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入秋,义渠草原上的义渠军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现在草肥马足正是去南下掳掠的好时机。

  草原上突然天地变色,原本的艳阳天变成了一副要下雨的模样,义渠人见了,纷纷倒头便拜,口里大声叫着他们信奉的长生天的名字。

  但乌云蔽日仅仅持续了一会便消失了,留下了一群欢喜无比的义渠牧民。

  而正在行军路上的义渠军也陷入了混乱中,这些义渠人十分敬畏神明,刚才的一幕被他们认为是有神明在警告他们,不要南下去掳掠,于是部队瞬间乱了起来,甚至还有不少人在天气放晴后便逃了,幸好这义渠王是个比较有威信的王,不然恐怕上演的就是王位更替了。

  “大家不要慌,我们先请巫师来。”义渠王大声呼喊着,在这里巫师的名头还是十分管用的,义渠人敬畏神明,那作为神明的沟通者的巫师地位自然是非常高的,在巫师名号的感召下,人群逐渐平静了下来,但是就这们一会时间人群已经散了一半多了,踩踏而死的人不计其数。

  义渠王看着死去的人心里无比伤痛,刚才聚集的都是义渠合格的骑兵,每个合格的义渠骑兵都是极为珍贵的存在,毕竟现在小孩的存活率太低了,义渠草原上合格的义渠本部骑兵不过也就两三万,刚才一下至少死了有三四千本部骑兵,这些可都是珍贵的义渠本部的青壮。

  义渠的军队是以其本部为主,奴役其他各支部,且不说失去了这么多青壮会导致军队失去战力,怕的是无法压制那些臣服的各部族,到时候他们起兵反抗,义渠王位年年换,今年到我家,夺了他们的王位,然后想以前他们谋夺王位时那样整个部族被干净杀绝,想到这里义渠王就有些不寒而栗。

  “来了,来了,巫师大人来了,大家安心啊!”说话的是义渠王子,刚才也是他见势不妙直接去请的巫师。

  巫师是个年迈的老人,穿的是丝绸编者的奇特服饰,看上去虽然老迈却充满威严,虽然两鬓斑白,却依旧身强体健,半眯着眼,走路虎虎生风,身后跟着的是他的弟子,是个少年长相清秀,不像是义渠人,反倒是有些像南面的中原人,穿着的服饰和巫师差不多。

  义渠王下了马,恭恭敬敬的低下了头对巫师说:“巫师大人,敢问长生天大神有何指示。”

  在这里神的意志高于一切,尤其是此时,平常义渠王即使尊敬巫师也不会尊敬成这样,毕竟巫师在义渠王的眼里虽然是神在人间的代言人,但不能代表神,只是个传话筒而已没了这个,他义渠王还能在培养出一个来,然而在此时却不一样,天色突变,显而易见的被义渠人解释为长生天降下的警告,甚至连义渠王也这么认为。

  即便是义渠王知道平时多冷漠待他,恐怕他会乘机报复,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位最老最有威望的老巫师,便是现在最有威严,最尊贵的人,恐怕他说一句这天象是因为长生天不喜义渠王做王,那义渠就要换一个王了。

  巫师眯着的眼扫了一眼义渠王,有些冷意,毕竟他之前可是被那义渠王冷漠对待,爱答不理,现在他得了势,更是想报付下义渠王,正要开口,一道七彩之光便突兀的出现在他头顶,在周围义渠人的惊恐的眼神中,缓缓与老巫师相接。

  老巫师更是面色发白,目露惊恐之色,他明白这是什么,这是神降,在这个世界上,神灵都是靠神降来直接发出神谕,不过次数极少,应为他不仅会消耗神的力量,更会使承载神降之人致死,毕竟是神的力量,即便是附加了一道意念的神识也不是凡俗之人能承受的,他的老师就是在六十多岁时死在神降之下的,神降之后,人虽外表与常人无异但内部的经络五脏六腑皆被碾成粉末,神降之下绝无活口。

  但凡是神降而降下来的神谕都是会对神造成极大影响的事,而什么菜会影响到神呢,最常见的便是灭族之灾,信仰断绝,所以众义渠人才会惊恐无比。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七彩神光在老巫师的惨叫声中融入了老巫师的身体,老巫师瞬间浑身金光四射,宝相庄严,见到这一幕的义渠王不禁心中松了口气,刚才他也是怕那老巫师出口报复,幸好发生了这百年难遇的神降。

  附在老巫师身上的长生天大神开口了,他说:“在草原的边境,与秦人接壤的地方附近,降临了一个奇特的人,你们立刻把他给我带来,在神殿祭祀把他献祭给我。”说完后金光便彻底消散,那老巫师便宝相庄严的站着一动不动,义渠王叫人上前一看,果真死去。

  义渠王见状不禁仰天大笑,随后便领着人向东行去,他们此去本是是去东进洗劫秦国,已经是到了草原的东面了,现在看来正是无比英明的决策,本来神降之前还有老王叔们说秦已经崛起,此次仓促而去实属不智,恐怕会被打的落花流水,此时遇见了神降,那些思想顽固的老家伙们瞬间再也不提之前想法,纷纷称大王英明,这让虚荣无比的义渠王满足无比。

  行了几个时辰,太阳已经升到头顶,而部族也到了秦与草原的边境。

  “伟大英明的义渠王,您卑微的奴隶向您禀告,前面发现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年,看模样是个中原人,但服饰看起来很怪”一个眼神极好的射雕者叫道。

  义渠王接近一看,一个面容一般的少年仰躺在草地上,在他周围一圈寸草不生,只剩一片黄土,而少年就躺在黄土上昏迷着,少年穿着奇特,不想秦人,不想义渠人,也不像他见过的山东六国商人,服饰类型总的来说接近义渠,但还是相差甚远。

  义渠王下马靠近了少年,摸了摸布料,那布料不像丝绸不像麻布,起码他不知道这是种什么布料,他腰上穿着皮腰带,但上面还有花纹极其复杂的白色铁块,上面还有一些他认不是的字,应该是秦文字,毕竟是方块状的。

  “来人把这个年轻人给我绑了,他就是长生天大神要的人。”义渠王笑道。

  周围人立刻就下马拿着麻绳把少年绑了个严严实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