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长生天大神要的人啊,长得也和我们没什么不同吗,不都是两只眼,两个耳朵,一只鼻子一张口吗?”

  “这就不是我们能知道的了,长生天大神的意志岂是我们这群凡人能揣测的。”

  “唉,看看看,那祭品好像要醒了”

  “唉,真的唉,你看。”

  “伟大英明的义渠人的王啊,您卑微的奴隶向您致敬,那个长生天大神点名要的祭品醒了。”

  “醒了,好好好,走快去看看。”

  白林在人群嘈杂声中逐渐睁开了眼,坐了起来,看见周围站着一群身材矮壮,身着各种动物皮做的衣物,浑身散发着羊膻味的黑脸大汉,被吓得都跳得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绑了。慌张之下竟说不出话来。

  白林心中一片茫然,他刚才还在家里玩游戏,怎么一眨眼就睡着了,醒来还给绑了,被一群穿着打扮跟古代牧民似得大汉围观。

  作为一个宅男,“穿越”一词便不停在脑中晃荡,最终白林认定了自己是穿越了,就是不知道是穿越到古代,异界,不过观察这些周围人的穿着打扮,和他们身上能熏死人的羊膻味来看,应该是跑到古代了,具体是哪个时代不知道,但肯定是跑到游牧民族的地盘了,不知道是义渠,匈奴,突厥,蒙古,还是“我大清”。

  白林极力平复着心中的慌张,躁动与害怕,要知道,无论是哪种游牧民族都是极其的凶残,茹毛饮血,而且即便是知道是哪个时期,哪个民族,但是最关键的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位置啊!而且语言不通,这才是大危机,无论是哪个时代,语言都是不一样的,现代的语言与古代的语言相比纯粹是两种不同的语言都有人信。

  突然,人群中一片骚动,有几个人高声道:“义渠王来了”白林松了口气,他竟然能听的懂,听起来就和普通话一样,虽然口型完全对不上,但是这样更好,就是不知道他自己说的话义渠王能不能听懂,但心里已经在思量着怎么去说服这义渠王了。

  义渠这个民族活跃于现在的甘肃一代,曾经还与秦人融合过,当时的秦人中大部分都有义渠血脉,义渠人也不例外,这个民族与秦人打打合合,最后在秦惠文王时期时被彻底收入秦国,当了秦人。

  随着骚动的平息,一个面容粗犷,身着丝绸大衣,头戴羊皮大帽,身材矮壮,看上去雄武有力的草原汉子,骑着一匹丹红色的高头大马缓缓靠近,随着他的前进,周围的人也逐渐散开,自动让出了一条通道。

  在他身后的是一个面容清秀,身穿丝绸所织的奇特服装,有些像是古代的巫师服装,手持一根骷髅头骨杖,头戴五色鸟羽装饰的羊皮大帽,骑着一匹看上去很是精壮的巨狼,活脱脱一个少年邪恶巫师,只是看那容貌和习惯,明显和这些牧民有着极大的不同,应该是个山东六国人,被掳掠到这里的。

  “神灵的祭品,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义渠王爽朗的大笑道。

  神灵的祭品,听到这话,白林心中一惊,在他的影像中,无论中外,反正只要是祭品是绝对是会死的,而且一些邪教更是折磨的让人生不如死才让人下地狱。想到以前在网上看到的邪教仪式的介绍,更是把白林吓得不寒而栗,面色发白。

  义渠王见白林一言不发,以为他听不懂,哈哈大笑道:“算了,既然他听不懂,那我们还是赶紧返回神殿去把他献祭给长生天大神吧,想必长生天大神一定会赏赐给我们更多的力量的。

  ”听了这话,白林更是心中慌乱了起来,为了拖延时间,白林直接开口道:“大胆,你们这群卑微的凡人,竟然敢对神明的使者不敬,赶快给我松绑。”

  义渠王听了这话,已经转过去的还在大笑的头瞬间转了过来,脸上满是冷汗,神色也变的极其古怪,那是一种恐惧夹杂着敬畏以及自卑的古怪神色。有的义渠人竟是立刻倒头便拜,口里念叨着“求神明使者饶命”之类,让白林又惊又喜,想不到装个神棍这么有用。

  是啊,长生天大神点名要的祭品除了别的神明与神明的使者还会有谁,那可是神明的使者啊,一定拥有神奇而伟大的力量,而其背后的神明一定是比长生天大神更加厉害,不然怎么不见长生天大神从未降临过使者,而是采取神降。

  当然最关键的是,这个义渠王是真的见过神灵的使者的,他年少时曾经就被西方的一个强大部族的神明使者点化过,神明使者的伟力和他背后神灵的强大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映像,后来他王叔将他找到领回草原,做了义渠王以后才改变的信仰。

  但是他心里还是有那个神明留下的深刻的烙印,此刻,听见这个长生天大神的祭品竟然是神明的使者,义渠王那被刻意遗忘的记忆一下子便不停在脑海里翻滚。

  他身边的巫师见状,凑到了义渠王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话:“他虽然是神明使者,但他的神明已经死了,他已经失去了力量。”

  义渠王听了,嘴里便开始不停念叨“对对对,他的神明死了,他的神明死了,死了”他的神情狰狞无比,凶光毕露,而后逐渐平静了下来,对白林道:“你的神明都死了,你还张狂什么,你的神明若是活着,我们早就死了”

  白林一下子慌了,还想借着装神弄鬼保命,没想到一下子便被戳穿,顿时脸色发白,冷汗直流。

  义渠王本来还有点迟疑,一看白林慌张成这样,脸色都白的似雪,更是相信了巫师的话,于是大声道:“你们看他那么慌张,巫师说的一定没错,他的神明一定是死了”

  原本倒头便拜的义渠人纷纷缓缓抬起了头,见到了白林慌张却强做镇定的样子,统统哄笑了起来,把白林羞得无地自容。

  …酷;W匠网2.首8发¤

  “好了,继续行军。”义渠王大声道。

  “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