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好厨房,特别想坐一会,实在太累了。

  走到沐剑晨跟前。

  “沐先生,都已经收拾好了。”

  她只求沐剑晨能不折腾自己了,哪怕静静地站一会也行。

  沐剑晨却丝毫没打算让她休息,站起身伸了一下胳膊。

  “有点困了,我去休息一下。

  你去熨烫一下衣服和衬衫吧,东西都在衣帽间里。”

  叶轻语被沐剑晨折磨得都要疯了,眼睛都放着狠光。

  叶轻语自小就是个不受欺负的主,可能因为没有父亲的保护,她变得更独立,更具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

  决不允许别人欺负自己和家人,可现在她却受到这样的戏谑,还是被个无耻的男人耍的团团转。

  叶轻语死死地撰着拳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最后硬从牙缝里挤出句。

  “好的。”

  沐剑晨看到了叶轻语的巨大愤怒,这正是他想要的。

  他跟叶轻语一样,是个自我保护意识极强的人。

  但他和叶轻语也有着本质的区别,只要不是太大的事,伤害她的人能诚心认错,她也会原谅对方的。

  而沐剑晨却特别狠厉,一旦自己受到伤害,不管那人之后会不会悔恨,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一定让其加倍偿还,直到自己痛快了为止。

  沐剑晨慢悠悠地回卧室休息。

  而叶轻语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到衣帽间熨衣服。

  叶轻语记得上次张叔带她去看了一次,不过只记得很大。

  这次看得是真真切切,衣帽间特别大。

  宽大的落地镜,四周都镶着金色的雕饰,高档的欧式沙发,看着就特别舒服,衣帽间的区域划分得恰到好处,特别干净规整,橱柜里挂着一排排高档的西装,紧挨着的橱柜里挂着一排排的衬衫,按颜色排列的整整齐齐。

  叶轻语不禁感慨。

  “有钱人就是会享受,连装衣服的地方都这么大。”

  随即皱起了眉头,这么多衣服,自己得熨烫到什么时候啊?

  对沐剑晨的恨意又多了好几倍。

  叶轻语无奈地坐在了沙发上,不过舒适的感觉,倒给她带来了一丝的惬意。

  等着他让我休息是不可能了,我还是找点机会,自己给自己开个小差吧!

  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

  叶轻语静静地靠在沙发上,脑子里什么都不愿意想,只专注地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惬意。

  “真的太舒服了。”

  叶轻语不禁说声来。

  可又一想还是抓紧干活吧,这些工作早晚都是她做,被发现她偷懒,那个变态说不定怎么整自己呢。

  不禁打了个冷战,跟打了鸡血一样,嗖地一下起身,开始了工作。

  幸好他家用的都是先进的立式熨烫机,效果还特别好。

  不用费太多的事,就轻松地烫好了一件。

  这还是给了叶轻语很大鼓舞的,开始加快了速度。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沐剑晨睁开了睡眼惺忪的双眼,手臂拄着床,上身微微抬起。

  若隐若现地露出坚实的胸肌。

  浓密的睫毛,在阳光下是那么乌黑。

  配着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好似一幅美景,让人久久不能移开视线。

  沐剑晨清醒了一会,嘴角扬了扬漏出一些邪魅的笑。

  起身直奔衣帽间走去。

  门没关,远远地就看到一个身影在那里忙活着。

  嘴角邪魅的笑意又多了几分。

  沐剑晨斜靠在门口,默不作声地看着叶轻语。

  此时的叶轻语忙得满头大汗,动作比刚开始慢了很多。

  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沐剑晨站在门口,拿起了一件衬衫,狠狠地用手撕了撕,可又无奈地抚平。

  沐剑晨在一旁看着叶轻语着纠结的表情,不禁哼了一声。

  叶轻语猛地回头看到了那个她恨之入骨的人,拿着衣服愣愣地看了沐剑晨好几秒。

  “啊——沐先生,您什么时候来的?”

  沐剑晨挑了挑眉。

  “就你刚才扯衣服的时候。”

  叶轻语听了这个心惊啊,完了让他看到了。

  沐剑晨故意调侃。

  “我还真不知道,熨衣服前需要这一步?”

  “啊——是的沐先生,这样搓一搓,穿着会更舒适。”

  叶轻语自己说得都心虚。

  看了叶轻语几眼没又戳穿她。

  “你还有多少没做完?”

  “马上就弄好了。”

  “你需要加速了,天不早了,一会你得准备晚饭。”

  说着,回过头悠闲地走了。

  “大海龟,刚吃完就又想吃,你是草包啊。”

  狠狠地扯了扯手里的衣服。

  沐剑晨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开了电视,时不时地笑笑。

  电视里其实演着很无聊的节目,他的笑完全是因为林。

  看到叶轻语被折磨的样子,就不自觉想笑。

  其实不管是什么样的心态,什么样的笑,他却因为这个初相识甚至还有些陌生的人在笑。

  叶轻语终于做完了手里的活,把衣帽间又整理得干干净净才出来。

  虽然很讨厌甚至憎恨沐剑晨,但她对工作一直是认真仔细的,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做好。

  走到了沐剑晨旁。

  “沐先生,衣服都熨烫好了。”

  沐剑晨点了点头没说话。

  叶轻语早已做好了准备,知道沐剑晨肯定会安排她去做饭,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用体力劳动折磨她。

  更@1新最z‘快上酷%匠|i网(I

  可沐剑晨沉默了一会竟开口。

  “你先坐下吧。”

  用眼神示意了叶轻语一下。

  叶轻语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下说了句人话,不对,他是不是没按好心啊。

  可叶轻语干了将近一天的活,实在太累了。

  不管那么多了,轻轻地坐在了沙发上。

  不禁心里暗爽了一下,“真舒服”。

  沐剑晨眼睛盯着电视,漫不经心地问了句。

  “你喜欢看什么。”

  沐剑晨可是一个不喜欢关心别人私事的人,今天可以说是破天荒了。

  这是在跟我聊天吗,你人还真是双从人格啊,刚还在折磨我,现在却又跟我和和气气地聊天。

  沐剑晨见叶轻语没回答,用余光瞥了瞥。

  叶轻语意识到了。

  “我平时都是看搞笑的。”

  沐剑晨把遥控器扔了过来,你挑个台吧,我没什么喜欢看的。

  叶轻语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就像在做梦。

  叶轻语边想边调台,都是电脑联网的,想看什么都可以。

  叶轻语找了一个搞笑视频集锦。

  各种笑料百出啊,叶轻语忘记了旁边的沐剑晨,边看边大小,笑得都快上不来气了,沐剑晨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这些人无聊至极了,看这些幼稚的东西,满眼的鄙夷。

  可不知不觉间,也许是被叶轻语感染的。

  不说笑声能传染吗,他也很想笑。

  看到滑稽处也笑了起来,这一笑不要紧,还真收不住。

  叶轻语被沐剑晨的笑声吸引着转过头看着他。

  英俊的脸庞,笑得是如此灿烂。

  虽然讨厌他,但人都还是被美的事物所吸引。

  沐剑晨笑了好半天才发现叶轻语用异样的阳光看着他,赶紧收起来笑容,瞬间又变得面无表情似的。

  “你去做饭,我饿了。”

  这么大的人,还不好意在别人面前笑啊,还真是人格分裂,怪胎。

  “我这就去做,您想吃点什么啊?”

  “随便。”

  沐剑晨揉了揉眼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如沐春风说:

  亲们,喜欢就赶紧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