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还真是累坏了,闹钟都想响了好久了,叶轻语感觉整个身体都要都快散架子了,尤其是腿和脚,不禁心想:“参加宴会,也没什么大意思,还弄得浑身疼,真替那些富人惋惜。”可没办法,自己是人家的管家,沐剑晨又不喜欢招其他用人,只能全靠自己了,幸好就伺候沐剑晨一个人,要是再加一个这样的,估计就得哭了。

  叶轻语无奈地爬起来,还是老样子,自己先洗漱完毕,到厨房里有条不紊地做起了早餐,烤面包片、煎鸡蛋和香肠、煮咖啡,每一步都那么熟练,不一会就准备完毕,接下来就是去叫沐剑晨吃早餐。

  沐剑晨也是睡得特别香,他这个人平时也不怎么喜欢夜生活,像去夜店啊、去酒吧什么的,都只是为了公事才参加一些晚宴,所以昨天他也感觉有些累。

  又是熟悉的声音,“沐剑晨,沐剑晨,起来啦,饭好啦。”叶轻语不耐烦地喊着。

  现在的叶轻语在家里,几乎就直呼沐剑晨姓名,也不像之前那般客气啦,两个人的生活模式还真像一对小夫妻,早晨做好饭,老婆不耐烦地催促老公起来吃早餐。

  每每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沐剑晨都会感觉特别的踏实,不禁睁开了朦胧的双眼,揉了揉柔顺的发丝,在阳光下,显现出一种慵懒的美。

  两个人像往常一样,吃着早餐,其间,沐剑晨不禁问了一句,“好点了吗?”

  “啊?”叶轻语不禁一愣,沐剑晨这是在关心自己吗?

  沐剑晨挑着眉看着叶轻语吃惊的样子,翘了翘嘴角笑着说:“怎么,感动啦?都说不出来话了。”

  叶轻语瞥了沐剑晨一眼。

  自古有云:当官不打送礼的。知道沐剑晨虽说有些调侃的意味,但毕竟是关心自己,便也没生气,淡淡地回了句,“没事了,我哪有那么娇贵,睡一晚上就好了。”

  沐剑晨看着叶轻语回答得这么有力气,也确实是好了。

  沐剑晨在国外生活了那么久,生活上很随意,没有特殊的情况,还是习惯自己开车更自在,于是今天还是自己亲自开车载着叶轻语去公司。

  叶轻语刚一到公司,就被之前的那几个刺头叫到了一边。

  “唉,我们听说昨天顾总和一个女的去参加宴会了。”

  “对,对,听说特别漂亮。”

  “漂亮什么啊,那都是画的。”

  “叶轻语你知道这事不,跟我们透漏些消息。”

  叶轻语心想:“没想到她们消息还真灵通,连沐剑晨带个女人去了都知道。”

  W《酷}#匠网永●久Y免B8费看小说《

  旁边的人不禁晃了晃叶轻语。

  叶轻语不紧不慢地说道:“没什么,就是他的一个舞伴,没什么特别的。”

  “不是吧,顾总可从不带女人的,那女人到底是谁啊?”

  叶轻语不说明白,她们也不能放过她,于是瞎编道:“也是他的亲戚,他远方表妹。”

  “啊……”从她们口中传来了恍然大悟的语气。

  “这我们就放心了。”

  “对,顾总还是我们的。”

  “什么我们的,那是我的。”

  “是我的才对。”

  叶轻语趁她们争吵的空闲,赶紧跑了出去,心想:“可下子逃离盘丝洞了。”叶轻语回到座位上刚坐好。

  就见一个带着眼睛,一身干练着装的女人过来了,说是张木雅的秘书。

  “林小姐,这是顾总要的资料,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随即递给叶轻语,并上下打量了叶轻语一下。

  “谢谢啊。”叶轻语笑着回应说。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啊,对了,您就是那位小阿姨吧,早就久仰您的大名了,以后多联系啊,有事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呵呵呵呵……”

  叶轻语心里又惊又烦,心想:“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怪不上次李闹说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看来是真的了。”叶轻语不禁尴尬地苦笑了几声。

  等张木雅的秘书走后,叶轻语赶紧把资料给沐剑晨送了过去。

  沐剑晨没有立即接过资料,而是让叶轻语先看一遍。

  叶轻语拿着资料仔细地看了起来,“不对啊,这不是公司业务上的资料,而是关于’ELLE’董事长方琼的个人资料和她公司的相关信息,里面写的特别详细,比个人档案都详细,竟然还有她的喜好,以及相关人的关系网。”叶轻语不假思索地问了句,“这是做什么用?”

  沐剑晨看了看叶轻语,慢悠悠地来了句,“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啊……”叶轻语似乎明白了里面的意思,“现在公司最大的问题就出在与‘ELLE’公司的合作问题上,只有了解了对手,才能想办法战胜它。”

  沐剑晨翘起了嘴角笑了笑,“明白啦,你从上上面都看到什么了,说说。”

  现在办公室就他们两个,叶轻语也不怕说错话了被别人笑话,至于沐剑晨吗,他们两个虽然总是拌嘴,但互相也比较了解,又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出个丑也不觉得丢人。

  于是大胆地说道:“从她个人资料里看,她的家庭生活还比较完美,事业上比较有成,算是比较完美。”

  沐剑晨笑了笑说,“然后呢,说重点。”

  “她现在的杂志做得这么成功,无外乎手上人才很多,尤其是时尚主编的功劳很大,是她们杂志的主力军。”

  沐剑晨满意地说:“很好,没想到你能看出些东西。”

  叶轻语不禁瞥了瞥沐剑晨,心想:“我也不笨好吗?以前做得那份工作是形式所迫,就是没有施展才能的空间而已。”

  沐剑晨接着说道:“你说这些是咱们下一步工作的前提,‘ELLE’公司拒绝为咱们做宣传,那就把那些主力军挖过来……”

  还不等沐剑晨说完,叶轻语似乎明白了沐剑晨的意思,“然后我们自己做杂志,自己宣传。”

  沐剑晨翘了翘嘴角,带着邪魅的说:“现在还不是时机,‘ELLE’的品牌效益在那里,我们现金只能与他们合作。”

  “啊,我明白了,我们公司出人,用她们的品牌”叶轻语不禁感慨说道,“办法是好,不过这做法是不是太损了,人家也没坏我们,我们却背地里给人家搞破坏。”

  沐剑晨冷哼了一声说道,“人都是有欲望的,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是利益关系,强者才能生存,现在又有多少人在虎视眈眈地看着咱们公司呢。”说着透过落地窗,遥望着窗外。

  叶轻语想了想,沐剑晨说得也很有道理,商场真的如战场,都需要不断地谋划,怎样才能下得一盘好棋,真的都是步步为营,都在为自己的公司谋划更大的利益,虽然人情味少了很多,但也在情理之中。

  不禁对沐剑晨也有佩服之情,“沐剑晨就靠自己把企业做得这么大,其间肯定会有各种难题,他都能很好的解决,不得不佩服沐剑晨的能力和思维的敏捷。

  “交给你去办了,有什么需要就找张木雅,你最好别办砸啦。”沐剑晨对叶轻语说道。

  叶轻语一听这话,满不服气地说:“等着瞧吧,我一定办得妥妥当当的,哼。”

  沐剑晨听到叶轻语那个较劲的语气,不禁笑了笑。

  叶轻语一出门就赶紧张罗开了,让张木雅的秘书帮着搜集那些厉害人物的各方面信息。

  过了1个多小时就传来了各项资料,叶轻语不禁感慨,不愧是张木雅手下的人,办事情又快又准。仔细看了看资料,确实是人间百态,存在很多可以入手的机会,这些人的秘密还挺多的,“其中有的人急需资金;有的人不满意现在的职位;有的人不满意自己的薪酬;有的人背着公司私自开了工作室……”

  叶轻语越看越觉得挖她们的墙角机会很大啊,自己也多了几分信心,自己想了想具体的办法和流程,心里有数了才去跟沐剑晨汇报。

  刚准备进去,沐剑晨就推门出来了,一下子打在了叶轻语的脸上,尤其是鼻子和额头,这个疼啊,叶轻语不禁发出了“哎呦”声。

  沐剑晨一看叶轻语站在一旁揉着鼻子,知道是刚才开门碰到了叶轻语,于是一大步跨上前,急切地问道“没事吧?让我看看。”说着用手轻抚叶轻语的额头和鼻子。”

  沐剑晨的动作很连贯,叶轻语还没反应过来,沐剑晨的大手就上来了,正好握在了叶轻语的手上,叶轻语的手不禁一颤,心跳得好快。

  沐剑晨看着叶轻语那个愣愣的样子,不禁笑着拿开了叶轻语的手,“让我看看。”看了确实没什么大问题了,竟用手机轻轻地刮了一下,然后调侃着说道:“这明明没怎么样,你还大喊,是不是就想引起我注意啊。”

  叶轻语瞪着沐剑晨说道:“那我砸你一下试试,你看有事没事。”

  沐剑晨倒没太在意叶轻语的气话,忽然伸手搂住叶轻语的肩膀,“走吧,十三姨,给我个机会请你个便饭。”

  叶轻语皱了皱眉眉头:“我了不去,你教给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给你个时间,让你好好想想怎么办,走吧。”

  不等叶轻语多说话,沐剑晨就强行搂着叶轻语走了,这一动作惹来了整个办公室女员工的艳羡,都把叶轻语幻想成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