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几天,沐剑晨身上的红疹都下去了,又开始精神抖擞地折磨戏弄叶轻语了。

  叶轻语本以为沐剑晨会有所改善,可还是老样子,天天拿她取乐。

  于是越想越气,决定再次出手,绝不姑息养奸。

  她的计划还没有完全实施,还有狠的招数呢。

  这回,她专门弄了一些小虫子,准备好好伺候一下沐剑晨。

  趁着给沐剑晨的房间打扫卫生的时候,将一小罐的微型小虫子,全都倒在了他的床上。

  之后,就是盼着夜幕快点降临。

  终于,夜色袭来。

  沐剑晨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

  叶轻语则是一脸坏笑地看着沐剑晨挺拔的背影。

  看来,又有好戏看乐。

  不由得,又得意了几分。

  沐剑晨,睡觉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都养,有东西再爬一样,可太累了也没追究。

  可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身上好多小红包,找了好久的原因,终于看到床上竟有虫子。

  忙把叶轻语叫过去给他擦药膏。

  “你下次打扫时注意点,床上怎么会有虫子呢?”

  叶轻语低着头强忍着笑。

  “哼,我知道了沐先生。

  啊,肯能是您比较招虫子的喜爱。”

  沐剑晨看着叶轻语想笑还不敢笑的小表情,不禁觉得十分可疑。

  难道是我轻视了这个小子,把他想得太简单了,难道是他在搞鬼。

  疑问已埋在心底。

  沐剑晨没有忙于定论,而是采用仔细观察,寻根究底。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终于发现了异样。

  叶轻语总在背后时不时地傻笑,就好像是在嘲笑自己一样。

  为了找到确切的证据,沐剑晨趁着叶轻语出去购物的时候,翻看了叶轻语的房间。

  虽然有些是水准,但为了查清事情真相,必须走这步棋了。

  终于,在抽屉里看到了某些东西——泻药和安眠药。

  这把沐剑晨气的啊,眼里放出了两道超狠厉的光。

  “你敢耍我,不想活了。”

  可就在愤恨的同时,不禁被叶轻语的胆识和古灵精怪所惊讶。

  臭小子还敢这么做,想想他的报复的方法,还挺有趣,这他都能想到。

  沐剑晨坐在沙发上,眼里露出几分冷意,不知不觉地露出几分邪魅的笑。

  因为他已想到怎么对付这个臭小子了。

  叶轻语一回来就赶快跟沐剑晨报道。

  “沐先生,我回来了,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做吗?”

  沐剑晨冷冷地说了句。

  “没什么,坐下跟我聊聊天。”

  “啊——”

  叶轻语身体一僵,沐剑晨怎么会找她聊天,怯怯地坐在沐剑晨旁边。

  “你说现在这会上的人怎么了,怎么连基本的道德素质都没有。”

  “啊——哦,呵呵……

  沐先生,想不到您还挺关注社会的。”

  沐剑晨没回话,径自说道。

  “有个家庭请的保姆,不知道对主人感激,反而给主人下毒,而且还是多次。”

  叶轻语听到这话,开始冒冷汗。

  不会他知道了吧?

  沐剑晨慢慢地把脸逼近叶轻语,只有咫尺的距离才停住。

  “你觉得那么做对吗?”

  叶轻语瞬间屏住了呼吸,把脸往旁边移了移。‘“当,当然不对,不对,太不对了,呵呵……”

  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你应该不会那么做吧?”

  “啊——”

  叶轻语一愣,完全被沐剑晨的话给问蒙了。

  ps最%新◎章d节7w上酷|k匠◇网`#

  “啊——不会,我怎么回呢,我绝不是那样的人,绝不是……”

  叶轻语在那解释个不停。

  沐剑晨只是冷冷地注视着叶轻语。

  “嗯——那就好,你最好别那么做,否则……”

  语气竟是冰冷。

  嘴角随即擒着阴险邪魅的笑。

  叶轻语瞬间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住了。

  心里不服气地说。

  “大海龟,我不怕你。”

  只不过这些太突如起来啦,自己一下子有些惊慌。

  沐剑晨的话确实让叶轻语有些害怕,自己倒不是怕沐剑晨折磨自己。

  而是,万一真被他知道了,自己辛辛苦苦努力得来的工作就没了,外债怎么办,还有就是小阿姨的安慰,那才是最主要的。

  那群高利贷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

  想想都让人后怕得很。

  所以复仇计划暂停了下来,每天只能乖乖地按沐剑晨的要求做事。

  而沐剑晨呢,知道自己被叶轻语耍了,他更是换着法地折磨叶轻语。

  比以前还过分,沐剑晨把取笑折磨叶轻语当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小插曲。

  叶轻语的字典里现在就只有忍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如沐春风说:

  亲们,对文文有什么看法,可以在评论区,一起讨论哦!

  喜欢就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