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好的时候,沐剑晨经常让叶轻语陪他出去走走,说是感受一下家乡的一草一木。

  无非就是也趁机找点新花样,耍耍叶轻语。

  这天又突发奇想,让叶轻语带她去鸽子多得地方。

  叶轻语想了想。

  江城有一处临海的广场,那边的鸽子、海鸥什么的都特别多。

  于是乖乖地告知了沐剑晨。

  沐剑晨没有用司机,仍旧是自己亲自开车,载着叶轻语去了那个大广场。

  沐剑晨停好车,一看这边还真热闹,还有各色的小吃。

  别看他家在国内,但是回国的次数有限,每次也是匆匆地回来,又匆匆地赶回去了。

  确实都没好好感受一下风土人情。

  其实借着这次机会,沐剑晨还真想感受一下家乡的气息,没经历过的,都试着去接触。

  叶轻语看着那么多美食,她这个天生吃货当然忍不住了。

  可摸了摸兜没有钱,又一想。

  跟个大少爷出来,还用我花什么钱了,当然是他个大头花。

  两人虽然总是针锋相对,但不知不觉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快一个半月了,都在不知不觉间变得熟络起来,说话做事都开始不那么拘束了。

  叶轻语随即回头看着沐剑晨。

  “沐先生,借我点钱,买东西。”

  沐剑晨挑着眉看了看他,直接把自己的钱包给了叶轻语。

  叶轻语一惊。

  看不出来,还真大方,把钱包都给我了,那我就别跟您客气了。

  拿着钱包一溜小跑到小吃摊。

  吃点什么好呢,先来个烤鱿鱼爪,在来个涮毛肚……

  想想就直流口水,来到鱿鱼摊要了一串大鱿鱼,沐剑晨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听到由于在铁板上滋啦啦的声音,就好像是刺激胃液的琴弦。

  叶轻语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老板将烤好的鱿鱼递给了叶轻语。

  这大鱿鱼光闻着都特别香,叶轻语张大了嘴,用力地咬了一口,又香又肥美,这叫一个满足啊。

  沐剑晨不禁笑着看着叶轻语。

  在阳光的照射下,叶轻语陶醉地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小嘴,上面还沾酱料。

  这张小脸异常地柔美,看着简直就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叶轻语睁开双眸看了一下身旁的沐剑晨。

  心想有什么好笑的,没看过别人吃东西吗?

  沐剑晨看着问了句。

  “好吃吗?”

  叶轻语都懒得理他,不耐烦地回了句。

  “好吃啊,你没吃过啊。”

  “我确实没吃过。”

  说着拽着叶轻语拿鱿鱼的手,把鱿鱼送到了嘴边咬了一口细细地品尝着。

  “你说的没错,还不错。”

  沐剑晨平时的习惯也是很特别,他不允许别人碰自己,更别说跟别人吃一个东西了,可今天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看着叶轻语的样子,也很想尝尝那鱿鱼的滋味。

  叶轻语真是生气,自己想吃就买呗,干嘛抢我的啊。

  他俩的这一幕被周围路过的女孩看见,大家都在那小雀跃,露出一脸的花痴像。

  “哇,你看,多有爱的一对CP啊。”

  “都那么帅,一个帅得可爱,一个帅得硬朗,太喜欢了。”

  “就是啊。”

  两个人都被组成当红CP了。

  叶轻语看着惹来不少骚动,赶快拉着沐剑晨往人少的地方走。

  “都到地方了,还不撒手,那么想握着我的手。”

  沐剑晨竟一脸雅痞气。

  什么,我想拉着你的手,神经病吧。

  叶轻语越想越气,狠狠地甩开沐剑晨的手,径自往前走。

  看着叶轻语愤怒的样子,沐剑晨不知有多开心,笑得特别爽朗。

  那张俊脸,如此的赏心悦目。

  沐剑晨快跑了几步,追上叶轻语,一手搂住了叶轻语瘦削的肩膀。

  身材高大挺拔,一下就把叶轻语罩进了他怀里,脸上溢满爽朗的笑。

  叶轻语努力地挣脱,可沐剑晨的劲实在太大了,最后只能妥协,乖乖地不乱动。

  叶轻语不禁愤恨到。

  这变态,搂着我干嘛,好像咱俩多熟一样,哼。

  到了广场上,沐剑晨才撒开手,叶轻语一下子就蹿到了距他三四米的地方。

  广场前聚集了特别多的鸽子,好多人都在喂食。

  沐剑晨让叶轻语买了些喂鸽子的食料。

  随后看着叶轻语,嘴角露出几分邪魅的笑。

  他又想到办法戏弄叶轻语了。

  “来来,说着摆手让叶轻语过来。”

  叶轻语斜眸看了一眼沐剑晨那带着坏笑的脸,知道他没按什么好心。

  可碍于主人和管家的身份,又不得不过去。

  到了沐剑晨身旁。

  “你站好,把手张开。

  对,就保持这个姿势别动。”

  沐剑晨随即把喂鸽子的食料,放在了叶轻语的两个手上,更过分还在头上放了点。

  叶轻语愤恨但也必须按沐剑晨的要求做。

  臭海龟,你是把我当稻草人了啊,耍人的花样还真多,怎么遇到个变态啊。

  一会工夫就吸引了大量的鸽子,有几只鸽子落在了两只手上。

  有几只直接落在了叶轻语的头上啄食。

  沐剑晨站在那里轻佻眉头,一手捏着下巴细细端详着叶轻语。

  “不错。”

  又拿出手机拍起了照片。

  叶轻语气的都快炸了。

  自己现在完全是他的玩偶了。

  沐剑晨看着叶轻语的小表情,不停地抓拍着叶轻语。

  这时好多人走过来围观,还有议论纷纷,又得还不停地拍照。

  都以为是在做人体艺术呢。

  叶轻语不禁羞得脸通红,干脆直接把眼睛闭起来,感觉真是太丢人了。

  终于手里的东西都被吃完了,叶轻语全身这个酸啊,赶紧动动胳膊腿、晃晃脖子,不禁愤恨地瞪着沐剑晨。

  沐剑晨倒像是个没事的人的,慢悠悠地走过来,看到叶轻语的头上还有些东西,不禁伸手过去给她掸了掸。

  叶轻语迅速地将头移开。

  最新…章:h节◇;上2酷d6匠网

  “沐先生,我可以回去了吧?”

  说罢一个人气愤地扭头就走。

  沐剑晨轻佻眉稍。

  “生气了?”

  随即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这一路,叶轻语都没跟沐剑晨说一句话。

  到了车里,叶轻语仍旧不说话,空气都瞬间凝结了。

  沐剑晨时不时地看看叶轻语,不知怎么了,特别想让叶轻语跟自己说句话,哪怕是损他的。

  于是,带着极其温柔的语气。

  “叶轻语,晚饭做点什么?”

  沐剑晨想用其他的话题岔开,还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叶轻语望着窗外,冷冷地回了句。

  “您说吃什么,我就做什么。”.见叶轻语的情绪仍旧不好,又试探着继续找话题。

  “咱们去超级市场,买晚上的食材。”

  “不用,家里什么都有。”

  叶轻语一点也不想理睬他,还是特别的生气。

  心里忽然感觉有点乱,怪自己刚才玩笑开大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这个臭小子的不理睬而心烦意乱。

  沐剑晨竟脱口而出,直接给叶轻语道歉了。

  “那个,我刚才是有点过分了,不应该让你那么做。”

  沐剑晨就像是犯了错的孩子,在征求大人的原谅。

  看着这张俊脸再加上哀求的小表情,心都酥了一大半了,那还能责怪啊。

  可偏偏这些这对叶轻语不奏效。

  她现在觉得沐剑晨的道歉都是虚伪的,令人厌恶的。

  现在最不愿意见的就是他,可偏偏又得跟他坐在一辆车里。

  沐剑晨见叶轻语没反应,便也不再说话了,车上一片寂静,只能听到风驶过车窗呼呼的声音。

  很快两人就到家了。

  叶轻语终于开口说话了。

  “您吃什么,我这就去做。”

  虽然是简单的几句,沐剑晨还是非常高兴。

  “就做上次做的疙瘩汤吧。”

  其实沐剑晨知道,叶轻语上次做疙瘩汤是糊弄自己,虽然味道也很好,但是做法很简单,又不费时间和力气。

  想着叶轻语今天也累了而且又那么不高兴,就让她做点简单的东西。

  叶轻语可没想到沐剑晨会为她着想,真以为沐剑晨想吃疙瘩汤了。

  一会功夫,就做好了。

  盛好了,叫沐剑晨过去吃。

  沐剑晨更是破天荒,第一次叫叶轻语跟他坐在一起吃饭。

  叶轻语都懒得看他,没搭理他。

  最后竟不得已发号施令气,命令她跟自己一起吃晚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如沐春风说:   沐先生确实有些不够怜香惜玉啊,难怪叶小姐会大发雷霆。   针锋相对的爱情故事就是这样,在吵吵闹闹中萌生。   喜欢文文,就赶紧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