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会遭受现在这些无妄之灾,还得从一个月前。

  特别倒霉、特别不堪的一天说起。

  叶轻语本是江城一家不知名小企业的员工,过着早九晚五的生活。

  虽然工资就那么一点点,但还算可以,省吃俭用勉强可以养活自己了。

  可天不遂人愿。

  ***清晨。

  叶轻语如往常一样,匆匆地走在路上。

  虽然只是早晨,但火辣辣的大太阳,也烤得人汗流浃背。

  地铁车门一开的瞬间,叶轻语使出全身力气,拽着包硬生生地地挤了进去。

  地铁上,人挤人,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不过对于叶轻语而言,却让她松了口气,刚一路上几乎都是径走的状态,到现在心里还是扑腾扑腾的。

  叶轻语皱了皱眉头。

  地铁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叶轻语紧挨着一位大姐。

  自己瘦小的身体被挤得,随着人群的摆动而摇晃着。

  垂在下面的手时不时地碰到那位大姐,叶轻语倒是没觉得什么,也没太留意这些。

  可那位大姐老是用眼睛瞪着她。

  叶轻语感觉也很无辜。

  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车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您就多担待一些吧。

  突然,大姐对着叶轻语大喊了起来。

  “你一个小年轻的不学好,手在那干嘛呢,老摸我干什么,真不要脸,色狼!”

  一听到这话,顿时整个车厢炸开了锅。

  人们都开始小声嘀咕着,并向叶轻语身上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看这小伙子怎么这样啊。”

  “就是。”

  “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真是没品性。”

  “可不是。”

  叶轻语不禁有些奇怪,为什么大家都往这边看。

  于是自己也前后左右地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人啊。

  忽然,大姐用身体狠狠地撞了叶轻语一下。

  这一撞可把叶轻语弄懵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撞我干什么啊,我也没招谁惹谁啊?

  大姐极其生气地指着叶轻语骂道。

  “社会上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啊,长得倒是白白净净的,可就是不干好事,像你这样的色狼就该被送进公安局,关监狱,一辈子别出来祸害人。”

  叶轻语顿时淹没在这巨大的谴责声中,有些喘不过气来。

  RH酷$匠…网X)永久免'费:看G小●说◇…

  这才开始着急起来,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就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叶轻语一脸惊愕地愣在了那里,这回算是彻彻底底地明白了。

  这就是在说自己啊,不禁在心里反问道。

  我是色狼,不是,坐个车,我怎么就成了色狼了,我哪像啊?

  还不等叶轻语多想,周围的人就都建议。

  “把这个败类送到派出所去。”

  “对,对,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对,省得其他人再跟着受欺负。”

  只见周围的人越说越气氛,纷纷推搡着叶轻语。

  叶轻语被气得都快欲哭无泪啊,心里这个憋屈啊。

  不禁委屈地解释说,“哎,我不是,我真不是,相信我啊,……”

  那位大姐和周围的群众根本就不允许叶轻语再多说几句话,纷纷谴责着。

  “你看着个人,明明做了坏事,还在狡辩,真不要脸。”

  “就是,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还在那狡辩。”

  “对,不能放过她。”

  “这就把他送派出所去。”

  只见快到下一个站点了,那位大姐和周围的人开始往车门那边推搡着叶轻语,说是要交给交给地铁执勤的警务员。

  叶轻语瘦弱的小身体,就被这一大群人推向了门口。

  自己嘴里一直喊着:“唉,我不是,我真不是啊……”

  可这喊声是丝毫没有用的,此时没有人肯好好地听叶轻语解释一下,大家都在愤怒当中,都在坚决与社会不良现象做斗争中。

  挨着叶轻语的大姐更是愤怒地瞪着叶轻语,叶轻语不禁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自己平时对人还是很和气的,也都是微笑面对,所以大家对自己也不错,气氛都比较融洽。

  可如今却有人持着这种异常愤恨的眼神盯着自己狠狠不放,心里感觉还真是特别的难受。

  门一开,叶轻语就被众人推下了车,叶轻语差点没被强大的人流推得摔倒在地上,多亏撞到了柱子上,才没摔倒。

  但明显感觉到胳膊一阵麻疼,可还没等叶轻语伸出手去揉一揉,就被众人拉着去了就近的警务室。

  叶轻语还想试图辩解,可其他人根本就不听。

  一到警务室,大姐就奔着警务员走了过去。

  “警察同志,你可得给我做主啊。”话语中满是委屈和羞愤。

  警察见状,赶紧上前安抚大姐。

  “这位大姐,别着急,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助吗?”

  大姐见警察这么热心,更是激动了几分,话语有些颤抖。

  “那个,警察同志,我在车上遇到个色狼,老对我动手动脚的。”

  随即伸出手指了指叶轻语。

  叶轻语一见大姐指着自己,连摆手在摇头的。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

  周围的群众都嚷着。

  “警察同志,那位女同志说的是真的。”

  “对,我们都是目击者。”

  “我们可以证明的。”

  “警察同志赶快给他抓起来。”

  警察倒还是理智些,伸出手摆了摆。

  边安抚大家,边说。

  “大家先冷静一下,冷静一下,我们需要在调查清楚些,弄清楚事实,在执行下一步。”

  还好,在警察不断地安抚下,周围的热心群众渐渐地冷静下来。

  警察又重新问了大姐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大姐也详细地描述了当时的情景,叶轻语是怎么不老实地乱碰自己的。

  叶轻语听着大姐的描述,越发的感觉。

  这都是什么啊,这都哪跟哪啊,明明是人多挤得啊,自己才无意间碰到的啊,唉……

  警察同边记录边说。

  “可是,很多群众都看到了你的动作,都能为当时的情况做证明,你能找到能为你作证明的吗?”

  叶轻语环顾了一下四周,大家都很鄙视地看着她,根本没有人愿意出来说一说具体的情况。

  叶轻语感觉真是无奈啊,随即摇了摇头。

  叶轻语赶紧解释。

  “警察同志,是因为车上的人太多了,才不小心碰到大姐的,而且我真的没多留意这些,要是知道打扰到大姐了,我肯定会注意一下的,真的,警察同志。”

  大姐和周围的群众一听,都十分的气氛。

  都谴责叶轻语在撒谎,明明就是故意的,还不说实话,纷纷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不过,叶轻语还是极力地解释。

  “同志,我真不是色狼,车上人多,我就是不小心碰到大姐的,真没其他的意思,您就相信我吧。”

  “你别在那狡辩,你就是故意的。”

  “对,他就是故意的,我们可以作证。”周围同志都愤怒地说着。

  叶轻语这个无奈啊,想着此时无辜的遭遇,忽然又想到上班迟到的事,心里就是一阵酸楚啊。

  “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可能由于刚才人太多了,大家一起哄,叶轻语就完全蒙了。

  现在现场逐渐安静了下来。叶轻语不禁在心里仔细地想了想。

  我明明是女的啊,对啊,我是女的啊,呵呵,我怎么会是色狼呢,对啊。

  叶轻语这叫一个豁然开朗啊。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我不多解释了,你看下我的身份证,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随即把自己的身份证递给民警。

  那位大姐和周围人也都挤了过去看了看,到底有什么玄机。

  都一脸惊奇地看了看身份证,又看了看叶轻语。

  “女?”

  “你是女的啊!”

  “不可能吧!”

  “明明是个男生啊。”

  “是啊,就是啊。”

  “怎么那么像男孩啊”

  “长的真不像女生啊。”

  周围人都疑问连连的,想不明白,叶轻语怎么会是个女生呢。

  叶轻语的脸刷地一下都绿了,真真是无言以对。

  “不是,民警同志,真不知道她是个女的啊,你看她长的,你也没看出来吧,您瞧这事弄的。”

  大姐跟民警解释着,随后拉着叶轻语的手,满是歉意。

  “真对不起了,姑娘,那个,我真没看出来你是个女的,现在地铁公交里,色狼太多了,哎,我真是误会你了,对不起了。”

  叶轻语也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无奈地笑了笑。

  “算了,算了,是一场误会而已。那个,我可以走了吧?”

  “可以,可以的。”

  叶轻语赶紧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出了门口,心想赶紧离开这个让人尴尬至极的地方。

  只留下那位大姐和周围的一些群人,还在那里纷纷议论着叶轻语的事。

  “不像。”

  “真不像啊!”

  “就是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