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白天,过得得特别委屈。

  晚上回到家,一个猛子扎到床上。

  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懒懒地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一声门响,有人回来了。

  叶轻语的小阿姨——林淑静。

  现在,叶轻语的认知里,只有这一个亲人了。

  疼爱自己的人都离开了自己。

  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也无情地背叛了自己。

  ……

  总之,现在只有这个阿姨可以慰藉。

  林淑静较叶轻语也就大个六岁而已。

  两个人倒是很像朋友。

  林淑静,生性善良,对叶轻语也不错。

  可就是有一个坏毛病——爱赌。

  见屋里黑着,但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人。

  林淑静,在模糊中看到床那边好像有个人。

  不禁紧张地小声问了句。

  “假小子,是你吗?”

  叶轻语意识还在模糊中,也没吱声。

  林淑静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蹑手蹑脚地拿起扫把,奔着床那边的黑影就打了过去。

  边打还边说。

  “好你个小偷,偷到你奶奶家了,我叫你偷,叫你偷。”

  林淑静也是太紧张了,手根本不受控,一直狂打不停。

  叶轻语被打得嗷嗷直叫。

  “不对,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啊,难道是?”

  =2看1C正版jy章x节上``酷匠!网/t

  叶轻语大喊着。

  “别打了,是我,是我啊。”

  “是你啊,假小子,你怎么不早说啊。”林淑静赶紧摸着打开了灯,看着叶轻语顶着一头乱乱的短发,一脸怒气。

  “哎呀,我的假小子啊,太对不起了。”

  说着上前去摸摸这摸摸那,赶紧安抚叶轻语。

  “哎呀,别揉了别揉了,我没事。”

  毕竟是自己的小阿姨,也不是故意的,叶轻语很快就消气了。

  两个人坐在床边。

  许久,叶书静才开口。

  “假小子,你今天怎么回来的那么早啊,平时你都是加班的。

  几乎天天比我晚回来,今怎么了,你脸色怎么不好啊,怎么了?”

  说着把头放在叶轻语的脸下面看着她。

  这正说道了叶轻语的痛处了,早就想找个人倾诉了。

  于是,开始如洪水般滔滔不绝地讲起来她今天的种种遭遇。

  当讲到自己被当做男色狼被抓时。

  这把林淑静逗的啊,都快不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不行了,太搞笑了,这是我听到的最搞笑的事了。”

  边说边捂着自己的肚子,还只跺脚。

  叶轻语瞪了瞪林淑静,用手作势掐着林淑静的脖子。

  “你还跟着取笑我,你是不是人啊?”

  “假小子,我真不是取笑你,是这事太逗了,你看我说你什么来着,我说让你打扮得别那么男性化,你偏不听,这回好了,哈哈哈哈……”

  “你在笑,我不理你了啊。”

  叶轻语故作生气。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

  林淑静说着并深呼吸了几下,止住了笑叶轻语见林淑静不笑了,又跟她说起自己上午在公司的事。

  “什么,降工资,哎,你们公司太不要脸了吧,你那么尽心尽力地为公司干活,天天加班,不给你涨工资,反而降,太不要脸了。”林淑静这个打抱不平啊。

  叶轻语也很无奈。

  “我也找领导说了,也没用,那个刘扒皮就是一口咬定了,那意思,你要是嫌工资低,那你就辞职不干,赤裸裸的威胁是吧?”

  “就是,无耻,咱以后天天咒那个刘扒皮,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天天拉肚子,天天掉头发。”

  这不禁把叶轻语逗乐了。

  她想着刘扒皮秃顶的模样,还真是可笑。

  “好了,假小子,别想那么多,今晚上我买了鱼,一会给你露一手,做一顿大餐。”

  叶轻语不禁怀疑地看看林淑静。

  “得了吧,小阿姨,要是你做这鱼,咱今晚上就不用吃了。”

  “哎,你个假小子。”

  林淑静伸手打了打叶轻语的脑袋。

  叶轻语从小就做饭,厨艺那是没话说,当然晚上的大厨是她了。

  做了一顿美味的大餐。

  两个人吃得那叫一个香啊,连鱼汤都喝得见了碗底。

  确实啊,平时两个人都不舍得花钱,一个月吃顿鱼就算改善了,俩个人都格外珍惜这顿来之不易的大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如沐春风说:

  求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