逼恐吓,起码是没有效果,但是还可以利诱啊。于是便有了献宝这一法子了。

  义渠王听了转头就要答话,那黑袍少年巫师又凑上去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义渠王又继续对白林不管不问了,气的白林牙痒痒,恨不得以满清十大酷刑来把他招待一番。

  “慢,义渠王你虽是一族之中,一地之王,但比之神灵如何?”白林已经被逼急了,你连神物也不要,那我给你成神的法子看你接不接受。

  义渠王听了眼前一亮,即刻变转过头来,大步跑向白林被绑的马边上。那巫师也没有再劝说,反而是跟着义渠王来了白林身边。一对褐色的闪亮眸子直直的盯着白林看,一言不发。

  “自然不如,怎么,你难道有让我过的比神灵好吗?”义渠王也是直直的盯着白林道。

  在两人的目光注视之下,白林差点就把我不知道脱口而出了,还好他稳住了,一言不发。

  “把他放在地上”说话的竟是那个屡次打搅白林好事的黑袍少年巫师。

  守着白林的两个侍卫听见了话后,对着义渠王做了个奇特的姿势,应该是在请求义渠王的命令。

  “照着巫师的话做。”义渠王道。

  W酷~匠网r3永久4免0m费!8看《小说

  白林一屁股坐在草地上,而后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动了动筋骨道:“虽然我没法让你超越神灵。”听了这话,义渠王目露凶光,手直接便捏在了剑上。

  见这义渠王如此沉不住气,白林赶紧又道:“但是,我有可让凡人成神之法”

  这话一出,瞬间人群中变得嘈杂无比,那些义渠王一个个目露凶光直直的盯着白林,喘着粗气,有把白林生吞活剥的冲动。

  “肃静,肃静,肃静”义渠王大声呼喊。但那些人竟是不听命令,有些义渠人竟是拔出了刀剑,形式瞬间对白林一片大好。

  白林趁机捣乱道:“义渠王想独吞成神之法”这句话在嘈杂声中如晴天霹雳一般惊动了众人。那些义渠人瞬间暴乱起来,有几个离得义渠王近的人直接就掏出刀子杀向了义渠王。

  “保护大王”说话的是守着白林的义渠侍卫,看上去应该是义渠王的死忠,七八个侍卫把义渠王围坐一团,360度全方位保护,混乱竟是有被平息的趋势。

  白林急中生智,大喊一声“义渠王已死”真个场面瞬间变得更乱了,眼见危机到来,义渠王的侍卫更是勇猛,可惜有侍卫终于顶不住,被杀了几个。

  场面一片混乱,血肉四溅,游牧民族的凶残显露无疑,对别人狠,对自己人更狠,整个军队乱作一团,“义渠王死了。”,“新的王可得成神之法”之类的声音此起彼伏。白林心中被这个血肉横飞的场面一下子怔住了,毕竟他再怎么聪明也不过是个平安世界的宅男而已。

  见这里乱起来的义渠人纷纷上前,然后被那些同族人的话所激化,举起屠刀,「虽然这时候还没有刀」杀戮身边的同族,使得场面越来越乱,整个义渠军乱成一团,不停地自相残杀,根本不看对手是谁,就是疯狂的杀一时间竟没有动作,还好那些义渠人统统杀红了眼,没有人来得及管他,白林没想到几句话之下,这些几秒钟前还是同袍的义渠人,下一刻便被欲望蒙了眼,成了生死仇敌。

  还在感慨中的白林一时没注意,便被一个人蒙住了口,遮住了眼,心中恐惧的白林竟听到几分钟后离那厮杀声出声地越来越远,那么,这人是谁,又有什么能力把他从连绵几百米的战乱中心带出来,而且速度如此之快。

  耳边的风声呼呼的,显然速度极快,但又没有颠簸的感觉,排除了在马上和在战车上的可能,但是,在这个时代,又有什么交通工具能做到呢?白林心中生疑。

  在联想到刚才义渠王的话,以及义渠人的表现,以及史书记载的上古先秦传说来看,莫非那些神明鬼怪,先秦练气士真的存在!那么,现在掳掠自己的是哪一方的人呢,秦国人?义渠人?还是什么其他人。

  他们掳掠自己去干什么呢,自己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宅男而已,为什么会穿越,又要自己干什么呢,唯一可能的便是那些大能知道自己是穿越而来的,而且对于大能来说十分显眼和重要,不然义渠大军出动只为找自己,还有可能是先秦练气士的神秘人物来掳掠自己。白林心中想着,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不知过了多久,风声逐渐消失,看来是到达了目的地了,然后感觉脖子后面一震剧痛,然后失去了知觉。

  “公父,此人真的能使我秦国大兴,一统天下吗?”如果白林在的话,就能知道这人便是那义渠王身边的巫师。

  “是一统宇内!你不知道这之间的区别,他会在百年后出世,将引领秦国定下万事基业,这是我秦国以皂游为祭品占卜所得,此人临世时会有一难,派你去是为了结个什么那个西方教说的那个因果,有了这个因果,20年后,秦国当大兴”说话的是一个面容英俊的壮汉,看上去已到中年,却英武不减,身着一身黑色深衣式袍服,腰间悬一玄鸟玉饰,配一秦剑。

  “公父,既然此人如此重要,那如何处置,是否要加以保护。”那个少年巫师已经换了身黑色深衣,宽袍窄袖,腰配美剑,俊俏英武,和中年人有七成相似。

  “无需保护,此人自有其命数,你可以关照反而会害了他,现在你叫人,去把他放置到栎阳城附近的荒郊野外即可。”中年男子抿了抿嘴走了两步道。

  “可这栎阳荒郊之中多虎狼,还有强盗山贼,把他放在那会不会?”少年迟疑道。

  “行了,不必多疑,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即刻去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