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轻语回到客厅后毕恭毕敬地看着沐剑晨。

  “沐先生,您还需要我做些什么?”

  沐剑晨一手托着头,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想了一想,昨天下了飞机就直奔家里,直到现在都没吃什么东西,感觉有些饿了。

  薄唇微动。

  “你去准备点吃的。”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

  叶轻语在一旁连连点头,转身往厨房走去。

  “不对,该做什么啊?”

  于是回过头问了沐剑晨一句,“沐先生您想吃点什么啊?”

  沐剑晨闭着双眼。

  “随便。”

  这可把叶轻语难为住了。

  这随便是什么意思啊,别真随便做好了,你在劈头盖脸地说我一顿,他这个人性格这么古怪。

  到了厨房。

  叶轻语一只手捏着下巴,左想右想到底应该做点什么呢?

  最后决定还是做西式早餐吧,他不是常年旅居国外吗应该喜欢西餐。

  昨天张叔已经带叶轻语熟悉各个地方了,自己也知道东西大致放在哪里了。

  打开冰箱,拿出面包鸡蛋火腿,开始有条不紊地做起来。

  这些对于叶轻语来说,算是太小菜一碟了。

  毕竟,之前在公司接受过各种培训,烤吐司,煎蛋和火腿,煮咖啡……

  不一会早餐准备好了。

  叶轻语走到沐剑晨身旁轻声说,“沐先生,早餐准备好了。”

  沐剑晨正拿着平板电脑看东西,抬起头来看了叶轻语一眼。

  才缓缓地走到了餐桌前。

  看到早餐的一瞬。

  眉头微皱。

  扬了扬嘴角来了句。

  “没新意。”

  叶轻语听了后简直火冒三丈。

  这人啊,问他想吃什么吧,他说随便,给他做好了吧,他又闲没新意,这不是找抽吗。

  叶轻语厌恶地撇了撇沐剑晨。

  沐剑晨的余光捕捉到了叶轻语鄙夷的目光,可完全不以为然。

  优雅地吃起了早餐。

  边吃边评论着。

  “面包烤的太干,鸡蛋剪得太硬,这咖啡煮的时间不够……”

  叶轻语恶狠狠地瞪着沐剑晨。

  哎,你大爷的,吃个饭哪来这么多说。

  况且我饭做那么认真,都是按培训时的要求来的,不敢马虎一点。

  你却说不好吃,你就是存心找茬,让我留下来,就是纯心折磨我。

  沐剑晨还故意抬眸看了看。

  看到叶轻语那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甚至想笑。

  他确实是故意说的那几句。

  其实,他感觉味道还不错,挺适合自己的口味的,不知不觉间把早餐都吃干净了。

  叶轻语看着这一切都快无语了。

  说不好吃,还吃的那么干净,口是心非。

  饭后,沐剑晨又回到了客厅,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那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侧面看去,就好像是一幅美景。

  “那个谁,你叫什么,把你资料给我看看。”

  叶轻语真想说一句,“我不叫那个谁。”

  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是有那句话吗,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啊。

  此刻,叶轻语心有体会的。

  “我叫叶轻语,我这就把资料那给您。”

  叶轻语拿过自己的包,把个人简历拿给沐剑晨。

  沐剑晨接过资料,随意地翻了几下,漫不经心地看了看,时不时地轻哼两声。

  叶轻语在一旁这个不爽啊。

  自己海龟就了不起了啊,还在那瞧不起别人,有什么好哼哼的。

  沐剑晨看过后把资料扔在了茶几上,斜过身来看着叶轻语。

  “其实,我很讨厌别人围着我身边转的。

  不过你既然已经安排给我做私人管家了,也就只能这样了。

  不过有些事我要跟你讲清楚,在这个家里,我的私人物品不允你随便碰,如果需要动什么,必须先跟我请示;平时不准弄出很大的声响,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安静;你用的碗筷不能跟我想混,这样很不卫生,还有……”

  叶轻语听的都快睡着了。

  这个人毛病怎么这么多啊,我真同情沐太太,有这么个儿子,这日子真不好过。

  沐剑晨看着叶轻语无精打采,似听非听的样子。

  不由得皱了皱眉,轻咳了几声。

  叶轻语这才回过神来。

  “好的,沐先生,我一定会牢记的.”

  沐剑晨才算满意地点了点头。

  “啊,沐先生,接下来您需要我做些什么?”

  叶轻语见沐剑晨闭着眼,又用手揉了揉头,似乎在努力想事。

  不会是想什么坏招折磨我吧,这家伙可是严重的表里不一,打他那一下,肯定记仇呢。

  e看正;{版q章T!节上酷%$匠网D

  还真让叶轻语猜对了,沐剑晨就是没安好心。

  他此时此刻心里想着。

  这疯婆子,一上来就砸伤我,还五花大绑地审问,她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斜眸看着叶轻语。

  “你的职责是私人管家,那做的事就应该比较多。

  我看你先楼上楼下家具啊、健身器材啊都擦一遍,地板都拖一遍。

  浴室那都用水好好冲洗一下。

  “那个那个——啊,青鱼,OK?”

  叶轻语头都快气炸了。

  你这只大乌龟,我什么时候改名成青鱼了?

  就是纯心整我,你家楼上楼下加起来七八百平。

  家具健身器材那么多,让我每个都擦一遍,还得拖地板,冲洗浴室。

  哼——沐剑晨你够狠的。

  可叶轻语转过来又一想。

  自己不能生气啊,生气不正中他下怀了吗。

  他就是想气自己,不行,我不能让这小乌龟看出来。

  开不开心都得干活,还不如乐呵点呢。

  叶轻语笑着注视着沐剑晨。

  “沐先生您说的对,我既然是您的私人管家,我就得全方位服务于您,我先现在就去收拾啊。”

  说着转身走向杂物室。

  沐剑晨看着叶轻语的背影,嘴角擒着一抹邪魅的笑。

  叶轻语望着这个大房子,心里这个发凉啊。

  但为了不让沐剑晨看笑话,还是表现得兴致勃勃,毫不在意的样子。

  “沐先生,我能去您房间打扫吗”

  沐剑晨邪魅地看了叶轻语一眼。

  “你学习得还挺,我这个人比较洁癖,东西必须一尘不染,你不能马虎一定点。”

  闲的你,这人品。

  叶轻语没搭理沐剑晨,径自擦起了客厅的摆设。

  沐剑晨在旁边看得这个舒服啊,嘴角时不时地漏出邪魅的笑。

  看叶轻语强忍着脾气,乖乖地干活的样子,煞是好看。

  这个房子太大了,叶轻语感觉自己擦了很久才打扫了一半。

  打扫卧房时,拿起沐剑晨的证件,恶狠狠地说。

  “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心里不只有多阴暗,小肚鸡肠,不是什么好鸟……”

  叶轻语尽情地骂着,心里舒坦多了。

  还是赶紧干活吧,不然那个刺头又得开始挑事了。

  想着赶紧扔下沐剑晨的证件,快速地擦起来,终于在叶轻语的努力下,楼下被擦得干干净净。

  沐剑晨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叶轻语的身后。

  用手指摸了摸刚才擦过的家具,他很希望看到些什么脏东西,但确实令他很失望。

  叶轻语擦得很干净,简直是一尘不染。

  可沐剑晨却偏偏来了句,“应该多擦两遍,不够亮。”

  叶轻语吓了一跳。

  他什么时候跑到自己后面的。

  随即鄙夷地看了沐剑晨一下。

  “沐先生,再擦几遍您家具上的漆都被擦掉了。”

  这不禁把沐剑晨逗乐了。

  这小虾米到有点意思。

  “你尽管擦,这的家具档次和质量都是一流的,你平时应该没见过。”

  这是在讽刺我见识短啊,你个大坏蛋,大乌龟。

  叶轻语平了平呼吸。

  “您说的对,这种家具档次太高,一般人家怎么配呢,您这里里外外跟这家具的颜色款式简直是绝配。”

  沐剑晨明白叶轻语这是在说他黑心眼。

  这家伙,胆子还不小,还敢间接骂自己,果真有点意思。

  叶轻语实在不爱搭理沐剑晨了,转去楼上打扫。

  看到眼前这么大一片健身器材,想哭的心都有了。

  擦不好,那个小肚鸡肠的东西,又该找茬了。

  叶轻语只能咬着牙坚持着,认真认真地擦着每一个健身器材。

  没过一会,叶轻语听到一阵脚步声。

  回头一看,沐剑晨上来了。

  上身没穿衣服,下身穿着宽松的运动裤。

  宽厚的肩膀,强健的胸肌,下面配着八块腹肌、两条迷人的人鱼线,让人看了都脸红心跳。

  可对于叶轻语而言,只觉得他是在炫耀自己。

  你个肌肉男,大海龟,在那美个什么劲啊。

  沐剑晨时不时地看看叶轻语。

  想着应该怎么折磨她一下,让她尝尝苦头。

  再次,走到叶轻语刚刚擦过的健身器材,练起了人体向上。

  每一下都是那么有力量,臂部的肌肉是那么健硕。

  时不时地朝叶轻语看去,似乎想引起她的一点点注意。

  可没想到,叶轻语根本不搭理他,连瞟一眼都没有。

  沐剑晨不由得皱了皱眉,故意走到叶轻语附近的器材处运动。

  可叶轻语还是没反应,而且干活的速度都比刚才快了,好像故意想离他远点。

  沐剑晨皱了皱眉,轻咳了两声。

  “那个谁,那个谁……”

  叶轻语听到了,无奈极了。

  “沐先生,我不叫那个谁,我叫‘叶轻语’”

  “对,青鱼,你看看这怎么擦的,我都跟你说过,我很洁癖,东西要一尘不染,你看看这。”

  用手指了指,沐剑晨就是在难为叶轻语,明明是他自己刚在裤子是上费了好大劲弄出的小绒毛。

  叶轻语真是不愿意多看沐剑晨一眼,都怕脏了自己的一双明眸。

  知道沐剑晨是故意整她,也懒得理他了,拿着毛巾过来擦。

  沐剑晨看了看叶轻语,露出不满意的表情。

  他以为叶轻语会跟他对抗几句,可叶轻语却偏偏不说话,保持沉默。

  沐剑晨练着也无聊,自己默默地去了楼下。

  叶轻语看到他下去,嘴里嘟囔道:“可下走了,自恋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如沐春风说:

朋友们,赶紧收藏吧!